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昼夜合志文】【周叶】锦衣夜行 下 完结

7.

 

一夜情过后,无非两种情况:睡人的一方先离开,或者,被睡的一方先离开。

周泽楷和叶修这两人,在鬼市里几个眼神勾搭上,不动声色地上了床,事情进展到现在,原本该有个同样沉默而又默契的结局,各自离开。但外面太阳都已升起,整个房间都在白光中明亮得快要蒸发,还没有一个人离开。

叶修坐在沙发上,披着外套抽烟,窗外射进来的阳光将他的脸和裸露的锁骨都照得发白。这根烟是货真价实的事后烟,他和周泽楷胡天胡地搞了一个晚上,直到天地大亮休战,叶修才有机会抽支烟。

穿戴整齐的周泽楷关掉了亮了一夜的电灯,坐在房间唯一的一把折叠椅上,看着叶修出神。他的枪托松松地挂在肩上,衬衫扣也有两颗没有系好,隐约露出被叶修抓挠留下的红痕。

叶修吸完了半支烟,觉得可以说点什么了,出声才发现嗓子像被砂纸磨过了。

呵呵,抱歉哈。

叶修的道歉说得没什么诚意,充其量只是和“早上好”差不多的开场白。

昨天在鬼市见到你,还以为你是这次的任务目标,就跟你过来了。没想到你也是同行,我们俩撞车了。

——说谎。

周泽楷注视着他,没有过多的表情,隔了一会,才缓缓地点头。

我也是。

——说谎。

 

他们知道彼此在说谎。

调查与情色相关的事件,调查到和嫌疑人上床,不是他们这个等级的队长会干的事。他们在这个圈都已经混了太久了,声色犬马不知看过多少,可以放纵的机会也远远超出普通人的想象,再怎么把持不住,也不会闲到在工作中搞艳遇。

第一眼,他们就认出了彼此。

是我的狐狸。

是我的狐狸。

同时有两个声音在他们的心里响起。

昨夜,叶修趴在他身上,眼神莫测地低下头咬周泽楷脖子的时候,周泽楷就知道叶修也认出来他了。一瞬间,他以为会永远沉淀下去的东西,一下子都浮了上来,如同暴风后水面上的残骸,破碎得让人不忍多看,却又根本无法忽视。

他失去了他那么久。甚至绝望地以为再也找不回他。

没有人说话,又一次冷场。

叶修咬着烟,出神地望着窗外,若有所思的神情让人无法猜透他到底在想什么。在他的身上,有一种无法掌控的自信与坦然,仿佛相伴数十载,失信几千春秋,也不过是吃顿下午茶的功夫,根本无足轻重。

我有没有自我介绍过?叶修忽然对周泽楷说话,如同第一次见面的人,笑着自我介绍。

我叫叶修。

周泽楷的眼睛睁大了点。

……叶修!

就是我,我就说哥很有名,一说你就知道。靠在沙发上,叶修抬起腿,脚尖踢了踢挂在周泽楷腋下的枪,这种几近放荡的动作做出来,他竟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用枪做武器的不多,喜欢专门用施了法力枪械的更不多,你还带了那么多把,轮回的周泽楷?

周泽楷点了下头。

叶修这从不叹气的人,忽然轻声叹了口气,喃喃道:要是早知道你原形是黑狐,怎么也要找你看一眼……

自从联盟成立,各队接受了统一的制度规章,联盟成员的原形出身便也像是隐私一般,是不允许公开的。叶修到底是最早的狐狸化形,他和一批古早的灵兽如王杰希、韩文清等人,都是互相知道原形的,但也只局限在一个小圈子里知道。后来大家成精已久,保持人形保持得行动做派、道德三观都无比接近人类,更是不兴提自己原来是什么了。久而久之,圈里自然形成默契,问对方原形是什么,被认为是非常失礼的行为。后来有了联盟,更是明令禁止了这条。

以前叶修对这条规矩也很认同,毕竟出身不问高低,有些妖精原形是蚯蚓、屎壳郎之类微妙的动物,就算他们自己愿意说,也难保没有自恃出身高贵的灵狐搞歧视。可是现在,叶修真有点痛恨起这条规矩了,要是知道当初的小周就是轮回队长周泽楷,他怎么也得……也得提前干点什么!

动下身子,屁股还酸胀得厉害,四肢也像被拆解过一般,特别是脖颈之处,被啃咬得满是红痕青紫,看上去简直像被很多只手一齐掐过,他若不是灵兽之身,此时怕早就横尸当场了。

看昨晚的架势,小狐狸怨念不小啊。叶修事不关己似的想。

 

周泽楷端来一盆清水,叶修没骨头地靠在沙发上,由着周泽楷托着他一条白净修长的腿,用毛巾慢慢地从脚尖擦起,仔细地擦过小腿,大腿,一直擦到双腿间的精斑。两遍擦完后,叶修站起身,将裤子套了上去。莫名想起当初两人都是狐狸,顺从本性地搞过之后,互相舔舔也就完了,现在用人形做爱,倒是麻烦了不少。

脑中窜过被狐狸小周爬跨的情形,叶修马上把这段说出去就是黑历史的记忆按了下去。若是被他那帮损友知道,足够他们嘲到下个世纪。

周泽楷说:后院,被动过。

叶修道:后院?

他跟着周泽楷到了后院,这里有一处简陋的水泥池子,上面竖着水龙头,应该就是周泽楷之前接水的地方。

山风瑟瑟地吹在身上,阳光倒是格外的明媚,叶修察看了下,问道:这里你设过道场?

周泽楷点头。

轮回周泽楷话少是圈里出了名的,叶修对此也有耳闻,但叶修对周泽楷的适应能力显然和别人不是一个起跑线上的——话再少,再难沟通,有之前连话都不会说的小狐狸更难沟通?

道场的功用有大有小:大的可以呼风唤雨,改变天时,只是这种道场消耗的法力也非常大,除非是和气象台的人有仇,强行打脸,圈里人都鲜少有开这种道场的;普通的道场无非是墓门解除,解除复连之类;还有更为普遍的一种小型道场,类似于结界,可以在落脚之处划出一块势力范围,若有外者入侵,便会留下痕迹。

叶修手指轻动,如同在空气中搓开了一朵花苞,一把奇形怪状的伞出现在叶修手中。叶修将伞撑开,地上立即投下一片阴影,叶修顺着院墙边走了几步,原本什么都没有的地上在伞的阴影中,突然出现了一些银蓝的痕迹。

看着像大型动物的爪痕。叶修蹲下来,用手指比量着模糊不清的痕迹。

小周,真是奇了。

道场是周泽楷设的,他自然比叶修能感知到更多,他在接了水回去给叶修擦洗的时候,心里就多少有了猜测,此时叶修的话更是与他不谋而合。

叶修站起身,收了伞,摸了下头发:这么小的山上居然有老虎!

 

 

8

 

又是开鬼市的时间。

从树木稀疏的小山上望下去,鬼市被几盏路灯点缀着,比完全漆黑的山上还显得明亮些。薄雾中,鬼市里影影绰绰地动着影子,也分不清是人在动,还是只是雾气飘动的缘故。

山上的凉风紧了紧,林木间出现了一个年轻人,一身红衣,头发齐肩,面目生得极为清秀,却也看不出是男是女。这人沿着山中小路,向山下走,他的目的地是山下的鬼市。

风中送来了一声低低的呻吟。

年轻人停住了脚步,侧耳倾听。又是几声吟叫之声,声音的主人仿佛正遭到鞭笞而吃痛,不住呼痛,可尾音处沙哑地转着弯,好似极力迎送,一听便是难以言说的淫媚味道。

年轻人转身,向着声源处行径。他脚下无声,比起走路,倒更像是飘在山道上。

近了,年轻人从树后探出一点脑袋,瞧见枯树之下,一个男人伏在怀里白羊似的肉体上起落,周围衣服散落一地,下面的男人两条线条漂亮的大腿缠在身上人的腰胯处,小腿将身上人的腰背绞缠得紧紧的,似乎身上人从他身上退开半点,他就会捱受不住地死掉。上面的人也没有辜负他期望,一手按着伴侣脖子,一手在雪白的身子上到处乱摸,不时揪起胸前红得快淌出血来的乳头,捏在指间玩弄,腰间更是一刻不停,啪啪作响地在他臀间快速进出。

年轻人咽了口口水,暗道送上门来,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他绕到纵情偷欢的两人都瞧不见的地方,悄无声息地往前靠近。

被压在身下的男人拉下身上男人的脖子,搂在脸边,似乎说了什么情话,嘴角也勾起来了,笑得极为狡黠动人。年轻人看得一愣,忽然向前扑倒在地上,这才发现双脚各有一个光形兽夹,紧紧夹进肉里,这时地里又凭空蹦出两个兽夹,将他的双手也夹住了。

兽夹的裂齿插入肉里,却没有流出血来,年轻人像是被粘鼠板粘住的老鼠一样,不停挣扎起来。

 

逮住啦。

被压在身下的男人——叶修拍拍身上的周泽楷,笑道:有老虎,果然是伥鬼。

所谓伥鬼,即是被老虎吃掉的人死后所化的鬼怪。伥鬼会效忠于吃掉他的老虎,专门引诱他人来给老虎吃。

白天叶修和周泽楷发现这山上有虎精,就猜测鬼市的事是不是伥鬼所为。只是此次任务的受害者都是被采阳,而不是失踪被吃,所以他俩推断这里的伥鬼并不是干他们的老本行,引人给老虎吃,而是吸人精气,于是故意在这里弄出情事,引想要吸取精气的伥鬼上钩。

伥鬼挣扎着挣扎着就露出了原形,灰褐色的皮肤上浮现出一条条虎纹。

喂,别动了,再动你就要死第二次了。

叶修推了推身上的周泽楷,周泽楷只是从叶修身体里退了出来,仍然趴在叶修身上,纹丝不动,叶修深深了解这个当年坚持爬跨一直爬跨到他都妥协的小狐狸的脾气,只能装作他和周泽楷是很正常地坐在树下,而不是保持着限制级的姿势。

叶修用平常说话的语调问:你BOSS呢?

伥鬼一脸茫然。

叶修解释:就是你老板,吃了你的老虎。

伥鬼露出了大义凛然的表情。

叶修道:你先别急着就义,这次还没查到你们有吃人的行为,只是吸人精气,不算什么重罪,我们不会拿你老板怎么样的。

伥鬼惊疑不定地看着叶修,过了一会才道:当真?

当然是真的,我看起来像说谎的人吗?

伥鬼和周泽楷都沉默了。

叶修无奈,道:这山上到处都是老虎精留下的痕迹,就算你不说,我们抓住那家伙也只是时间问题。你说说,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伥鬼考虑了一会,长叹一声,缓缓道:我们想要个孩子。

叶修:啊?

周泽楷:?

伥鬼续道:我们早就想要个孩子,但是小虎一直怀不上。

饶是周泽楷和叶修见多识广,这时也不禁感概不是想不到,世界真奇妙。

叶修惊道:我还头一次见到老虎精和自己的伥鬼好上的,我去。所以呢?因为你家母老虎怀不上,你就出去吸人精气给她采阳补阴?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伥鬼忧伤地垂下了头。

周泽楷举起枪,子弹射在兽夹上,砰砰四下弄开了兽夹。伥鬼正要站起来,叶修手掌中飞出一根绳子,伥鬼顿时被绑成了粽子。

叶修道:走吧,我们去见见你家母老虎。

一直没怎么出声的周泽楷却张了嘴:等下。

等什么?叶修奇怪,下身忽然被巨大力道猛撞,体内一涨,随即热了起来,才意识到是周泽楷提枪顶进来了。

 

叶修被撞得泪花都出来了。

他们两人周围被周泽楷落了一个法罩,叶修一眼就看出这法罩是隔绝内部声音影像的。

职业精神呢?这都能假戏真做?

叶修失了先机,只能任由周泽楷搓揉,臀下被顶得一颤一颤,好不可怜,只能边叫边指责。

周泽楷这次硬了心肠,不管叶修叫嚷什么,只管抓住他的腰,猛摇狠插,又弄了一会,叶修放弃了毫无意义只是空耗力气的抵抗,搂着周泽楷肩背哼哼。

你没死……为什么不回来……

周泽楷将脸埋在叶修脸颊边,热乎乎地抽着气。

我……等你等了很久……

叶修苦笑,低声道:我重修好肉身,就立即回到那个山谷,你已经不在了啊。

周泽楷望着他,一双深邃眸子泛着水汽,似乎下一刻就会落下泪来。

叶修用手指抹了抹周泽楷的眼角。

不过我想你也该不在了,我也没想到为了重修肉身而闭关,竟然花了整整百年。我当时一直后悔,为什么没让你记住我为人的名字,这样我找不着你,你也能来找我的。

他和小周相处时,小周一直是狐狸状态,话也不会说,叶修也没想过要教他念自己的名字。

周泽楷埋在叶修身体里,双臂收紧,将叶修抱在心口。就如曾经的无数个雪夜,两只狐狸相依为命地挤在山洞的草堆上,听着外面咆哮的风雪,仿佛世界只有他们两个。

叶修安静地闭上了眼睛,手心轻轻地抚摸着周泽楷露出的尖耳朵。

 

我回到那个山谷,没有见到你,也没觉得怎么失望。

百年来,我都在想你会不会已经离开了,我走的时候对你说,让你等我,也不知道你听没听见。即便你听见了,这样年复一年,看不到尽头,你迟早有一天会彻底绝望。

你离开了,我也不会怪你,毕竟,我没有承诺你任何可能。

没有找到你,我想,这是我们的缘分尽了。

山谷里有一只凤鸟,他告诉我:有一只狐狸,在谷中等了我九十九年。

凤鸟曾经问他,你在等谁?狐狸说,地震,我的伴侣不见了。

凤鸟很惊讶,他知道地震已经是九十九年前的事,他觉得狐狸的伴侣肯定在九十九年前就死掉了。

凤鸟说,狐狸修为太浅,对时岁没有明确的概念,他不知道他再等一年,就是百年,百年大数,或许会有奇迹发生。

最终,狐狸还是接受了伴侣消失的现实,离开了山谷。

你走后一年,我就来了。凤鸟告诉了我,曾经有只狐狸,等了我那么久,如今他已不知所踪。

 

那只破凤鸟就是王大眼!叶修咬牙切齿。

我说,靠!你知不知道他在等我!王大眼说,靠!我怎么知道他等的是你?我怎么知道你会和狐狸谈恋爱?

现在提起来,叶修还有找王杰希干架的冲动。

周泽楷呆呆地看着他,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等了九十九年,居然只差了一年,便与叶修擦肩而过。当真是天意弄人吗?

然而,他们终于还是见到了。他们的红鸾星比他们更早地察觉了,缘分在灰烬中重燃,就如当年周泽楷吞了叶修的内丹,让他俩产生了因缘一样,来势汹汹,猝不及防。

周泽楷低下头,无比郑重地亲吻了叶修的额头。

叶修难得温顺地闭上了眼。

这次做完任务,我们就一起……

周泽楷温柔地点头。

……就去B市找王杰希吧!让他看看我们可算在一起了!

…………

哥就是这么记仇的人!

…………

你不去?
去。

叶修嘿嘿一笑。

乖,这才是我的小周。

 

 

END


评论(57)
热度(707)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