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孤山 11

孤山 11


车到站,叶修和周泽楷下了车。这是个三岔路口,周围都是高 耸的林木,此时正是雨后,林木皆湿,忽而一阵风吹来,寒气袭人,似有不明之物在风中絮絮私语,尽是雨滴从树叶上滑落 的声响。

叶修自己也没来过多少次西湖,而且之前来,都有同伴,也不需要自己找路,逛来逛去也不过那几个景点,感觉不过尔尔。他是没意识到西湖这片其实大得很,结果公交车停的地方,他从未来过,何况现在还是晚上,更不容易看路。站在这个四周都是山林的地方,半点湖的影子都没有,简直像突然从繁华都市穿越到了深山之中。

“随便走走好了。”叶修研究了一会路牌,自言自语着,开始往下坡的那条路走。周泽楷不发一言地跟在他后面,也没有问他要去哪,只是隔着一步之遥的距离,走在叶修的身后,仿佛不管叶修要去哪里,他都会这样沉静地跟着,走下去。

两人走的速度不快,叶修忽然开口,“一直不说话,你是要我当你没有听见,还是当你已经默认了?”

“我很开心。”周泽楷说。

“啊?”这发言有点劲爆,叶修的步子都停了下。

“我们之前……”周泽楷的话音中暗潮汹涌,“有在交往啊。 ”

叶修用的词是“分手”。如果之前没有交往过,又谈何分手?没有开始,又谈何结束?

这短短数月的来往,周泽楷不是没想过要和叶修更近一步,他 们可以不仅仅是在夜里见面,在三千见面,也可以在白天见,在阳光普照的地方聊一聊,吃吃饭,一起做点普通的小事。周泽楷在叶修三千二楼的房间里看见过一张荣耀联盟的海报,在抽屉里,压在烟和各种数据线的下面。他还想过,或许叶修也喜欢荣耀?有机会的话,他可以买票请叶修一起去看现场比赛 。

海报是嘉世战队的,H市素来是嘉世粉丝的大本营,周泽楷那不错的分析能力,甚至让他联想到第一次和叶修上床那天晚上,叶修心情不好喝醉,是不是因为喜欢的嘉世战队输了比赛?

……他们相处的时间太短了啊,他还有那么多叶修的事情没有搞懂。叶修于他就如早春新生的草地,远远望去,是平静柔和的绿,好像一切尽收眼底,毫无秘密可言。离得越近,他的颜色样子反而越看不清,再近,就只能看见稀疏的、零散的嫩芽,让周泽楷意识到叶修还有许多他看不见的部分,埋藏在深深的泥土中。

甚至包括他们这种关系在叶修看来就是“交往”这件事,如果叶修今天没有提分手,周泽楷还不知道叶修对待他俩近似肉体关系的态度竟然如此认真,认真到想结束的时候用上了“分手”二字。

周泽楷原本还想着,等他俩的关系渐渐稳定了,情感上的交流和肉体上的交流平衡了,再找机会向叶修提交往的事。如果叶修答应,就很顺利,如果叶修不答应,大不了就继续缠着他,追他,追到他答应。他潜意识里自信,叶修对他是有好感的。

有点讽刺的感觉,周泽楷在分手的瞬间,尝到了恋爱的味道。


“不管之前是交往还是什么,现在都要结束了,”叶修往前面走着,摆摆手,“你不是本地人,老是往H市跑很辛苦啊,你自己也意识到了吧?你会提出明年夏天再见,就是怕自己以后会忙不过来,不是吗?”

“我没想过……分手。”周泽楷皱着眉,加快步伐,走到了叶修的身边,语气坚定,“不行。”

“喂喂。”

“不行。”

“你这人怎么这么顽固啊?”叶修边走边转脸,看了他一眼,眼神平淡至极,“那你凭什么让我等你十个月?这么长时间,我要是想和人上床,就得忍着,要不然岂不是算我出轨?”

“……”

“人要现实一点,很多事不是你想做,就能做到的。有些事可以放手一搏,有些事想入非非就是因为缺乏经验,我这个人在这方面就很现实。”

“……”

“你也一样啊,没必要把日子过得跟牛郎织女似的。”

他们似乎走入了一个小的公园,曲折的小径掩在杜鹃花丛中,路灯暗得似乎下一秒就会熄灭。

周泽楷抓住了叶修的胳膊,叶修站住了,看着他,忽然发现周泽楷好像长高了些,原来他俩身高相仿,现在周泽楷站在他面前,已经能完全遮住他。

周泽楷盯着叶修,瞳孔深处,有幽蓝的火焰,“在那之前。”

“啊?”

“我说之前你就想分手。”

他觉得叶修故意扭歪了重点。

重点不是他让叶修等的时间太长,叶修才要分手的,叶修当时说“分手”的表情反应,明显是早就想好了。即便相处的时间不长,周泽楷也知道叶修不是个心血来潮的人,虽然看似随性得有点颓废,但大的事上,从来都是思虑谋划之后才会下决定。


果然,叶修低下头,开始点烟。

“靠谱的理由你不信,非要听不靠谱的理由?”

“你说,我信。”

叶修推下周泽楷的手,就这一会功夫,他胳膊上居然被周泽楷扣出一个红印,看样子明天很可能会淤青。

叶修摸摸膀子,“我不和荣耀职业选手谈。”

“……??”

“就是不和荣耀职业选手谈啊,我看到之前轮回俱乐部公布的新赛季队员了,你名字在上面。你的名字不算常见的那种,不大可能是重名,我还看了年龄生日,也和你身份证上一样。”

“……我不信!”

“你刚刚说我说了你就信呢,骗子。”

“……”

饶是被叶修要分手打击得心情郁闷的周泽楷,此时也懵了,浑身上下都在往外冒透明问号,为什么啊,为什么不能和荣耀职业选手谈?叶修和荣耀职业选手有世仇?不对,等等,荣耀联盟这才几年?就算叶修是嘉世的狂热粉丝,视其他战队的队员如寇仇,也不至于将所有的职业选手都当成洪水猛兽。

周泽楷现在发现,叶修之前提的分手理由确实比这个靠谱太多,至少之前那个理由让他无法反驳,现在这个理由只让周泽楷有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叶修往小道旁走了几步,低垂的树冠下有张长椅,他抹了抹椅子上的水,就坐下来。周围的花木如同帷帐一般,站在树外的周泽楷睁大眼睛,也只能看见烟头的一点火光,看不见叶修的脸,也看不见叶修的目光。

叶修也是个固执的人。

甚至比他还要固执己见。

周泽楷突然有些累了,不止是身体,还有精神,让他不想说话,也说不出话来。他走过去,坐下身来,椅子上还有雨水,一下就沾湿了他的裤子,他也懒得管了。

他们就这样沉默地坐了许久,具体有多久周泽楷也不知道,他只知道叶修的烟一根接着一根,抽到最后,烟盒都掏空了。

叶修将烟盒在手中握瘪了,出声的时候,声音很干。

“要做吗?”


TBC


评论(53)
热度(601)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