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昼夜合志文】【周叶】锦衣夜行 中

按照@昼夜嘉年华统一说的,因为和谐,合志文的肉部分就不放啦。



3.

 

走出鬼市,是一座不大的山头,或者该说是山坡更贴切点。山上荒草丛生,林木稀疏,既无风景也无人家,地方十分僻静,很少会有人上来。叶修来了这里几天,附近的情况都很熟悉,这座小山头曾经被一个开移动赌场的团伙看中,利用山上的几座平房开临时赌场,聚集了大批赌徒,后来被警察一锅端掉,这山头上才又安静下来。

天黑黑的,也没有路灯,周泽楷和叶修一前一后,沿着山坡上人踩出的小径往上走。林中偶尔传出几声沉闷的啸声,仿佛是有什么大型野兽正隐藏在山林深处,挠着沙石和泥土低低吼叫。两人都没有在意,他们看起来很平静,一言不发,其实心思都在对方身上转得极快。

走到山头,能看见几间水泥平房,外面看起来像是完全没有装修过的毛坯房,进到里面,却发现里面相当干净敞亮,摆着桌子和沙发,墙角还放着一个玻璃瓶,玻璃瓶里放着一株兰花。周泽楷白天都是在这里歇脚,晚上出去活动,所以随意用法术收拾了下。他执行起任务来一般是不睡觉的,这几天也都一直保持清醒状态,所以没有在房间里变个床出来。

他现在有点后悔没有变个床出来了。

 

叶修进房间后点了一支烟,白色的烟雾飘散开,周泽楷闭了下眼睛,再睁开,发现自己正躺在沙发上,叼着烟的叶修骑在他胯上。

“来来,让我看看你有多厉害。”

叶修挑衅一般地说着,指尖沿着周泽楷的眉峰划到了眼角,似乎正细细地琢磨什么。周泽楷维持着这个姿势没有动,四肢自然地落在一旁,他的胸膛却在剧烈地起伏,平躺的姿势让他的风衣散到了两边,贴身的黑色衬衫勾勒出了他胸前和腹部的肌肉线条。

他的枪就在身侧,只要他想,他随时可以唤出它们,让它们显形,把子弹一连串地射出去。

但现在的周泽楷脑中完全想不起来他的枪,他想到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每一样都让他的呼吸加速:红鸾星,鬼市,带着笑意的苍白唇角……叼着他脖颈的狐狸……再也找不回的遥远时光……

周泽楷用手指捏灭了他的烟。

叶修望着他的眼神中有让他深深怀念的东西,那种东西让他有种不顾一切的冲动——即使被吸光了精气也没什么好怕。

房顶吊着的灯泡亮得惊人,就像在房间里点了一个太阳,让两个人都在刺目的白光中无所遁形。叶修的指尖划到了周泽楷的胸前,轻轻一划,四把手枪就从空气中跳了出来,叶修随意地弄了两下,解开了男人的腋下枪套。周泽楷忽然像是反应过来,猛地坐了起来。

你的。

名字。

周泽楷突然地行动,叶修连眉毛都没有颤一下,因为姿势的改变,他现在坐在沙发上,双腿都挂在周泽楷腿上。

我没说过吗?叶修自言自语。

周泽楷注视着他,双手揽住了叶修的腰背,好像在防止叶修随时逃走。

哥很出名的,说出来怕吓到你啊。

叶修按在周泽楷肩头的手使上力气,周泽楷感觉到一股无法抵抗的推力,身子又倒了回去,这次叶修也俯下了身,他在周泽楷的脸上咬了一口,抬起头看看,又在周泽楷的脖子上咬了两口。叶修的心里刷过一句广告词:就是这个味道。

呼吸化作了喘息,被咬住脖子的周泽楷颤了下,喉头滚过意味不明的叹息,他捞住了叶修的后颈,将他的脸拉到了自己面前。周泽楷可以闻到叶修唇齿间散发的味道,那是精怪发出的隐秘邀请的暗示,发展到这地步,周泽楷只有两条路可以选:第一条路,掏出枪来,用泡过灭灵药水的子弹弄死他;第二种,用最后的那把枪弄死他。

在他做出选择前,他的身体已经先向身上的人缴械投降。叶修的唇很软,很韧,像是果胶放多了的果冻,周泽楷凶猛地整个吞进嘴里,以几乎要把两片果冻嚼碎的力道深深地啃咬。叶修的气息更浓了,随着涎水的交换溶进了他的口腔,他的食道,他的肚腹,迷幻剂一样蔓延到血液流过的每一个身体部位。叶修将舌头送了进来,又被周泽楷堵着推了回去,反在叶修的嘴里翻搅,啧啧的水声挠着周泽楷的耳朵。

他还什么都没有做,只是一个吻而已。

只是一个吻而已,周泽楷感觉自己已经开始醉了。

(肉略)

为什么……

周泽楷呼出的热气断断续续,有如哽咽。

为什么……不要我……

叶修疲倦地闭上了眼睛。

 

 

4.

 

那是连历史都尚未开始的遥远时代。

 

叶修不知道自己是从哪来的,他只记得自己睁开眼,看见线状披兰的草叶随风轻摇,悄声吟唱着奇异的诗句。他撑起身子,漫山遍野的芜草与兰花顺着溪流,一直流淌向山边的月亮。

叶修摇了摇耳朵,头枕在手臂上,团成一团,又睡了下去。

说起来……这爪子怎么白白粗粗的,和以前很不一样呢?不过尾巴还在……

陷入昏睡的叶修思考了一秒钟,在熏风中合上了眼睛。

他不知道刚才的那一刻,他已经创造并见证了一个崭新的记录。

他获得了意识,他的思维脱离了动物混沌的状态,他意识到了自己和外在的界限,从而获得了“自我”。

他是世界上第一只成精的狐狸。

与其说叶修是精怪,不如说是神兽更为贴切点。在他们那个时代,人类还是稀有物种,天上飞的神仙比天上飞的鸟还多,地上跑的灵兽同样数不胜数。所谓狐妖、狐狸精的说法,是后世才有的说法,会被称作“妖”“怪”是因为让人类吃了亏,而在还没有什么人类的时候,鲜少会与人类有交集的狐狸精和其他灵兽没有什么区别。不管是灵兽还是神兽,大家都不忌杀生,吃饭荤素搭配,营养均衡,平时生活不是闭关修炼,就是到处闲逛游历,懒懒散散地过着日子。

狐狸在万物中算是较有灵性的一类,修行也比其他动物来得轻松些。有机缘的狐狸修炼五十年,就能化作人形;修炼百年,则可随意幻化,任意蛊魅,能变美人,变神巫,知千里以外的事;修炼至千年,称为天狐,可以历劫升仙了。

叶修离升仙只剩一步。

那一夜,兰花开得正盛,空气中清幽的香气有如恋人的絮语,在月光下柔软地呢喃。

那一夜之后,他永远地停留在这一步之后,再也没有迈过去。

 

那天晚上的叶修和平时一样,化为原形,蹲坐在白玉石上,吐出了火红的内丹。圆滚滚的内丹悬在空气中,吸收着日月精华。

月色很美,但是看了千年,叶修也早就看不出什么趣味。

一切都普通得像吃饭喝水一样。

他闲散地趴着,瞅着眼前的凝聚了他千年法力的内丹,几乎要迷糊地睡过去了。

忽然,四周的草叶颤了下,叶修眼前跳过一团黑影,从他的内丹上一抹而过。

卧槽…………

叶修的身体反应很快,一下就将那团黑影扑倒了。

但是已经晚了,空中哪还有他那枚内丹的影子,已经被那团黑影吞掉了!

叶修整个狐都不好了。

杀心顿起。

狐狸状态的叶修发出愤怒的低吼,即使他现在没了内丹只能维持狐狸状态,也和普通的走兽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就算让他和十多只老虎群殴,他也有十足的把握赢。

他瞪着被他按住的纯黑小狐狸——是的,小狐狸,虽然这只黑狐已经成年了,但在叶修这千年的狐狸面前,不管什么狐狸,都和幼崽没有什么区别。

此时,小狐狸黑溜溜的眼睛正温和地望着他,尾巴在下面摇来摇去。

他还以为叶修在和他玩呢!

叶修悲愤地吼:把我的蛋蛋还给我!

小狐狸欢快地叫了一声,似乎在回应叶修的叫声,非常灵活地一个反扑,竟将叶修给扑倒在草丛里。

小狐狸用和刚刚的叶修一模一样的动作压着叶修,模仿着叶修刚才的叫声,也吼了一声。

他真的以为叶修在和他玩呢……

这一闹腾,叶修连杀心都没了,只觉得悲从中来,他想起曾经身为狐狸在山野上奔跑,不用考虑修仙的事,无忧无虑,那是他逝去的青春……等等现在还不是悲观的时候!

要让叶修杀了小狐狸,取回内丹,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对着这样一只无知无畏的同类,叶修知道发生这种事,不能怪他,叶修下不了手。

不怪他,只能怪自己了。

叶修叹了口气。

有谁见过狐狸叹气的吗?小狐狸也是第一次见。

叶修对小狐狸说,你把你刚刚吞掉的东西还给我好不好?

小狐狸挤在叶修身边,团成一个球,脸埋在尾巴里,竟要睡了。

好吧,我知道你根本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叶修无可奈何。小狐狸今晚会寻着叶修的内丹不知不觉地走到这里,或许是因为他身上已经有了成精的可能,比其他普通狐狸要有灵性一点。但也仅止于此了。

小狐狸没有灵识,他听不懂叶修的意思,也不会复杂的逻辑思维。如果他有一点点修为,只要他愿意,他就可以将内丹吐出来,还给叶修。

可是现在,叶修再急,小狐狸也不知道。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叶修试了试,他已经无法变成人形了,好在他修为深厚,让他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灵识。

小狐狸已经睡熟了。

叶修蹲坐在他的身边,用爪子戳了戳小狐狸的肚子。

换了任何一个修炼者,此时怕已经急红了眼,千年修行毁于一旦,说的就是这样。叶修却只是在焦急后,很快地平静了下来。

大不了重头再来吧,没什么可怕的。叶修想。

这或许就是老天给他的机缘,小狐狸不通灵识,老天要他领着小狐狸修炼,等小狐狸修炼有成,明白了叶修的意思,再哄小狐狸把内丹还给自己好了。如果事情顺利,小狐狸天资出众,或许几十年就可以开窍。

叶修抬起头,望着天上的月亮,依然是一样的月色,心境却完全不一样了。

 

 

5.

 

狐狸不是群居动物,一开始,小狐狸不习惯叶修天天跟随着他,依然独来独往。叶修修炼千年,是何等的耐性,哪会被小狐狸的态度吓走,更何况他也确实需要时时跟随小狐狸,如果有心之人发现小狐狸身怀内丹,才不会像叶修这个当事人一样随性,定然是要杀了小狐狸拿东西的。

约莫跟了一个月,小狐狸习惯了叶修的存在,也不再会做出驱赶叶修的行为。又过了一个月,某天小狐狸捕猎,叶修和平常一样闲散地跟在后面,不远不近,小狐狸捕到了兔子,却没有吃,而是叼着兔子跑到趴在树下打盹的叶修身边,将兔子尸体往叶修身边推了推,轻叫了一声。

这是看我从不狩猎,以为我没有狩猎能力,给我喂食吗?

感觉被当成了小幼崽的叶修好气又好笑,他虽然变不回人身,但好歹还是灵狐,不吃东西,不睡觉也可以存活。平时觉得无聊,叶修会用睡觉来打发时间,但真的很久没连毛带血地吃过这种原生态的食物了。

你吃吧,不用给我。

叶修没什么兴趣地趴了回去。

小狐狸不理解叶修的意思,他将猎物又向叶修推了点,叶修火红的皮毛上也粘上了腥热的兔血。

叶修站起来,没有去看小狐狸,直接走到小溪边,洗了一下。

甩完水回来,小狐狸还蹲在那,见叶修回来,又将猎物衔了起来,摆到叶修面前。

性子很固执啊。叶修无可奈何,只能低头做了个吃的样子,小狐狸见他吃了,站了一会,甩着尾巴离开了。他身手很好,抓猎物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现在要养活自己的同时也养活叶修,自然要忙点了。

后来叶修专门在小狐狸面前扑杀了一只野猪,让小狐狸知道自己会狩猎,饿不死,才阻止了小狐狸天天叼来刚断气的猎物给他吃。

 

和小狐狸混到形影不离后,叶修开始引导他修炼。饶是叶修自己修炼的经验丰富,引导同类开窍修炼也是第一次,一切都得慢慢摸索。他们这些灵兽都是生长于山野水泽之中,吸收天地灵气,浑浑噩噩之中,不知不觉就获得了灵识,通了人性,可这一步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谁也说不清楚。自己都说不清楚,还要引导别的走兽成仙,自然是难上加难。

好在叶修现在别的没有,耐心和时间却很多,大可以一点一点尝试。小狐狸吃了他的内丹,但没通灵识,就不能自己化用。不过内丹已经让小狐狸成了不老不死之身,这点连小狐狸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既然是要教导小狐狸修炼,就要让小狐狸明白自己和外物的区别,生成强烈的自我意识,叶修给小狐狸随便取了个名,小周,简单好记。他盼着小狐狸知道了名字的意义,也能很轻松地记住它。

就这样夏去秋来,两只狐狸过着平静至极的生活,无法变成人身的叶修也调整得非常淡然。

……后来发生的事,却是叶修怎么也想不到的。

 

深冬时节,大雪封山,连续几日大雪,树枝都在寒风中冻得脆了。

每到这种天气,叶修总要感叹下为何狐狸不用冬眠,外面的雪积得那么厚,狐狸的四只爪子在雪上奔跑简直像是插秧,一不小心就四肢朝下,整个陷进松软的雪里。

还是呆在洞里睡觉比较好。叶修趴在一堆软草上,伸了个懒腰。

冬天狐狸不需要日日出去捕猎,昨天小周出去转了一圈,吃得饱了才回来,今天显然也不准备出去了。内丹的作用让小周不再像以前那样畏寒,精力也更加充沛,他在洞穴里溜达了几圈,将叶修也搅了起来,亲昵地咬着叶修的脖子。

叶修懒洋洋地陪着小周扑来扑去地玩了一会,不过他可没有去咬小周的脖子,在叶修这个早就没了狐狸天性的灵兽看来,这根本就是一咬一嘴狐狸毛,到底有什么好玩的。

这样想着的叶修忽然感觉身上一沉,他一愣之下,身体很快做出反应,将从后面骑跨上去的小周甩了下去。

小周被甩下去,也没有在意,往叶修身边闻了闻,就又要爬跨。

叶修再次将小周甩了下去。

叶修想起来了。他不做狐狸好多年,竟硬生生忘了一月二月是狐狸的发情期。

小狐狸,小狐狸,其实他一点都不小了,第一次遇见的时候,作为狐狸的小周就已经成年了,论体型,黑毛中夹杂着白毛的狐狸小周,要比火红毛皮的叶修还要大一圈。这大半年里叶修一直和小周在一起,在狐狸简单的思维模式里,可能早就将叶修当成了自己的伴侣。也许从小周第一次叼猎物给叶修吃时,小周就开始这么认为了。

动物的同性伴侣颇为常见,两只雄性一起生活,抚育不知哪来的后代也是常有的事。在小周眼里,这只油光水滑又总是懒懒不愿捕食的狐狸,就是自己的伴侣。

发情时爬跨自己的伴侣,还有比这更天经地义的事吗?

叶修却被这天经地义给吓到了。

几次爬跨都被甩了下来,小周似乎也明白了伴侣并不愿意,但是他无法理解为什么。看着小周无辜的眼神,叶修感觉自己好像看出了委屈的意味——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叶修跑出了山洞。

外面的风雪很大,不断有撑不住积雪的树枝被压弯、压折,大块的雪片掉下来。

跑进雪地里的红狐狸就像掉进黑白世界里的一团火。

叶修在反省自己。是他对小周的要求太高,太超前,他一心想着要将小周引到修炼的道路上,却没有注意到眼前的小周还是个只有一点灵性的小狐狸。叶修的举动让小狐狸产生了错误的印象,小狐狸只是遵从了天性,从根源上说,发生这种事情主要还是叶修自己的错。

叶修难得深沉地在雪地里反思了半个时辰。

 

第二天,叶修赶着两只母狐狸回来了。

如果只是一时的同性错觉,只要见了同类异性,基本就会立刻抛开同性,追逐异性的。叶修寻思着小周似乎都没和母狐狸接触过,也许接触了异性,也就能恢复正常了。

昨天叶修离开后,小周就出来找他,这时见叶修回来了,连忙迎上去。

却见叶修身边多了两只狐狸。

小周立刻警觉起来,侵入者!

叶修震惊地看着两只母狐狸被小周用獠牙和爪子吓得屁滚尿流,撒开腿就跑了。

入侵领地的家伙们被赶走了,小周矫健地从雪堆上跳下来,眼中还带着未散尽的血光。此时的他看上去不像只狐狸,倒像只优雅而冷酷的狼。

他走到叶修身边,嗅嗅蹭蹭,确定叶修没有被侵入者弄伤,亲热地咬了下叶修的脖子。

叶修心情复杂。

之后,叶修又软硬皆施地帮小狐狸介绍对象,没有一次成功。小周好像将叶修专门赶来的母狐狸都当成了威胁到自己和叶修的入侵者,每次都挺身而出,赶走外来者,然后以保护者的姿态踱到叶修身边,确认他没有受伤。

看着小周在他面前因为“保护了叶修”而对自己感到满意自豪,越发信心百倍,连叶修这样有耐性的,也只能无奈放弃。特别是一次次将试图爬到他身上的小周甩下来后,小周看着他的眼神,奇异地让叶修坚挺的内心也产生了愧疚感。

自己到底是在坚持什么呢?叶修自问。

他现在不是人形,也不是离升仙只有一步之遥的神兽,他现在就是只狐狸啊。

既然是狐狸,为什么不能做狐狸该做的事?

短暂的惆怅之后,叶修十分坦然地去睡觉了。

 

小周再次做出爬跨动作时,叶修没有躲开,反而安静地将尾巴侧到了一边,做出了接纳的表示。小周的两只前爪盘住了叶修的身子,没多会就戳了进去。

完事之后,小周和往常一样,磨蹭着叶修,用犬齿轻咬叶修的脖子。叶修知道这一开荤,以后多半就打不住了,反正做都做了,一次两次和十次百次也没什么区别。等小周通了灵识后,再慢慢和他说清楚吧。

冬天狐狸出洞少,多余的精力就要借由发情期发泄出来,戳来戳去的就像消遣一样。那之后,叶修也就不再拒绝小周的亲密举动,只是接受了小周的爬跨是一回事,要让他去爬跨小周又是另外一回事。这就好像小周喜欢咬他脖子,但对以人形生活了几百年的叶修来说,咬一嘴毛的娱乐方式他已经毫无兴趣,同样,普通狐狸会喜欢狐狸是很正常的事,而他这种非主流灵狐,早就不会想啪啪啪另一只狐狸。

别说狐狸,叶修与许多灵兽都有交际来往,这些灵兽化作人形时,美貌者众多,叶修也从未生出和谁上床的念头。

 

这个槛迈过之后,叶修和小周生活中竟再没有过大的波折。白云苍狗,日复一日,两只狐狸相依为命,不与外事相通,有如活在桃源之中。

某日醒来,叶修发现自己裸身抱着狐狸躺着,躯干四肢都已变成了人形,只有尾巴耳朵还保持着狐狸状态,暗想,已经过了快五十年啊。

五十年,失去了内丹重新修炼都让他开始能变成人形了。

小周似乎没有察觉到叶修的外貌改变了,待叶修如故,他趴在叶修腿上翻出肚皮来,让叶修挠他的肚子。由于变化还不完全,叶修也懒得维持这幅半人半兽的模样,平时还是以狐狸样子行动。

小狐狸被叶修引着修道了这么多年,也有了些修为,慢慢开始理解叶修表达的复杂意思,只是现在还没见他化过人形。

不知道小周化作人形会是什么样,叶修掰扯着小周的狐狸脸,小周也不生气,伸出舌头来舔他的手指。叶修微微一笑,变作狐狸样子,张嘴咬了咬小周的脖子,将身子蜷成一团,窝在小周旁边。

 

 

6.

 

内丹被小周误食之前,叶修只是偶尔云游至此,没想到在这山中留了下来。山中不与外通,犹如桃源一般,山涧下有一片谷地,谷中有潭,潭中的黑鱼肉质丰美,有时吃腻了野味,小周也会和叶修到谷底盘桓几日,抓黑鱼来改善伙食。

这两天,叶修就和小周一起呆在谷中,懒洋洋地消磨着时间。忽然,狐狸形态的叶修若有所感,跳到山岩之上,望着天空出神。

小周察觉到叶修心情有异,正要跳到叶修身边,却感觉身体一紧,好像有人将他的躯体打碎,重新浇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小狐狸闷声吼了下,四肢发软地伏在地上。

叶修从岩石上跳下来,发出危险来临的叫声。

小周!地震!

叶修再低头一看,顿时不知道该说是吃惊,还是无语:小周竟然在这个时候化成了人形!

灵兽刚刚化形为人的时候,都有一会不适应新的身体而四肢无力,无法动作。叶修看着那具长着黑色狐狸尾巴和狐狸耳朵的男性人体,顿时头都大了,他知道小周肯定也察觉到天时已变,大灾将至,他们身处谷底,周围山峰震动滚下巨石来,非把他们活埋了不可,但现在不是小周不想动,而是他根本动弹不得!光是突然变成人身,就够小周好一会反应不过来了,要立即变回狐狸样子更是不得其法。

无数形态扭曲的黑鱼蹦出水面,发出凄厉又刺耳的叫声。平日碧波无痕的水潭此时有如沸腾的大锅,和周围的地面一起剧烈地震动。

小周!火红的狐狸高声嘶叫,抢到无法行动的小周身边。

小周向下扑着,和他毛皮一样纯黑的发丝乱七八糟地遮住了他的脸,叶修之前曾想象过小周变作人形,会是何等相貌,却没想到这一刻到来时,他根本连多看一眼的时间都没有。

叶修只是刚刚修炼为人形,几乎没有什么法力,小周身怀内丹,却是头一次化形的雏。地动山摇中,他们竟不比水中尖叫的黑鱼更有活下来的可能。

狐狸体型相对人来说,还是太小,叶修用嘴根本拖不动小周,只能变成人形,将小周背起来逃跑。

山峰好像都被震碎了,巨石、古树全都像落雨一般从他们头顶上砸下来。叶修赤着双脚,踩在满是碎石荆刺的地上,几乎没怎么使用过的人类脚掌被磨得血流不止,他也根本顾不上了,他只恨自己不是曾经的自己,否则他就可以飞起来直接带着小周逃走。

山石树木,遮天蔽日地落下来。

天好像都黑了。

 

小周醒过来时,天是黑的。

月亮挂在山峰之间,温柔又安静,倒映在镜子般的水面上。

噩梦般的地震,真的好像只是他和月亮做的一个梦。

他第一次化形,精力耗光了,自然地就恢复了狐狸样子。他站起身,灵活的狐狸身体,他很自然地开始发出叫声,呼唤他的伴侣,并且耐心地等待,然而,那只火红的狐狸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应他。

回应他的,只有山涧外吹来的风。

小周慌了。

他疯狂地寻找他的伴侣。

死寂如地狱的山谷中,只有一只狐狸发疯的黑影在跑动。

 

小周后来还是找到叶修了。

他站在错落堆起的巨石上,无数细细的血线从石堆的缝隙往外流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被磨碎了。

叶修的味道。

小周……

很轻很轻的声音。

小周趴在石头缝隙间,用爪子费力地往里面扒。

小周……别扒了……

小周剧烈地喘息着,扒起了一阵阵尘土。

巨石堆依旧纹丝不动。

里面的叶修似乎叹了口气,每说一个字,仿佛都用尽了他最后的力气。

我都压坏了……扒出来……也没用啦……

小周没有听叶修的,他总是不听叶修说的,这次也一样。他开始试着用狐狸的身体去撞巨石,一次,两次……直到他被弹飞下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他已经听不到叶修的声音了。

天上的月亮那么漂亮,从他开始望着天空时,就一直挂在那里,无论盈亏,都可以回到原来的样子。

这么厉害的月亮只会发光,却帮不了他。

小周又一次爬起来,吞着血沫,狠狠地向巨石撞去。这一下,几乎将他的内脏都全部撞碎,可是他根本没有感觉到,他只想把叶修从巨石堆下弄出来。一直这样,他看不到叶修了……

那是他第一次意识到“死亡”的存在。

他不想叶修死。

怎样都可以,让他救他。

心中突然变得很空,有什么热热的东西从身体里沁出来,化作一个小小的火红光球,滚进了岩石的缝隙里。

无数流淌在外的血液瞬间干涸。

小周惊愣地发现,叶修的气味在迅速地消失。

小周,你……

最后一点声音和气味一起,消失在空气中。



TBC

评论(31)
热度(499)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