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蚁穴(周叶)61

61


人在醒来之后,回想起来,都会觉得梦里的情节十分不合逻辑,不应该发生。可是做梦的时候的自己却一点都感觉不到,还随着哭笑,无比认真地扮演自己的角色。梦的时间轴不是按照直线延伸的,而是跳跃性的,周泽楷在梦里过了那么多天,现实里可能不过是几分钟。

将早餐的油饼咬在嘴里,扎实的味道从味蕾里传进脑子,周泽楷才越发之前都是一场梦的感觉。他蹲在行李边翻出了电脑包,电脑包潮乎乎的,拿出古董电脑晃晃,里面还有水声。也是啊,这样放在庇荫处收着,光靠自然蒸发,怎么干得了。

周泽楷盯着电脑包皱眉头的时候,叶修正坐在床上,叼着吸管喝豆浆,手里翻着一份电竞杂志,“小周,以下浆料你比较喜欢那种?辣酱,豉油,甜酱,醋,沙律酱。”

周泽楷抬起头,“啊?”

叶修吸着豆浆,“选个吧。”

周泽楷说,“醋。”

“哦,我看看……”叶修翻着杂志。

“什么?”

“心理测试。”

“……”

“‘测测你比较喜欢哪种男孩。’”

这是给女生测的吧,“杂志……好看?”

“这本是从沐橙那拿来的,办了好几年了,从头到尾都没一篇说话靠谱。就这个心理测验看着还……”叶修眼睛划过“喜欢他清高、脱俗的气质”几个字,咂咂嘴,“也一点都不靠谱啊。这杂志社怎么还没倒闭。”

叶修将杂志丢到一旁,几口吸完了豆浆,站起来拍拍手上的油渣子,“得去干活了。”他今天有拍摄安排。

周泽楷也站起来,走过来将手抚在叶修的腰上,显出关心的神色,目光里还有点不好意思。

叶修拍拍周泽楷的手,示意没事,随即想起来,“哎我没洗手。”

被抹了一手背油的周泽楷和叶修一起进了浴室,在洗手台边洗手。叶修洗完了,看着周泽楷打了香皂冲洗,道,“沐橙还上学时候,有次边吃饭,边看笔记本电脑,不小心把方便面汤洒到键盘里了,电脑当场就黑屏了。我回来后,小姑娘也不好意思和我说是吃面汤洒进去的,就说是水洒进去了。我也没在意,就拿去修电脑店里修。维修的问我,怎么回事,我说,喝水不小心倒进去了。结果,他当场打开,一股红烧牛肉味就出来了,他和我都无语了好一会。”

周泽楷不禁笑了,叶修倚在门边,双手抱胸,“那还是洒进去一点点面汤,里面就换掉了大部分东西。你那个电脑被我一壶水浇下去,这要还能自己好,就真成精了。”

周泽楷走近了,摇摇头,“担心。”

“担心你也不敢拆啊。你看你吓成那样。”

周泽楷沉默地看着他。

叶修道,“你把它拿回去找个地方搁着,实在不放心,你又不怕麻烦,就隔三差五给它浇点水——哎你干脆找个鱼缸,放满了水专门放这个吧。”

周泽楷觉得可行。

叶修拍拍他肩,“进别人屋里,见到的都是鱼缸里养鱼的,进周队宿舍一瞧,艾玛,鱼缸里养电脑!”


自交往以来,叶修都是坦荡悠闲的心情,虽然也有为两人的现实问题考虑过,但也花不了多少精力,脑袋里一转,就过去了。对叶修这种人,只要把打荣耀的精神拿出两成来谈恋爱,就足够应对各种问题了。要让他对周泽楷的不安与忧虑感同身受,根本就是不可能任务。

若不是周泽楷将梦里的事和叶修讲了,叶修也没料到周泽楷潜在的不安情绪已经严重到了如此地步。叶修属于很少记得自己做过梦的人,记得的梦境,也多是在荣耀场上比赛。这种情况大多出现在联赛的关键时刻,精神压力增大,连叶修也不能免俗地梦到各种比赛相关的事。日常私事,倒是很少梦见。

周泽楷的梦,是在两人第一次彻底结合后做的,简直让人想起物极必反、乐极生悲之类的意思。不过看样子,周泽楷自己调试得很好。

若是失去了,就再追一次好了。周泽楷这样对自己说。和那个黑白的梦比起来,现实是如此美好,美好得让人不能不珍惜。怀抱着过多的精神负担生活,不过是暴殄天物。


中午叶修和摄制团队一起在外面吃盒饭,吃到一半,过来一个小孩,拉拉叶修说,“叔叔,你跟我来。”

小孩叶修不认识,叶修道,“为什么啊?”

“你跟我来。”

“你先告诉我为什么。”

小孩努力思考了一下,“有个叔叔想见你。

“什么样的叔叔?”

“和你长得一样的叔叔。”

“那我不去。”叶修干脆利落。

这回答让小孩有点懵了,但还是很认真地拉了下叶修,“你跟我来。”

不忍心让小孩眼巴巴在这等着,叶修还是站起了身,和旁边人打了下招呼,跟着小孩绕过卖旅游商品的街角,走到一家小商铺。小商铺前有两张可口可乐赞助的塑料桌,红色的可口可乐大伞下,有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戴着墨镜,风度翩翩,正在喝芬达。

小孩跑进了小商铺里,看样是这家商铺的孩子。叶修走过去,在这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面前坐下来。

“我的饮料呢?”

“自己买。”叶秋摘下墨镜。

叶修隔着桌子伸出手,直接从叶秋西装怀里将钱包掏了出来,掏出了一张紫色大钞,买了一瓶冰镇雪碧。

“靠,你怎么练的。”刚刚叶修将手伸到他怀里拿钱包,他看着了,但一点感觉都没有,速度也很快。

叶修自己用开瓶器开了,也没插管子,喝了一口,“手啊,练出来的。”

叶秋一把抢过钱包,没什么好脸色,没有人在被转瞬间拿走钱包后还会心情愉悦,“太好了,以后就算你失业了也饿不死了。”

叶修呵呵两声,“你来干什么。”

叶秋将瓶子放下来,正襟危坐,“我有个不知道该说是惊恐,还是惊喜的发现。我觉得还是惊恐更多点。”

“那我不听了。”

“不听不行。”

“讲不讲理。”

“你什么时候和我讲过理,”叶秋反唇相讥,又道,“周泽楷他妈妈是不是……”他说了个名字。

叶修看着他,眉头微皱,“这我不知道。”

“你猜我怎么知道的。”

“怎么知道的。”

“这位阿姨给我介绍过对象。”叶秋挑眉。

叶修一口雪碧差点喷出来,“这八竿子打不上的,你怎么会和周泽楷他妈妈认识?”

“不是我认识,是另一位认识。”

“谁啊?”

“咱妈。”

“……靠。”

“老妈不是喜欢每月去T山泡温泉么——好吧我知道你多年没回家,不知道妈有这个习惯。周泽楷他妈妈也喜欢去,而且去的时段差不多,碰上过好几次,后来就聊上了。老妈听说她手头有不少资源,就问她有没有合适的姑娘,给我介绍下。”

叶修一口气喝下去大半瓶,“所以呢,你来告诉我你相亲成功,要结婚了,我得出份子钱?我可以给你包666,不能再多了。”

“滚你的。”叶秋脸冒黑气,“这不是重点。”


TBC



评论(27)
热度(376)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