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蚁穴(周叶)54

54

 

周泽楷回避了叶修的目光。他很想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如果什么也没有发生就好了。叶修似乎全然没有注意到周泽楷的回避,他们搭乘电梯,直接坐到了叶修所住的那一层。

叶修看了眼电梯显示的数字,周泽楷进了电梯就站在他后面,也没有去按自己那楼层的数字。叶修偏偏头,问,“去我那?”

周泽楷不安地抬起头。他们站在钢铁的小盒子中,暗金色的镜子包裹了所有的墙壁,模模糊糊地映出他晦暗不明的脸。叶修站在他的前面,比他矮一点,没怎么打理过的头发并不成型,每一根发丝他都可以看得很清楚,软软的,细细的,遮住了一半圆润的耳朵。

门要开了,他就要走出去了。

然后我呢,我要跟着他吗?他会和我说什么?或许该回自己那边比较好?明天还有事,他有事情要做,叶修也有事情要做……很忙的话,也许会想不起来提这件事……他是怎么想的?

快到了,他要离开了。

皮肤上似乎有针扎一般细密的疼痛感,周泽楷发现那是因为自己一直绷紧了身体,他全身都在紧张,如同枪膛里快要爆炸的子弹,在密闭的空间里膨胀,混乱,疯狂地拆解自己,又为了理智在拼命地压抑压抑压抑,安静安静安静。心脏在狂跳,他怀疑叶修都能听到他吓人的心跳声。

门开了,外面没有人,走廊上悬着一盏橙色的灯。叶修站在橙色的光晕中,懒懒地问他,“走啊?”

周泽楷从铁皮盒子里出来。叶修的房间他去过很多次,有时会碰见苏沐橙,苏沐橙给叶修送东西,或者单纯是闲聊,她看向周泽楷的眼神也那么平常,周泽楷没有怎么留意。更多时间,没有人知道他来过叶修的房间,在叶修的床上过夜。

 

“你怎么失魂落魄的?”

“我……没有。”

周泽楷摇头。

叶修脱掉了鞋袜,赤着脚在房间里走动。周泽楷觉得自己想在等一个判决,可是判决迟迟没有下来,悬在他脖子上的刀贴着他的肉,不离开,也不切下。

他不能克制自己去推测叶修的想法,是愤怒,还是嘲笑?如果叶修要分手,说这一切都是个错误,说这一切都不该发生,怎么办?周泽楷的心里很闷,这种难以倾诉的烦闷感让他感到无比的沉重。他不要分手,就算叶修提出来了,他也不会答应。

其他、其他什么都无所谓……只有这件事!

他的手指能动了,接着是手臂,腿,身体,全身都被调动起来,一眨眼就到了门边,像被夹断了尾巴惊慌失措的兔子。

他从叶修的房间逃跑了。

“小周,把我行李旁边的洗衣皂拿给我,我新买的。”叶修裸着上本身,只穿了一条宽松的短裤,正搓洗着盆里的衣服,水哗哗地淌着。他从浴室探出头,看了看,“小周?……诶人呢?”

过了一会,门铃响了,叶修以为周泽楷回来了,便拍拍手上的水去开门。

门开了,苏沐橙站在外面。

“你做什么呢?”

“洗衣服。”叶修向走廊外看看,“小周呢,有没有看到小周?”

“没啊,他要来找你?”

叶修自言自语,“他像是有心事。”

苏沐橙进到屋里,顺手将叶修丢在门边台子上的外套拾起来,挂好了,“我也有心事。”

“有心事多正常啊。”叶修回去洗衣服。

“他有心事你就关心,我有心事你就这样?”苏沐橙在叶修的桌上翻着,叶修不吃零食,但因为她来的多,边边角角总有些瓜子话梅之类的东西。

“你是女的,女生有点心事不就是很正常,楚云秀赶不上看电视剧更新也会心事重重,电视剧看完了还要纠结好几天。”叶修边洗边说,“小周,你什么时候看过他有心事了。”

苏沐橙将话梅的小包装打开,“我看不出来啊,他本来就不说话。”

叶修没说话,也不知在考虑什么。

苏沐橙凑过去,拉了拉叶修的胳膊,“叶修。”

“嗯?”叶修将湿淋淋的衣服拿起来,拧干。

“今天下午的事……周泽楷是认真的。”

“是啊。”

苏沐橙仔细看着叶修平淡的表情,突然叫了一声,“……太突兀了!”

“突兀吗?还好吧,我和小周认识也好几年了。”

“好几年……”苏沐橙一时语塞,“认识好几年,以前你和他也不是这种关系。”

叶修停下手里的活,认真地看向苏沐橙,“你不高兴?”

苏沐橙道,“没有不高兴,也没有高兴,只是觉得你们这样……以后可能会比较难,会辛苦。”

叶修笑了笑,“我做过的事,比这个难,辛苦的多了。”忽然转了话题,责问道,“你居然不问我喜欢周泽楷什么!”

这有什么好问的,知道又怎样,别说是周泽楷了,就算是个一无是处的人,只要叶修喜欢,叶修认真了,就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苏沐橙兴趣缺缺,“喜欢他什么?”

“我想想。”叶修将湿衣服抖了抖,晾起来,将湿漉漉的手在裤子边上擦了擦,沉吟半晌,“……还真是,我也不知道。”

“那你还问我。”

“电视剧里不都是这样的。”

 

一个小时后,叶修坐在周泽楷房间的椅子上,玩着周泽楷的电脑,用着周泽楷的茶杯,一推鼠标,“你在纠结这个啊,这有什么好纠结的。”

周泽楷正站在他后面,断断续续的谈话中,他一直看不见叶修的表情。叶修来的时候洗过澡,这时头发已经干了,周泽楷靠的近,能闻到他身上散发的洗发精的味道,普通的人工香精,平淡而又好闻。

“你不说,我都不记得这事了,原来那天是你生日。”叶修转过椅子,抬头望向呆站的周泽楷,“所以你误会我喜欢你,误会了那么多年,直到今天才发现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周泽楷的身体颤了下,仿佛要后退,但还是站住了,没有一点动静。

叶修翘着腿,点燃了一根烟,白净的手划过嘴角,吐出一口浓浓的烟气,“我看着像对刚成年的孩子出手的人吗?”

周泽楷忽然倾下身,两手撑在椅子扶手上,叶修呼出的烟气模糊了两人间的距离,周泽楷听到自己喉头滚动的声音,“都是误会,误会……我的错。”

叶修夹着烟的手落在一边,他直视着周泽楷的眼睛,“十年前,你对我说过的话也是出于这个误会?”

“是误会。”周泽楷艰难地重复着叶修的话。他应该羞愧,应该无地自容,但是他却像是想要困住叶修一样,紧紧地压迫着叶修的空间,他甚至伸出手去按住叶修的身体,好像他不这样做,叶修就会变成冰冷的空气,从他的世界消失。

周泽楷的动作不安得有些失常,叶修没有挣扎,怕烟头烫到周泽楷,也没有再吸烟,任由拿着烟的手垂在一边,“小周,”他露出了微笑,“你是真的很喜欢我啊。”

周泽楷一怔。

“既然你那么喜欢哥,就原谅你好了。下不为例。”叶修往旁边侧了些,抽了口烟。

周泽楷的表情变成了茫然,他在做梦吗,“为……什么?”

“不管过程怎么样,现在我就是喜欢你了啊,你的想法也没有错。已经不是误会了。”

“叶修……”周泽楷的头俯下来,沉沉地压在叶修的肩头,“过程……是我害的。”

叶修抬起空着的手,抚摸小动物一样,一下一下地抚摸着周泽楷的头发,“过程重要还是我重要啊?”

周泽楷愣住了,说不出话来。

“过程重要,还是哥比较重要?”叶修拍了下周泽楷的头。

“……你。”周泽楷闷闷地说。

“那不就解决了。”叶修轻轻地推开周泽楷,“你等下,我找你有事的。”

 

叶修来的时候手里提了个黑塑料袋,常用来装垃圾的那种,也不知他提来做什么的。他走过去,边从黑塑料袋里把东西拿出来,边说,“上次我和王大眼说我们俩的事,突然想起来我们俩交往,还有件事没做,就准备了下。”

等叶修回过身,周泽楷看见叶修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整个人都像脑袋磕到了墙,傻了。

叶修的手里拿着一束黑色的玫瑰花。

我们还没有告白过啊,小周。

黑玫瑰并不是纯黑的,而是透着淡淡的血红,只用淡色的纸包住了花茎,朴素而简单。相比之下,叶修握住花束的手,比花束上的缎带还要精致漂亮几分。

叶修走到周泽楷面前,单膝跪下了。

周泽楷的驱动器早就停止工作了,他看见叶修跪下了,也跟着跪下了。

“别闹,你站着。”叶修笑出来。

周泽楷只好站起来。

想了几秒,也没想出要特别说点什么,叶修也就顺其自然,笑着举起手里的花。

“给我的小周。”

 

 

TBC


评论(72)
热度(580)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