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 孤山 44

#我还是会按照自己想的写,因为这文大体的剧情都是想好的,能写完我就很开心了。

看见大家有那么多解读,我就放心了(喂),一直觉得写出来的文能让看的人有多种的解读空间,是很好的感觉呢,很多东西写得太明确,就不好玩了_(:з」∠)_。





44


任小真道,“他不是来找你的?”说着就走过去和周泽楷搭话,荣耀盛世虽然是叶秋出资的,但全部的运营操作都是任小真在干,他现在也算是个生意人,见到正当红的顶级职业选手,自然要上去说两句。

“周队啊,你好。”任小真笑容满面地伸出手,“我是荣耀盛世的运营总监,也是你的粉丝,上一场你和嘉世的比赛最后那一招真是太漂亮了。”

果然做了生意连节操都没了,嘉世队长站在任小真后面感概。

周泽楷迟了两秒,才抬起手,和任小真握了下,点头,没有说话。

“哎周队在荣耀盛世有号吗?”

“……”

“要有号的话,说下ID,我们可以给你划点内部福利,是只对职业选手开放的。要是没有号的话,我们可以送一个啊,没事压压,放松下,还挺好玩的。”

任小真自来熟地一长串说下来,气都没多喘下,周泽楷却是毫无反应,墨水似的黑眼珠里半点感情也没有。任小真也听说周泽楷这人沉默寡言,不好交流,但没想到沉默到这种程度,完全是有点拒绝交流的意思,这样沉闷的人,场上那些拽到飞起的比赛到底是怎么打出来的?

叶修说,“给职业选手的福利,我怎么没有?”

任小真看过来,“你也玩?你不是嫌这个是不务正业,从来不玩吗?”

“沐橙给我开了个号,我没怎么用过,都是她在玩,她自己每次比赛前都要把她和我的号都压上,赢了就说是给我买烟的钱。”

“那行,回头我给你和沐橙各找一个顶级会员号,发你QQ上。”

“你发沐橙QQ上就行,我反正也不用。”叶修说着看向转过身已经要走的周泽楷道,“小周,你等等,先别走。”

奇的是周泽楷听到这话,反而走得更快了。

“小周,周泽楷?”叶修下意识地追出去两步,周泽楷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叶修停下来,“这孩子,果然不对劲。”

任小真一头雾水,“他怎么见到你就跑?”

叶修看着周泽楷消失的方向,罕见地叹了口气,神色间竟有几分无奈的意思,“因为他害怕呗。”

任小真默了,“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他想说叶修自我感觉太好,但又觉得说出来缺乏力度,毕竟能像叶修这样确实有实力有情怀,还能坦然说出自我感觉很好的人,还真是少数。

叶修话锋一转,“你看没看出来他脸色不好?”

“诶,什么?”任小真一时没跟上叶修的节奏,他对周泽楷不熟,还真没看出来周泽楷哪里不对,“你是说他看见你,脸色就不好了?原来你和周泽楷关系不好啊?”

“怎么会看不出来呢,很明显啊,今天上午开会的时候我就瞧他脸色不好了……”叶修自言自语,挥手和任小真打了声招呼,“那我先走了,再见。”

“哦,哦再见。”任小真连忙说。

叶修向着周泽楷消失的方向,走了过去,步子比平时快得多。

原来叶秋与周泽楷关系还挺近的?任小真觉得这个发现挺奇妙的,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叶秋刚刚的举动明显透着股不寻常的味。


叶修到了电梯间,电梯前等满了人,电梯也都是才到,这么短的时间周泽楷应该不是已经上去了,可是却没见到周泽楷的人。

叶修走到旁边的安全通道,打开推拉门,里面是楼梯,灯火通明,安安静静,半点脚步声也没有。这下真不知道去哪了,叶修掏掏口袋,准备在楼道里抽根烟再坐电梯上楼,烟一抽出来,才发现腿边蹲着个人。叶修进来就往上看又往下看,愣是没注意到他。

“在这呢,你蹲这干什么。我刚刚和你说话,你没听见?”叶修蹲下来,因为动作原因,周泽楷上衣兜里的东西凸出来了一半,叶修抽出来一看,果不其然,是刚买的退烧药。

周泽楷慢慢地从手臂里抬起头,他喘气的声很重,现在靠得近了,叶修听得更加清楚,他现在喘起气来就像漏了洞的老旧风箱。

他看了叶修一会,像是在辨认对方是谁,“……没事。”

下一句话还是周泽楷说的,“前辈……你走吧。”

“……”叶修蹲在他对面,两个大男人就这样在空荡的楼梯间蹲着,像为了什么较劲似的。终于,叶修捉住了周泽楷的手臂,“我摸摸,行不行?”

周泽楷没说话。

叶修将手放到周泽楷额头上,很自然又快速地举动,试了下就放下了,“什么时候烧的?”

“……”周泽楷眨眨眼。

“我问你什么时候开始烧的,早上一起来就烧了?”

“开会……”

叶修掏周泽楷口袋,除了那盒退烧药,就掏出来点碎钱,“没买温度计?你就买了这个?”

叶修试着拉周泽楷站起来,周泽楷顺着他的力道,自己就起来了,并没有要叶修扶,“能走吧,看你刚才跑挺快的。你自己坐电梯回房间,上床躺着,我去买个温度计。”

他身上就没带钱,将从周泽楷兜里掏出来的那点硬币,还有十几块钱纸币都揣着走了。


周泽楷回到房间,脱掉了外衣。药拆开,周泽楷看了看说明书就放下了,和塑料板一起摊在桌上,一个药片也没吃。

他在床上躺下,拉起被子盖在身上,很快就感觉皮肤上积了一层的热气,但肉里又觉得冷,很不舒服地在床上翻了个身。

对了,刚刚叶秋前辈说让我上来躺着,他去干什么来着?

周泽楷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他在梦里变得很轻,如同飘在水面上,面朝着昏暗的天穹,一下一下地喘气。不知过了多久,终于飞来了一只翠色的水鸟,落在他的胸口上。

周泽楷睁开眼,看见那个人拿着水杯,另一只手轻轻地拍他,“醒醒,醒了?”

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醒没醒,或许他还在做梦。

“先把药吃了,你自己买的,怎么都忘吃了。”叶修将药片递到周泽楷嘴边,周泽楷吃了,他又把水递过来。

叶修买了便宜的水银温度计,甩好了就给周泽楷,让他自己放腋下夹着。周泽楷拿着温度计试了下,不好弄,就将上衣也脱了,光着脊背将温度计放好了地方。

“你坐着干嘛,躺下去。”叶修把水杯和药放下,转身就见周泽楷光着上身坐在那,他一说完,周泽楷就慢慢躺下去了,他还注意着没让温度计滑错了地方。


温度计量出来是三八度八,叶修咕哝了一句,“怪不得,都要烧糊涂了。”如果是上午开会才开始烧的,那还没烧多久,还没烧起来,只怕下面体温还会高,只盼周泽楷买的药吃着有用了,要是等到了晚上,周泽楷还没好转,叶修就想拉他去医院挂水了。

周泽楷为什么会发烧,昨晚给周泽楷洗澡,又在浴室里折腾了那么久的叶修也不想辩解了。想来想去,大概也只有昨晚的原因,要不然好端端地,怎么会突然就发起烧来呢。

周泽楷半合着眼睛,迷迷糊糊地看着床边的人,叶修能看见被子下他胸膛的起伏。

叶修坐了下来,坐在周泽楷的旁边,“睡吧。”

不管立场身份,现在看着周泽楷发烧难受,他心里也不舒服。这是他内心最自然的反应,压抑不住,似乎也不需要在晕乎的周泽楷面前压抑。周泽楷现在很虚弱,需要人照顾,其他外人,比如任小真那样的,连周泽楷状态不对,可能生病了都看不出来,那也只能他自己上了。

看看,如果自己不来,还有谁来给周泽楷倒水递药呢?

他分明还不会照顾自己,生个病,只买了一盒药,想随便对付过去就行了,买回来还不记得吃,自己不来,他可能就这样一直睡到明天了。

叶修去上了个洗手间,回来,周泽楷还是睁着眼,不知道在等什么。

“你怎么不睡,身上难受啊?”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叶修坐下来,靠近了点,周泽楷却不再出声了。

昨天夜里做了那种梦的是我,为什么他的反应却好像知道我做了什么梦一样,也许是我说了梦话?周泽楷不动声色,他没有再去追问,这事他可以慢慢考虑,现在不急。

“你也睡。”

“啊?”

周泽楷注视着他,目光炯炯的,显得很认真地要求对方的意思,显出对方不睡,自己也不会闭眼睡觉的意思。

僵持了一会,这次是叶修先妥协了。

“你这都什么毛病,再不休息,过会脑子都烧坏了,你还准不准备回S市了?”叶修说着,躺在了周泽楷的另一边。

周泽楷蹭过来,从背后抱住了他。

他冷静地等待着对方的反应,一开始是受惊,挣动了下,后来就没了反应。没了反应就是最好的反应。周泽楷感觉到了彻底的放松,好像水鸟把它衔走的心脏又放回来了原来的地方,心脏落下来,沉甸甸的,感觉非常踏实和快乐。

他之前迈过了界限,坏了游戏规则,他真怕叶修不再和他玩了。


TBC



评论(63)
热度(685)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