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 天书倒悬 6-7

男人转过脸,那确实是“叶修”!周泽楷的感觉没有错,他的感觉怎么会错?

叶修是和他一起来的,叶修就站在他的身边。

这怎么可能呢?

坐在床上的叶修看着进来的两人,露出一丝惊讶,随即是恍然大悟的表情。

哦,是你,还有你。

他不是说“是你们”,而是说了两次“你”。

你是叶修……?周泽楷的嗓子在打颤。

我是啊,虽然“叶修”就在你身边站着,不过你一眼就说我是叶修,而不是扮成叶修的什么人,我很欣慰啊。床上的叶修居然还笑了笑。

站在周泽楷身边的叶修也笑了,是被眼前的情景给气笑的:我靠,为什么会有两个我?

原来攻城的是我和小周,怪不得打了三天,还没有内讧。床上的叶修摸着睡乱的头发,点燃了放在旁边木箱子上的烟管。

这些年里,我们这座城池已经陆续接受了好几批从山下来的难民,已经到达饱和了,再放人进来,大家都是死路一条,所以我决定不再接纳任何山下的人进来。你们正好赶上了,若是早两年,我还能放你们都进来的。

周泽楷看着他,又看向身边,与他一起来到这里的叶修难得面容严肃,显然也是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到了。

叼着烟管的叶修走到了另一个叶修的面前,忽然伸出了手,作出索要东西的样子。

无字天书呢?

没在我身上,我转世到这个世界后,就没看到过。

诶?你也记得自己曾经转世过的事?

之前不记得,是和小周好上后,才逐渐想起来的。叶修皱了皱眉,想起来前世的事之后,我就奇怪过,为什么无字天书不在我的身边,按理来说,这个东西是不管转世几次,都会出现到我身边的,然后小周找到我,就是找到了无字天书。

他说着,望向叼着烟管的叶修:莫非无字天书是在你那?

也不在我这。叼着烟管的叶修摇摇头,他还穿着很薄的白色单衣,站在冰冷的仓库里,好像已经习惯了,一点也不觉得寒冷。

这是闹哪样,这个世界没有无字天书,却多了一个叶修。和周泽楷一起来的叶修摸不到头脑,无可奈何地说。对面的叶修在抽烟,弄得他烟瘾也上来了。他转头对周泽楷来了一句:小周,这里有个穿了衣服的叶修和没怎么穿衣服的叶修,你想要哪个?

周泽楷:…………

叼着烟管的叶修笑起来:靠,这种时候还能有心情开玩笑,我都要佩服我自己了。

周泽楷无语至极。

这个世界不会凭空有两个我的——这种事只有无字天书能办到,而且办得天衣无缝。

所以,我们两个叶修,其中有一个很可能就是无字天书。

是哪个呢?

两个叶修相视而立,却同时放弃地移开了目光。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挺正常的,挺能耐的,现在要我接受自己其实是一本破书,我还真转换不过来。叼着烟管的叶修诚挚地说。

另一个叶修带着相同的表情,点点头。

周泽楷抓住了身边叶修的手,这只手他已握过无数次,这个人他抱过,亲过,一起度过了漫长而艰险的旅途,什么困难都挺过来了。从未想过,他会否只是个玩笑。

他看向对面的叶修,这是他们第一次在这个世界相见,如果他也是叶修,这么多年来他是怎么过来的?他在这座城池呆了多久?发生过什么?是否也等待着冥冥中的缘分,能够在死前见周泽楷一面,弥补上辈子的遗憾。这些周泽楷都不知道。

叼着烟管的叶修好像感觉到了周泽楷的目光,他注视着周泽楷,神情温柔而怀念。

我曾经想过,我在这,有一天会等到你,因为你是个不会停下脚步的人,总有一天会到达这个山顶。他无奈地摇摇头,哎,我也没有想到,山下也有个叶修,你找到叶修,就不再往上走了,怪不得我等了那么多年,都没见到你。

可是怪得了谁呢?现在叼着烟管的叶修自己都无法确定自己是不是无字天书的变的,他和对面的叶修一样,都有五成的可能性,只是一个破书搞出来的笑话。

他从床边拿起了武器,一模一样的千机伞,眼中放出了光芒。

说这些也没用,我们还是来说点现实的东西。

衣着单薄的叶修举起了伞,尖锐的伞尖对准了二人,战斗时才有的专注。

你们本来是想杀了我,放外面的难民进来吧?不好意思啊,这里的很多人都仰仗着我存活,不能让你们如愿。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相信你们也能理解我的心情。

我再说一次吧,这个城池——不会再放任何活人进来!


7


周泽楷对着暗下去的电脑屏幕托起了腮。

屏幕之上只有一排灰色的字体:文明毁灭。此次文明进化到铁器时代,毁灭于内部战争。

已经是不知道多少次GAME OVER了,周泽楷对着屏幕,试图总结点什么经验教训,但是失败那么多次,文明毁灭的方法多种多样,花样百出,这个游戏周泽楷打了这么久,积累的还是失败的经验。周泽楷知道一千种GAME OVER的方法,却还是没试出一种通关的办法。

而且这回更离谱,他简直怀疑他打出了游戏BUG,怎么会有两个同样的主线人物出现?

这个游戏名为《无字天书》,市场上没有贩售,据传是他们学校某位厉害人物做来消遣的,因为设定奇诡,脑洞奇大,难度奇高,而在学生间流传很广。游戏的很多人物,都与校内的名人同名,但这游戏做出来的时候,周泽楷还没有入校,而游戏里的主线人物之一,却恰巧就叫做周泽楷,让不少人都啧啧称奇。

周泽楷大一大二的时候就被室友传了一份,断断续续地玩过几次,一直没通关过,这几天无聊,就又开始拾起来玩了。


外面传来刷门卡的声音,周泽楷快速地把游戏关掉,大爆手速将最小化的各种论文都点了出来,叶修放好包,走到他身边的时候,只看见他在对着满屏幕大大小小的论文资料呆望的场景。

你还坐这呢,没吃饭去?

等你。

那走呗,……哎等等,我还是去换身衣服吧,刚刚去了趟镇里,身上有点脏。

叶修从自己的行李箱里拿了换洗衣服,将嘴里的烟灭了,转身往浴室走,周泽楷目光不由自主地跟着他的屁股走。仔细留意的话,就会看出他的臀型不错,紧实挺翘,更引人注意的是他臀部裤子上还有两片黄泥印,相当显眼,也不知道叶修是在哪块随随便便坐了,沾了裤子上好大两块印子,就这样一路张扬着回了城里宾馆。

浴室里传来水声,周泽楷蹲在地上,提起叶修那块磨破皮的包一看,果然下面也有好大一块黄泥印子,拍了拍,干结的黄土块都掉了下来,周泽楷慢半拍地看着干净地板上的灰土,寻思过会是不是该叫宾馆的人打扫房间了。


结果两人准备自己出去吃的打算还是没实现,冯宪君一个电话打过来,晚上又安排了饭局,叶修听了就垮了脸。他们到这地方五天,和地方上大大小小的官员几乎吃了个遍,吃得叶修和周泽楷两个一听到“去饭店吃”四个字就胃里难受。

饭店的菜是好吃,但是顿顿都吃饭店的菜,那就真有点HOLD不住了,而且这地方的口味还偏咸偏辣,冯宪君吃着还好,周泽楷和叶修两个南方人吃一顿两顿尝尝鲜没问题,吃多了,就容易开始怀疑人生。现在他俩只想去楼下溜溜,随便进个兰州拉面或者沙县小吃什么的,吃点常规朴素的东西。

最后还是怀着上坟的心情出了门。

叶修称冯宪君老冯,周泽楷当面老老实实地喊冯宪君老师,私下里和叶修一起喊他老板,冯宪君是他俩的硕士生导师,平时指挥两人跑腿干活,带着他俩四处应酬,说是老板绝对名副其实。

周泽楷现在研一,叶修研三,考博已经过了,但是听说他家里并不乐意他继续念下去,嫌他这样念下去,也只能在高校里搞研究,教一辈子的书,而叶修家里似乎有点来头,不把大学教书匠当回事。具体怎样,周泽楷也不大清楚,毕竟,在成为叶修同门师弟之前,叶修也只是路上碰见会打声招呼的风云前辈。

不过后来叶修说,他对周泽楷也早有印象,觉得他不错,不像其他相熟的师弟那么衣冠楚楚,如狼似虎,而是相当乖巧(后来相处了证明不是这样)周泽楷自己也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只是他没什么自觉罢了。

收了两个风云学生的冯宪君并不像其他人想的那样得意,确实周泽楷让他很有名师出高徒的快感,至于叶修,就别提了,能干是能干,但是也特能整幺蛾子,特能惹人来气,从来只有叶修在别人身上找快感,没有别人在他那找快感的份。


白蒙蒙的天看不见太阳,却像是无处不是太阳,闷热得让人连舌头都要吐出来。这个地方的市区比H市的县城经济水平还要差点,路上跑的出租车很少,这几天叶修和周泽楷出门,都习惯了乘公交。

现在正是下班时分,公交车里塞肉肠一样塞满了人,挤得人肉贴人肉,空调开得再足,也消不下热烘烘的人肉味。叶修上了公交,就带着周泽楷往里走,按照他的经验,越是靠近的车门的地方越是挤得厉害,走到里面,可能还有立足之地。

你开题报告写得怎么样了?抓着扶手站稳了,叶修问身后的周泽楷。

嗯……还好。

还好是写完了,还是没写完啊?

本来周泽楷的开题报告,冯宪君是要亲自指导的,但是自从冯宪君来了这里做田野调查(注:即实地调查,一种社科类的研究方法),就被地方上的官员学者缠得脱不开身,只能忍痛将他的宝贝学生交给叶修,让叶修提点周泽楷,把开题报告写好。

开题报告周泽楷已经写完了,要不然他也不会去玩游戏,还玩了那么久。

空间很小,周泽楷站在叶修身后,被挤得贴到了叶修的身上。叶修换了身衣服,上身的短袖还是叶修大二时暑期社会实践小分队的队服,印着校名和炫酷的队名:无敌最俊朗突击队。周泽楷已经可以预见叶修走入酒店包间的瞬间,冯宪君倒吸的那一口冷气了。

等吃完饭回去,我帮你看看,格式没什么问题,就先交了。你的选题老冯已经过过眼了,应该问题不大。叶修被挤在车椅后面,脸几乎要贴到车皮上,还老神在在地和周泽楷说话。

周泽楷有点尴尬,他不知道公交车司机是怎么想的,车上挤成这样,还放人上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被挤得压在叶修屁股上,他居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他尴尬的就是这个,明明都是大老爷们,你有的我也有,不好意思什么呢。

而且公交车还在晃动,不时几个刹车,弄得人东倒西歪,周泽楷贴在叶修背上,努力支撑,想挺起身子往后靠,但还是次次整个拍在叶修身上。

小周,小周?

啊,嗯。

你也在玩《无字天书》?

嗯。

刚刚你进洗手间的时候,我看到你游戏记录了。叶修一点也没有偷看别人电脑的不安,正大光明地和周泽楷讨论起来。

同样的两个主线人物并不是游戏BUG啊,就是个比较难玩出来的隐藏设定,这个游戏本来就设定“叶修”是会和无字天书一起出现的,但是你玩的那一局,一开局的时候“叶修”和无字天书就是分开的,等于是一开局就注定你这局肯定会BAD END啦。

没想到叶修也对这个游戏十分了解,周泽楷不禁问道:……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游戏就是这样设定的。叶修向后微仰着头,从周泽楷的角度,可以看见他白皙的脖颈,淡青色的血管像是伏在薄皮下的草茎。叶修笼罩在周泽楷的目光中说:看你的游戏记录,系统设定无字天书本应该在“叶修”身边,却没有达成,这与系统设定是冲突的,所以无字天书自己幻化出了一个“叶修”,这个“叶修”与真“叶修”别无二致,连游戏系统都承认他是“叶修”,才抵消掉了设定冲突。

怎样……能通关?

叶修笑了一下,要哥教你吗?

周泽楷无辜地望着叶修的眼睛。

不行,不教你。

……

每个人的玩法不一样,我的玩法你玩不来。何况,如果是小周的话……叶修顿了下,才拍着周泽楷握着铁杆的手道,肯定能通关的。

周泽楷一头雾水,却又好像听明白了什么。

话说那游戏很耗时间啊,你的开题报告到底写好没有。

嗯。

说人话。

写好了。

我回去就看,要是你没写完就去玩游戏,你就等着看吧。

……

小周。

嗯?

我就是是个石臼,你也不能一直杵我啊。

……

再这样顶我,我都要硬了。叶修朝下面看看,心平气和。

周泽楷的脸热辣辣地烧起来,不止手,整个人都不知道往哪放了。


从公交车上下来,周泽楷就觉得他俩之间有什么不对了,明明叶修还是和以前一样脸T又嘲讽,但周泽楷却偏偏能从那张气死人不偿命的脸上看出几分温柔可亲来。

也不知是叶修对他就是要比对旁人柔和些,还是根本就是周泽楷自己想太多。

晚上的饭局还是老样子,叶修一杯就倒,周泽楷酒量不行也只能赶鸭子上架,最后又是走着进去,被叶修扶着出来。

冯宪君和其他人寒暄完,过来看到叶修架着周泽楷站在那,关切地道:小周怎么样了?

还有气呢。叶修撑着周泽楷,并不轻松,额头上起了一层汗。

冯宪君没什么威严地瞪了叶修一眼:他们还要喝茶,我得去,这边有车送你们回去。你照顾好你小周,别让他磕了碰了。

叶修一点也不配合:他比我高,摔倒了也是我在下面伤得重吧,老冯你怎么不关心下我?

冯宪君眼角跳了跳:好好,你也注意安全。

要是摔了能算工伤吗?

不算!冯宪君转过身就走。

周泽楷喝多了还算安静,不闹不讲话的,就是睁着一双能淹死无数少女的眼睛看着你,一直看得你心里发毛。

叶修是何等心脏,把周泽楷安安全全弄回了宾馆,往床上一放,被周泽楷那丧病的眼神看了全程,依旧毫无压力。他湿了毛巾,给周泽楷擦脸,擦完了将周泽楷的上衣也扒了,从上往下擦了一遍。

周泽楷似乎被擦得很舒服,迷迷糊糊地瞅着叶修,从喉咙里哼了两声。

叶修趴在周泽楷旁边,捏着他鼻子:小周~~你会唱小星星吗?

周泽楷眨眨眼,抓住了叶修捏着他鼻子的手。

不会唱吗,不会唱就赶快睡觉吧。

周泽楷十分听话地闭上了眼睛。

叶修帮周泽楷收拾得差不多了,拉起薄被,盖在他身上。周泽楷已经睡得很沉了,因为喝了酒,微微有些打鼾。


周泽楷的电脑桌面是上回一群人去武夷山拍的合照,周泽楷站在人堆的最左边,叶修站在最右边,中间站了一堆群魔乱舞的大龄男青年。开题报告的文档就贴在桌面正中央,叶修打开了看了下,内容没什么问题,就格式有点小问题,等明天周泽楷醒了,再和他说。

桌面上还有《无字天书》的图标,叶修点了一支烟,长长地吸了一口,没有咽下,直接让烟气从嘴里慢慢喷出,顺手点开了游戏。

他也有段时间没玩了,现在左右无事,不妨来一局。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把这个游戏玩出Happy Ending,那也只能是他了。

毕竟这个奇葩的游戏,就是他开发的。



TBC



# “屏幕之上只有一排灰色的字体:文明毁灭。此次文明进化到铁器时代,毁灭于内部战争。”这里的话来源于《三体》的梗,其他就没有相关的啦。

评论(44)
热度(429)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