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天书倒悬 完

8


再一次降生之时,周泽楷的耳边依旧是挥之不去的杀伐之声。

刀刃割破血肉,鲜血喷薄而出的声音如同梦魇,始终回响在耳边。当年作为上仙,周泽楷也曾四处征战,荡平魔寇,却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对于血腥与杀戮久久无法释怀。

现在他回想起在天界的日子,遥远得像是发生在其他人身上的事。

他的心境已经变了。

他是抱着挑战无字天书之心来的,他曾经踌躇满志,他曾经无所畏惧,他曾经心潮翻涌,誓要解开无字天书的谜题,然后毫无遗憾地回到天界,当年斗神叶秋没有做到的事,他或许可以做到。

然而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当初的他。

不是万千世界改变了他,而是叶修改变了他。

这里有无数的世界,却只有一个叶修。

叶修会与他同生共死,相伴着,在无限的世界中穿梭。

如果叶修就是无字天书给他的考验,那么,周泽楷想,他早已输得彻底。


这里是一个热闹的小镇。

青石板的小路上下着微微细雨,沾湿了周泽楷的衣襟。小路两旁是一个集市,温馨而热闹,卖菜的,卖肉的,卖香烛的,卖首饰的,还有卖酒的。

卖酒的人有一张普通的脸,他对着光顾的客人微笑,却表情空洞。

周泽楷感觉到怪异,他走近了几步,买酒的客人转过身,周泽楷看见了他的脸,普通而空洞。

和卖酒的人一模一样的脸。

旁边卖鱼的人仰起脸,笑眯眯地说,我很久没有钓到鱼了,好不容易钓上来一条,你要买吗?

周泽楷屏住了呼吸,他在集市上大步行走,绕到路人的面前看他的容貌,低下头看街角玩耍的小孩,跑进了客栈、酒楼看进进出出的人群。

所有人,不分男女老幼,都长着同样的一张脸,一张不管作出什么表情,都空洞冰冷的脸。

只能上不能下的世界,所有人都长着同一张脸的世界,到底哪个更让人绝望?

周泽楷不知道答案,让他感到绝望的是只要留在这里,不管是谁,容貌都会逐渐变化,变成和这里的人一样的脸。

不止他会失去自己的样子,如果他没有在叶修到达这个世界的第一刻找到他,叶修也会变,变得苍白而空洞,变得可能周泽楷与他面面相视,都认不住他。

或许,叶修早就先他一步到了这个世界,周泽楷在集市上所见到的卖菜的,卖肉的,卖香烛的,卖首饰的,甚至是那个卖酒,都可能原本有一个名字,叫做叶修。

坚定的人,认为时间、苦难,都不会消弭自己深切的感情,可这个世界偏偏可以轻描淡写地,消弭掉一切。


周泽楷已经失去了死亡的勇气。他知道只有死能让他离开这个世界,可是如果他死了,就等于放弃了这个世界的叶修。

他不想让叶修在没有他的世界上孤单地逝去。

只要活着,就可能会有希望。

周泽楷开始生活下来。

他在集市后面,找到了一个空置的小院,就像是为他准备好的,他将一枪穿云挂在内室的墙壁上,用粗糙的木料做了一把简陋的弓和木箭,去山林里熟练地打了些猎物,这还是他上辈子学会的手艺。

集市中的人对他相异的容貌视而不见,周泽楷怀疑他们早就丧失了分辨人容貌差别的能力,这里的所有人都长得一样,分辨人脸的能力成了多余,早就退化消失了。

过了一段时间,周泽楷的容貌也开始变化,他对这些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倒也不怎么觉得恐惧。每次卖完猎物,他会在集市上四处行走,盼着说不定有一日会见到刚到这世界的叶修。他还没有放弃。

这个习惯持续了七年。周泽楷的心境变得更加平静,却仍然没有让心彻底死去。

他住的小院外面有一个很大的湖,有时从山林回来,会看见一个人坐在小船上钓鱼,远处山色含黛,云雾缠绕,那个人时而静坐,时而躺卧。周泽楷从来没见他钓上鱼过。

有一日,周泽楷从院中出来,钓鱼人远远地喊他。

周泽楷站在了岸边,钓鱼人向他招招手,周泽楷犹豫了一下,点着水面,用轻功飞到了船上。

钓鱼人劈头盖脸就问:我在这钓了那么多年鱼,从来没有钓上来过,你怎么都不好奇问一下?

周泽楷都呆了,他怎么都没想到钓鱼人开口会是这样的一句话。

难道他在这里钓了那么多年,就是等着周泽楷问他?

小船晃晃悠悠,飘到了湖心。

钓鱼人叹了口气,坐下来,开始摆弄鱼线鱼钩,周泽楷看到他的鱼钩之上并没有饵。

钓鱼人将鱼钩抛到湖中,他静静地持着鱼竿的动作,很好看。

你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的人,都长得一样吗?

周泽楷坐在钓鱼人的身边,他已经察觉到钓鱼人是谁了,他感觉到开心,这种开心让他觉得钓鱼人对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是欢快的,充溢着幸福的,甚至不需要去懂其中的含义。

我们可以离开这个世界了。周泽楷想。

等不到回答,钓鱼人,也就是叶修也只是没抱希望地瞥了周泽楷一眼,顺着自己开启的话头说了下去。

曾经有个天神,他特牛,特厉害,厉害到没朋友的那种。他拿到了一卷记载着超越上仙极致的天书,决定去上面记载的地方,看一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没想到天书所说的地方不过是个时间错乱交汇的湖,湖里的水是无数个世界倒流来的,所以湖里包含了万千个世界,可以让人永远地沉沦其中。

天神在跳到湖里之前,没想到湖下面的世界有那么坑爹。他花了一千年的时间才从湖里爬出来,却在湖里度过了超过一千年的时光。

超过一千年的时光,他在不同的世界里死死生生,和同一个人谈了生生世世的恋爱。

他从湖里爬出来之后就无语了,叶修说到这里,按了按额头,因为在湖外的世界,有着上仙和天界的世界,和他谈恋爱的那个人还根本就没出生呢。

于是他只好留下来,等待天书有一天将那个人引到这里——总不能只有他一个这么倒霉,被差点玩死在里面吧?那个人也得负起责任,去好好地体验一把,是吧?

周泽楷真的像听天书似的,愣是半个字都蹦不出来了。

叶修微微一笑:虽然还远远没有扯平……小周,好玩吗?

远山颤动了一下,水逐渐漫上来,小船沉入了湖中。


9


周泽楷被鱼钩钓了上来。和上次一样,湿淋淋的,像湖里的一尾鱼。

依旧是一样的画舫,一样的没有太阳却闪动着波光的湖面,叶修坐在船头,手里还握着青色的鱼竿。

我就是斗神叶秋,不过真正的名字是叶修。

三千年前,我进入了万千世界,在里面过了无数寒暑,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在这个世界,你还没有降生。

三千年前,我就在此等你了。觉不觉得有点感动,小周?

湿淋淋的美人鱼扑过去,把那个熟悉的人压倒在甲板上。

你不会哭了吧?叶修惊讶地说。

周泽楷的脸上都是水,看不出来是不是哭了,叶修难得愧疚地想,他若是哭了,岂不是被自己欺负哭的?

叶修。

嗯,我在。

叶修。

什么?

叶修。

……

叶修。

再叫就把你丢下船。

叶修吓唬他。

无字天书平摊在他俩的旁边,不过此时,周泽楷已经不用追寻它,他们俩已经不需要它了。

他们已经确信无字天书是真的,无字天书带给他们的东西可以让他们放下法术、地位、天界……超越所有的一切,心甘情愿地呆在一个地方,只为了等待深爱的人到来。

经过了漫长的时光,这个世界也终于迎来了属于他们的Happy Ending。


END



#大概会有人问,统一回答下:现代那一世,可以理解为万千世界中的一世,也可以理解为最终的结局,或者平行世界,看大家怎么喜欢怎么来啦。

我连载的长文都是原著向,比较磨的那种,这次有点想试试两万多字能写多少剧情的感觉,写得还是蛮开心的,可能和以前的文不大一样,谢谢大家看文啦,鞠躬。


PS:最后一个世界曾经预想的剧情是所有人都长着小周or老叶的脸,写的时候怕大家看着太细思恐极就改掉了……(不要说出来)

评论(32)
热度(549)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