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孤山 49

49


叶修这话说完,周泽楷没什么反应,只是眉梢稍微挑了一下,表情依旧平和。叶修便也不再多说什么了。这反应放在别人身上或许是“不置可否”,而以叶修和周泽楷这几年相处的经验,这反应在周泽楷身上大约可以理解为“不以为然”。

毕竟荣耀联盟这个圈子一日比一日上升,也就一日比一日更规范成熟,像叶修这样天天贴墙根走路都能给老板找不痛快,梗着脖子和俱乐部争辩的,越来越少,竞技选手们越来越懂得和俱乐部相处之道,不管对所在的俱乐部究竟有没有从一而终的心,好歹还是能做到“相敬如宾”,事事配合的。毕竟,买卖不成仁义在,待不下去不是还能转会嘛。

如果说叶修是早年野路子修道,最后得道成仙的,周泽楷就该算是名门正派栽培出来的,出道之前就接受了俱乐部商业化的一系列概念,并且将这些附加品和赛场上那些真刀真枪的东西平衡得很好。两人出身不一样,看问题的想法自然也有差别。

叶修不知想着什么,将手从周泽楷的手背上很自然地收回来,不再说话了。

叶修不说话,周泽楷本就不说话,郭明宇说了几句没人接话,便也安静了一会。快到目的地,郭明宇和出租车师傅聊起了最近的社会新闻,两人都是嗓门大,加上车载广播里两个男主持不停地插科打诨,车里简直像是有四个大老爷们在说群口相声。

周泽楷去听广播里的声音,播报路况的两个男主持说完了某段国道因事故而产生的拥堵,就开始讲着段子填充节目时间。现在的广播大多如此,漫长的音频里主持人说着似是而非的话无限地拖长着时间,听久了,会让人的脑子也随之变得空荡而无聊。

一个男主持总是听不懂另一个说的话,不断误解着说到别的东西上,然后被说话的男主持吐槽,笑话,最后两人同时笑起来,哈哈哈哈,乐不可支,这一刻他们同时明白了对方的把戏。

世界上大多数笑话都是由听不懂和假装听不懂的默契堆积出来的。


下了车后,郭明宇偷偷背着周泽楷对叶修说,“就你能看出荣耀盛世有问题,还给人指点,就你清高,就你聪明。”

叶修的双肩包只背了一个背带,歪歪斜斜地垂在身后,“所以我就不说了啊,我也就是个建议,他听不听是他的事。”

郭明宇从鼻子那喷出气来,“没听他说吗,俱乐部合约都签了,这时候周泽楷要敢和俱乐部提出取消,这得多大心,轮回老板的下巴得砸穿门槛不可。”

周泽楷在前面转头向他们看过来,郭明宇便打住了,招呼着姑娘们往里走,叶修与周泽楷对视了一眼,点点头,慢慢地走过来。

这温泉度假山庄是新开发的,去年才开,郭明宇也是听朋友推荐才知道,说是装修好,又清净,不会像周末市区的游泳池那样下饺子。春节期间来这里的人也算不上多,停车场上还有不少余位,都是附近城市的牌照。山庄外一圈的绿化带占地很大,大得甚至显得有些空旷,花圃里竖着的几株林木显然才移栽来不就,瘦骨伶仃,立在寒风中瑟缩。

三男四女,郭明宇订了四间房,四个女孩住两个标间,剩下一个标间和一个大床房,叶修就问,那个大床房是不是给我住的?

郭明宇很是嫌弃地说给你和你家小周住的。

叶修把房卡直接拿过,握在手里:那标间两张床怎么办?这不是浪费吗,我睡大床房,你和小周住标间。

走在酒店走廊里,郭明宇差点一口血喷到面前刚刚清洁好的地毯上:叶修你是不是有病?

怎么了,小周睡觉不打呼的。叶修奇怪。

滚你丫的,我和周泽楷睡一屋干嘛,你俩出来你俩不住一屋?

叶修很是客观地道,别这样,你这说得我两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似的,这让以后我俩在赛场上碰见了多尴尬啊,郭明宇,你到底想什么呢,脑子里尽是不健康的思想。

虽然见识多了,但每次看到叶修这一脸正经胡说八道,还是让郭明宇有瞬间卡喉的感觉。

周泽楷站在一边,安安静静地看他俩扯皮,好像和他都没关系似的。

从这一点上看,他真是被叶修练出来了,郭明宇想。

要不这样也行。叶修将手里大床房的房卡塞给周泽楷,对郭明宇转转脑袋,我俩睡包间,给小周睡大床房吧,人家出道就是队长,在队里从来都是一间房的。

这和预想的有点不大一样的,不过也就一个晚上,心思都在白娘子身上的郭明宇也懒得和叶修扯淡了。

周泽楷握着房卡,看着那两个男人吵吵闹闹地进了斜对面的标间。


随便吃了点东西,叶修就窝在房间里打游戏了,郭明宇也懒得管他,一个下午一晃眼就过去了。叶修站起身,活动活动身体,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到阳台上抽。

房间在二楼,一侧都是巨大的落地窗,能看见两棵干瘪瘦长的棕榈树,往下看去,是错落着雕塑的花园。原先在屋里中央空调开得足,一出来,就从头冻到脚,叶修趴在阳台栏杆上,懒懒地吸着烟,不咽下去,而是缓慢地吐出来,在他的眼前形成一片透明的白幕。

远远地,他瞧见周泽楷走过来,穿着和来时不一样的衣服,旁边还有个女孩——应该是白娘子朋友中的一个,在笑着和他说话。两人的头发都是半湿的,没完全吹干那种,周泽楷听女孩说话时候的表情很温和,甚至有点腼腆,因为沉默又有股特别的酷劲。

叶修想,来一个晚上还带两身衣服,也是不怕重。

两人说着话,进了楼。

叶修走回房间来弹烟灰,不多会,门铃响了,叶修走过去开门,见周泽楷站在门口。依然是电影里才有的那种酷酷的感觉,但是这次,他开口说话了。

“晚饭。”

“哦,好。”叶修拿了外套披在身上,跟着周泽楷出去。

餐厅在靠近温泉的部分,要走一小段路。这酒店确实如郭明宇所言,是新开的,装修前卫奢华,又透着股小清新的感觉。若是苏沐橙和叶修一起走,就会一路上都和叶修吱吱喳喳这里那里,装饰的小物件有多好看有趣。而现在走的是周泽楷和叶修两个男人,没有一个心思能分给酒店装修的。

叶修先张的口,“你也不喜欢玩,怎么老郭叫你,你就答应来了。”

周泽楷走在他身边,偏头看着他,他的头发没打理过,还保持着刚洗过的样子,额发丝丝缕缕地几乎掉到眼睛上,配合上颇为无辜的表情,看起来又小了几岁,“出来玩,挺好的……”

“得了,你一看就不是喜欢参加集体活动的,”叶修露出个微笑,“告诉哥,从小到大,班里面春游,你主动情愿地去过几次?”

周泽楷听了似乎真的在心里计算起上学期间参加过几次春游,叶修才懒得听这个呢,拍了拍周泽楷手臂,“其实这次来这,我们都是背景板。主要是老郭有个妹子要追,又不好意思和人家两人世界,才找我们这一堆人来做陪衬。你也不用不好意思,尽情玩就好了,反正是老郭花钱,他乐着掏。”

周泽楷一脸恍然大悟,轻声说,“……很浪漫。”

“浪漫?小周你对浪漫的定义有问题吧,这八字都没一撇呢,谈什么浪漫,老郭看样子想这次再借机表个白,希望他这给妹子的惊喜别搞成惊吓才好。”叶修毫无同情地补上一句,“希望他别幻灭得太惨,我可懒得给他收尸。”

走进餐厅,苏沐橙和其他三个女孩正坐在一桌,穿着酒店提供的浴衣,很休闲的打扮,正眉飞色舞地不知说些什么。见着叶修他们过来,苏沐橙抬手和他们打招呼,背对他们的两个女孩也转过脸来,其中一个确实是刚才和周泽楷一起走回来的那个。

叶修往那个方向走,突然手里被周泽楷塞了个什么,“什么?”

“惊喜。”周泽楷快速地说着,同时快速地从叶修身边走过去。

叶修张开手,看着自己掌心里躺着的一点小的物件,是个耳钉,很小,半边金属,半边约莫是玳瑁之类的材质。叶修有段时间没戴耳钉了,有次洗澡的时候取下来就忘记戴回去,就再也没戴过,因为这事还被苏沐橙说过好几次。然而奇怪的是隔了这么久,那耳洞依旧好好地透风,居然没长死,多半也是个人体质原因。

周泽楷先坐下来,叶修也在他旁边坐下来,女孩们笑着和他们打招呼。

叶修手里的耳钉还没来得及揣到口袋里,它不知在周泽楷手里握了多久,被体温暖得发烫,还有点潮湿,也许是沾了周泽楷手心的汗液。

苏沐橙说,“叶修,你怎么心不在焉的?”

叶修喝了口茶,手移到口袋边,将整个拳头都塞了进去,“是吗,还好吧,喝口茶,压压惊。”


TBC





评论(455)
热度(1507)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