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蚁穴(周叶)53

*谢谢大家给了很多建议!帮助我战胜了选择障碍……

考虑了下,蚁穴这篇会在二月下旬(大概)全文完结,我会努力给蚁穴写个不留遗憾的结局的!没写到的一些脑洞什么的,蚁穴完结后,可以开新文写!谢谢大家一直的支持!




53

 

叶修猛地站起身。

苏沐橙和小云的视线都集中在他身上,他却连头都没有偏一下。苏沐橙的眼中透出几分忧虑,看了眼小云。刚才发生的事,别人离得远没瞧见,她却不能自欺欺人小云没有看见。

大家都是聪明人。

“叶修,这……”苏沐橙出声。

叶修跑了下去,穿过木倚沉舟的虚影,跑下了位置,向着场中跑去。苏沐橙吓了一跳,也站了起来。

“哎,小赵。”叶修跑出了座位席,拍了下一个站着观战的霸图工作人员,“你还在霸图做事啊。”

“啊……叶修?!”那个工作人员显然也吓了一跳,谁能想到霸图的人民公敌忽然从背后窜出来,很热乎地跟你打招呼啊。

叶修热情地寒暄道,“几年不见,你看着老了不少啊。上次来霸图,粉丝扔鞋子你还帮我挡了下,正好砸在脸上,我记得很清楚。”

工作人员叫道,“不用记住!赶快忘掉!”

苏沐橙舒了口气,见身边的小云已经站起身,向外面走了,想了下,还是追上去了。

“你要走了吗?”

“我还有点事,你们慢慢玩。”

苏沐橙仔细看着小云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什么,但是苏沐橙还是很敏锐地察觉到她的目光在颤动。

“他们经常这样玩闹啦,”苏沐橙露出一个温柔而讨喜的笑容,“你懂的,男生嘛,混在一起就没什么规矩。”

“我知道。”小云很快地说,挥挥手,沉稳地转过身,“下次聊,再见。”

“再见。”苏沐橙也摇摇手。

回到原来的位置,叶修也回来了,正趴在座位边的地上,不知道在干什么。

“做什么呢?”苏沐橙坐在旁边的位置上,托着腮问。

叶修边到处摸索着,边说,“我刚刚烟掉了,掉哪找不到了,是不是被踢到别的地方了。”

苏沐橙托着腮,视线往下扫了一圈,“那边,在你右手边。”

“找到了。”叶修伸长手臂,够到前排的座位下面,将烟头拾了起来,还燃着火星。他爬起身,坐在地上,自言自语道,“要是把这个场馆烧没了,霸图肯定第一个就想到是我干的吧……”

苏沐橙望着天花板,“是的呢。”

叶修小心翼翼地按熄了烟头,“可得小心点,小心驶得万年船。”

“是的呢……”

 

晚饭安排在霸图餐厅,吃晚饭一些人吵着去唱K,大部队便趁着夜色从霸图俱乐部出来,绕过一个十字路口,鬼子进村似的冲进了商业大厦地下的KTV。

吧台上的小妹给他们开了个超大包,看着一大群年轻男人三三两两地站着说话,边打票边道,“公司聚会吗?”

负责掏钱要发票的张新杰点点头。

“隔壁那家电脑公司的?”吧台小妹抬头看看,全是男生,只有一两个女的,“你们是程序员?”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不置可否,“包厢附送的啤酒不用了,没人喝。”

“哦。”不要加酒就罢了,连附送的都不要,吧台小妹虽然奇怪,还是应了。

KTV包厢里一般只有两种人,想唱歌的和玩手机的。叶修属于第三种,他既不想唱歌,也没有手机可玩,坐在沙发的最边角吃爆米花。周泽楷坐在离他很远的地方,自从下午的事后,他俩还没找到机会说话。

叶修抱着装爆米花的竹编小筐,往嘴里塞。屋里的歌声震耳欲聋,他脑子确清明得很。木倚沉舟单膝下跪,呆呆地举着手里的蔷薇的样子,叶修依然记的清楚,只要闭上眼睛,就能看见。

这不是周泽楷给他制造的麻烦,而是他和周泽楷都需要一点点磨合相处方式。他希望能护着周泽楷,在人群中,他可以自然地不看周泽楷,不和周泽楷说话,从周泽楷身边走过,可以不生不熟地打招呼。

小周也要学会保护好自己。他的路,他们的路,还长着呢……

 

“……三国杀?黑灯瞎火的玩什么三国杀。”

“杀人游戏呢?”

“早玩腻了。”

“没意思啊,每次第一轮死的都是叶修,死掉之后就到处捣乱。”

“那还是真心话大冒险吧,哎谁叫人,再上点可乐!”

“可乐杀精啊。”

“可乐杀精有左手杀精厉害吗?”

“我是右手啊,右手派来举个手。”

唰唰唰,还真有好几只手举起来了,韩文清眉头皱得很紧,不过房间里乱七八糟什么颜色的灯都有,但是都不亮,也没几个人被震慑到。肖时钦咳嗽了一声,转移话题地对旁边的叶修说,“叶神,这帮人真是胡闹啊哈哈。”

叶修反应过来似的转过头,“干嘛,哦,要举手么……”说着也将手举了起来,一边问肖时钦,“选什么的这是。”

肖时钦,“……没选什么。”

张佳乐道,“什么真心话大冒险啊,你们根本就是想整人,看人出丑吧!”

方锐塞了满嘴的哈密瓜,嘟嘟囔囔地说,“这也要看人啊,要是选中老叶,是个人都想看他吃瘪吧,比如让他跑出去高举右手喊‘左手派都是邪道,用右手撸管才是人生”。”

周泽楷,“呃……”

叶修转过脸,“这有什么难的?”

“……你厉害。”方锐续道,“要是周泽楷这样的,想整也不好意思下手啊,所以说,这时候就能看出这个人的人缘怎么样了。”

叶修道,“你怎么能说小周的人缘不好。”

方锐一拍大腿,“要脸吗?”

江波涛笑道,“小周还真被很厉害地整过,我听队里的前辈提过。”

这么一个话头起来,顿时有不少人好奇,“怎么整?”

江波涛道,“听说以前小周刚入队的时候,有次过生日,队里的前辈们一起给他搞了生日会,还写了封情书,假装是告白的女生,把小周骗到生日会的地方。”

张佳乐道,“然后呢?周泽楷去了?”

江波涛望向周泽楷,“去了吧?”

周泽楷脸上完全没了表情,眼中空空的,嘴巴张着,想说话又说不出来似的。

“后面具体的我也不懂呢,听队里的前辈说最后是搞砸了,可能小周没上当,没去吧。”江波涛看周泽楷表情不对,很快打住了这个话题,“叶修前辈呢,我听说以前你不怎么露面的时候,也经常收到女粉丝的情书啊。”

“哈哈哈哈你那个‘不怎么露面’强调得真好,露脸之后那些小姑娘的心都碎掉了吧!”黄少天立即抓住了嘲笑叶修的机会。

 

酒店的地下车库,选手们三三两两地下了车。

周泽楷是最后一个,他背着包下来,大巴车便开走了。车库冷冷的白光干硬地照射下来,没有人声,也没有车声,周泽楷安静地走着,忽然抬起头,发现自己还在车库里。他心思根本不在走路上,没有向车库的出口走,反而往车库里头走得更深了点。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好像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想。周泽楷头一次有了个念头:他害怕见到叶修。

地下车库的电梯响了一声,从里面走出一个人,出来就瞧见了坐在墙边发呆的周泽楷,“在这啊。”

周泽楷抬起头,光线竟然如此刺眼,以至于模糊了那个人脸,他听到叶修的声音,“这是怎么了,迷路了?”

周泽楷摇摇头,自己这样,也太难看了……他站起身,在地上坐了那么久,手脚都已经冰凉了。

叶修走过来,周泽楷清晰地看见了他的脸,他伸出手,将背包一边滑下来的带子扯起来,在周泽楷肩上搭好,“吓我一跳,以为你跑丢了。”

 

 

TBC


评论(37)
热度(439)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