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 孤山 55

55


叶修很快就没余力也没心情去想别的事了,春假之后的赛程对于嘉世来说简直是死亡之旅,一连遇上百花、微草、蓝雨和霸图,把这两年嘉世三连冠终结后的冠军及准冠军队伍挨个刷了一遍,四轮里光是被提前选中转播的就有三场。

所谓的“死亡之旅”也是针对现在的嘉世而言的,曾经辉煌时期的嘉世,在观众眼中,何曾有过什么魔鬼赛程、死亡之旅?任何的队伍,管你是豪门强队还是冠军争夺者,在嘉世面前,都只有一个字:败。然而这样的时代从第四季黄金一代人才辈出时,就宣告了结束。嘉世不再意味是战无不胜,叶秋也不再是不可打倒。

三轮过去,除了第一轮小分差胜了百花,后两轮嘉世皆是连败。何况胜了张佳乐独撑的百花算什么,在荣耀粉们眼中,没了孙哲平的百花再怎么气势汹汹,满腔斗志,终是缺了冠军的面相。如今能在季后赛区里站稳积分,已是不易,何况你叶秋大神当年面对全盛时代的繁花血景都能杀进杀出,现在面对一个百花缭乱,却只是小比分胜出,谈什么往日王朝霸主风范?

第二十三轮客场打霸图之前,嘉世粉对队伍表现的不满已经在网上形成了一场唱衰风气,好像这场比赛还没打,嘉世便已经输了。比嘉世更被唱衰的,是叶秋。一个嘉世的六年老粉写了一篇《嘉世怎么了?》发到荣耀联盟最大论坛的讨论版,洋洋洒洒两万余字,从追随嘉世第一年的心路历程写到现在,悲愤之余,更是痛陈如今嘉世之罪。

嘉世走到现在,建立初始的队员已经快退干净了,可是叶秋还在,以前我们有叶秋,我们从未失望,可是如今叶秋仍在,却一次次让我们失望而归。到底叶秋怎么了?嘉世怎么了?……我们的队伍怎么了?

这一篇质问文章当天晚上就点击过万,而被文里声声追问的叶修刚刚下了飞机,穿过青岛冬季寒冷干燥的北风,穿过声响喧闹的人群。

相比嘉世这段时间的风口浪尖,轮回的曝光率就小得多了,冬季转会期里,轮回引了新人江波涛入队,江波涛在这届新人里算是表现不错,但还比不上同届的于锋耀眼,然而算上于锋,这一届新人总体上比起出了周泽楷的第五届似乎又有些差距,和第四届更没法比了。就是这样算是温吞的一届新人里不是最突出的江波涛,来轮回后就上了主力,和队长周泽楷磨合了两轮,团队运作才刚刚步上正轨。


和霸图比赛当天,嘉世的大巴驶到场馆前,除了熟悉的霸图旗帜和场外熙熙攘攘的霸图粉丝,叶修透过车窗,看见场馆外面悬挂而下的巨幅宣传广告,四个金色大字:荣耀盛世。

这广告位之前还是一个赞助的电脑配件厂家的,可是荣耀盛世这广告,足足比之前那家还大了一倍,从场馆顶部一直垂到入场口,声势相当逼人,透着一股财大气粗的豪气,不少来观战的粉丝都站在下面仰头讨论。其他嘉世队员也看见了变化,低声聊了几句,毕竟网上关于荣耀盛世的争论才刚刚冷下来,突然见了那么大的宣传阵仗,多少有点吃惊。

下车,一路被保安队伍护送入场,见了霸图的队员,叶修第一句就是,“啊?你们霸图也被荣耀盛世收买了?”

韩文清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管这个干什么。”

叶修不理他,转头去看张新杰,张新杰道,“不是,南面的宣传位是属于荣耀联盟的,悬挂的一般都是联盟的赞助品牌,和霸图俱乐部无关。”

“不过一个春节,就把联盟总部那帮人搞定了?任小真可以啊……”叶修自言自语。

韩文清不理他扯什么,沉声道,“你还是先把自己的事搞好吧!叶秋。”转头就走了。

“他怎么火气这么大?”叶修看着韩文清的背影,一脸莫名其妙。

旁边两队队员都是无语,韩队哪次看你火气不大了?


霸图战之后,联盟工作人员里有消息传出来,职业圈里基本都听闻了荣耀盛世和联盟谈好合作的事。据说盛世前段时间专门去了某个体育竞彩业发达的国家取经,准备四月一日正式改版,将为荣耀粉们提供更专业的竞彩服务,积分差距、主客场胜率、近期成绩等等都会纳入参考体系。

虽然台面上说,荣耀盛世下注的都是系统虚拟币,只有娱乐价值,但是在玩家间,虚拟币是可以私人买卖流通的,盛世在其中的利润,不言而喻。

职业选手们对此事讨论一番,也就各自做事去了,说到底这些都是门前风雨,门内各家都有本经要念,要管也是各家俱乐部管钱的人过问,他们哪管得了么多。

这一轮正是嘉世主场对战轮回,嘉世胜了。赛后叶修看着轮回离场,虽然输了,但轮回队员们却也没怎么垂头丧气,都颇有精神地讨论着刚刚的比赛。叶修和苏沐橙道,“江波涛买得很值啊,轮回老板这钱没白花。”

苏沐橙道,“这是你第二次夸轮回老板啦。”

叶修转过脸,“啊?第一次是什么时候?”

苏沐橙冲那群轮回队员的背影努努嘴,“挖掘周泽楷的时候。”

叶修笑了,“我都不记得我说过这话了,说起来,轮回他们老板叫什么来着?”


照面过好几年还不被叶修记得名字的轮回老板今晚也在杭州,比赛之后,他请了两位生意伙伴喝茶,喝茶的地方离嘉世本部不远,喝完茶出来,已经过了夜里十一点钟。轮回老板在路口和两人道了别,正要打手机让司机过来接,远远地却瞧见远处悬铃木下的人有点熟悉。

是叶神。

叶修不记得轮回老板的名字,但这个圈里的人,有谁不认识“叶秋”的。轮回老板之前见到他,也多是在赛场上,周围还有一群嘉世队员,在这样夜深人静的街边看到他单身一人,倒是新奇。

轮回老板正寻思着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却拔不动腿了。

深夜路上极为安静,偶有汽车飞驰而过,制造些声响。暗黄的路灯透过刚发新叶的悬铃木枝干洒下来,将叶修的身影照得晦暗不清。

叶修身边行着辆车,杭州牌照,开得很慢,和走路的叶修差不多速度。叶修似是和车里说话,说几句停下了,车也停下来。

树影斑驳,轮回老板看不清叶修脸上的表情。

叶修站了一会,他不动,车也不动。

终于,叶修打开了副驾驶的门,坐上车去。透过前车窗,隐隐看见他刚坐了进去,开车的人就捞着他脖子压到自己面前,整个遮住了叶修的脸。

过了一会——或许有十秒钟,或许有三分钟,开车的人才放开他,一踩油门,车平滑的驶出去,一转弯,开远了。

轮回老板的嘴巴都合不上了。

开车那个人……TM的是不是周泽楷?!



TBC



评论(100)
热度(746)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