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天书倒悬 5

5

 

这一个世界如叶修所希望的那样,林木葱茏,丛花杂雾,周泽楷走在山间的小径上,远远地传来空灵的鸟鸣之声。这次应该不会发生冻死,饿死之类的事了吧。

一枪穿云背在周泽楷的背上,说起来,这个万千世界的设定还是非常人性化的,周泽楷死了两次,每次复生,万千世界都不忘把他的武器捎上。

他走了约莫半个时辰,遇上了一个茶摊,他在茶摊坐了一会,吃了三块米饼,一壶茶叶梗泡出的粗茶。吃完了,他向店家问路。

店家一边擦着桌子,一边奇道:下山?下什么山,这里只有一座山啊。

周泽楷没听明白。

店家嘴里翻来覆去只是说:没有下山,怎么会有下山的路。

周泽楷离开了茶摊,他很快就明白了店家的意思。

这里所有的路,都是上山的路,不管周泽楷往哪条小道上走,都是在往山上走,如果他选择原路返回,却会发现寸步难行,连来路上的茶摊都再也找不到了。

这个世界简直如同一个巨大的鬼打墙。

如此一来,只要走过的地方,他就不可能再到第二遍,每一次站在岔路口的选择,都意味着没有归来。倘若无字天书在某条小路的尽头,周泽楷选错了一次道路,就会永远地与之错失,他会一直走下去,走到他的时间用尽。

这里并不像雪原一样空无人烟,这里有路人,有村庄,有插着新苗的稻田和骑在牛背上的牧童,只要周泽楷愿意,他随时可以停下来休憩,甚至,在某个村庄生活下来,不再往上走。

避免选择错未来的方法,就是止步不前,顺其自然。

 

周泽楷过了两年旅人的日子,始终没有停下脚步。他也不是一味地往上赶路,每到一处村落,他都会进去过几天,补充好食物和水,在村中呆呆地闲逛,盼着某一次转过小巷,会遇见叶修靠在墙下安安静静地吸烟。

然而叶修始终没有出现。

每天夜里,当星月满天,却毫无睡意时,周泽楷也忍不住会想叶修是不是也能在这个世界获得重生。如果他重生了,会不会已经与他错过,叶修选了别的路,走向了没有周泽楷的未来。

这种消沉的心思任谁都无法避免,何况现在的周泽楷并不是仙人,而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旅行者,风尘仆仆,肉体凡胎,会因为在暴雨中赶路而病倒,迷迷糊糊地在高热中梦见叶修的手,抚摸着他的头发。

情爱这种事,当真是尝过一次,就会成瘾的。周泽楷以前不懂那些为情为爱叛出天界的神仙,不懂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竟能牺牲千年修行,为了另一个人,受尽天雷轰顶之苦,也甘之如饴。换了现在的周泽楷,易地而处,多少能体会他们的心情了。

 

周泽楷在山路上遇到了打劫的,打劫的人也是个小帅哥。

此路是我老大开,此树虽然不是我老大栽的,但是既然这座山都是老大的,那这树当然也是老大的啦!你要从这里走,就留下买路钱,不然打你!小帅哥举了举拳头。

周泽楷沉默地看着他,往左边跨出了一步。

小帅哥立即哇啦哇啦地挡住了他:你怎么跑了,你还没给钱呢!

……没有。

没钱?小帅哥挠了挠头,眼睛又亮起来:没钱就把你背的枪交出来,看起来还值点钱。

不。

周泽楷取下枪,小帅哥却好像更兴奋了,就等着周泽楷似的,抓着块砖头就冲过来了。

很快就被周泽楷一枪挑到了树上。

挂在树上的小帅哥大叫起来:我靠!好厉害!你留在这不要动,我找我们老大来!

周泽楷收起了一枪穿云。他刚刚还在想,自己在这个世界旅行那么久,还从未见过劫道的,也从未听村庄里的人说过山路上会有土匪,现在小帅哥叫他不要动,他忽然明白了。知道这里有土匪劫道的人,只会是经过这个路口又被劫道过的人,而这个世界是只上不下的,被劫过的人不可能返回下面的村庄,告诉别人这里有人劫道。

这也是为什么,周泽楷越往上走,遇到的人们阅历更丰富,村庄也更加繁荣进步。

周泽楷要往前走,树上的小帅哥就叫得越响,结果居然真的把他老大给招来了。

包子你人呢?一个男人从林中走出来,满头黑线地问。

老大我被人挑到树上了!名唤包子的小帅哥挂在树上,兴高采烈地向他老大挥手。

我就走开一会,你怎么打劫打得把自己弄树上去了。男人轻动手里的伞,银光闪过,一把刀子正中挂着包子的树枝,树枝被削断,包子掉到了地上,一个鲤鱼打挺站好了。

老大!这个人好厉害,你来把他打趴!

算了吧。男人扛着伞,看了周泽楷一眼就转过脸头。

诶诶为什么?包子大为不解,老大的话,肯定能一个干他十个!

男人无语道,你看他打扮,显然是身无长物,我不是和你说过,这样看着就很穷的人,不要去劫他浪费时间吗?

包子迷茫地道,身无长物?没有啊,他有一把很长的枪呢,老大你看啊,很厉害的。

男人差点被他噎出一口老血。

说话间,男人并没有再看周泽楷第二眼,径自往林子中去了,包子跟在他旁边,一直说个不停,被男人哄小孩一样安抚几句,也完全忘了周泽楷这人的存在,开心地说起了别的事。

男人回过头,请问有事?

周泽楷站住了,他已经跟着两人走了好一段路,他知道男人不可能不知道他跟着,还想男人什么时候会忍不住回头问他。

周泽楷只是盯着男人看。

男人说,我们要回山寨去,你这样跟着我们干啥。

周泽楷说,叶修。

男人露出惊奇的神情,你怎么会认识我?你是从山下来的,怎么会认识我?

上一世我就认识你了,周泽楷想。

 

叶修没再赶他,也没再主动与他说话,周泽楷影子似的跟着两人到了他们落脚的山寨。与其说是山寨,不如说像个小型的村落,山寨中来来往往,有男有女。

走过来一个漂亮女人,拍着叶修的肩道,你们不是去打猎了吗?怎么弄了个人回来。

包子抢着道,是他自己要跟着我们的!

女人奇道,为什么?

包子抱着手臂,点了下头:我想他应该是被老大的英勇风姿迷住了,也想来做老大的小弟。

女人无语了,谁稀罕啊!

晚上吃饭时间,整个寨子的人都聚在了一起。他们围着叶修,吃吃闹闹,还多给了周泽楷一份饭食,似乎一点也不介意他这个来路不明的陌生人。

吃饭间,叶修与身边的人说过话,忽然转头问周泽楷:你想要留在这?

周泽楷点头。

为什么?我看你的样子,应该已经走了很长的路,下面那么多山庄都没有让你留下,你应该是个有所追求的人。

……嗯。周泽楷注视着叶修的眉眼,篝火下,叶修的脸在火焰的光芒下,显得格外生动。

他已经多少年,没能见过了。

他确实是有所追求,他一直在寻找着可能早已失之交臂的无字天书,还有叶修。在遇到这个世界的叶修之前,他不知道自己是找无字天书的心多一点,还是找叶修的心多一点,而现在,他却知道,他想要为叶修停下脚步,叶修值得。

在这个世界无休止地走了两年,周泽楷不再前进,他留在了林溪深处的山寨里,成为他们的一份子。

 

一旦停下来,过上了安逸而规律的日子,这个只上不下的世界也变得没那么奇怪了。他们就像处在相对静止的状态,不上也不下,自然不会再时时感受到这个世界不容回溯的规则。不管地球如何不停地转动,上面的人都不会因此感到头晕。

在山寨里的第五年,周泽楷和叶修好上了,那天晚上雨下得很大,周泽楷被叶修牵到自己屋里躲雨,躲着躲着,两人就亲上了。

叶修说,你那天跟着哥回来,哥就看出你对哥有意思。

周泽楷笑得有点小羞涩。

叶修乐了,来,再给哥笑一个,哥就不打劫你了。

周泽楷一把搂住叶修,来劫我。

要不要这么主动啊,我的台词还没说完呢。

说。

哥不打劫你,你来打劫我好了。叶修展现着他的大度,舌尖在周泽楷的耳廓上滚过。

 

第十年,山上爆发了巨大的山洪。山寨在一夜之间,被冲毁了大半,山寨中人大多身怀武功,但还是挡不住这灭顶之灾。山洪过后,清点人数,少了十七个人。山洪滚下的石块淹没了房屋,连尸体都无法找到。

叶修坐在曾经的山寨门梁上,抽着烟杆,一天一夜没有说话。

周泽楷拿着一个从废墟里找到的苹果,洗干净了,放到了叶修的怀里。

在到这个山寨之前,我和你一样,也是从山下来的,一个人走了很久。走到这里时,碰到了老板娘,那时候山寨刚刚组建,人多粥少,她问我要不要留下来,我就留下来了。

叶修向后,躺倒在门梁上,眼睛望着夜空。

那时候,我以为我安定下来,以后都不会走了。没想到,还是到了要走的日子。

周泽楷握住了他的手。这次,一起。

 

不断有山下的居民拖家带口地往上走,他们这才知道,这几年来,暴雨连连,山下的村落不断遭受了山洪之苦。幸存下来的人就开始往上搬迁,但是他们这样会定居下来的人,本身也没有什么冒险的念头,不会走得太远,往山上走几天,找到未被山洪洗劫过的地方,就以为安全了,住了下来,结果往往是不久之后,又受到了山洪的侵袭。

这样不断往上搬迁,难民不断死亡,却也在不断地增加。

现在,山下已经是一片泽国。

有人悲观地说,这座山其实根本就是座岛屿,现在,水位上升,迟早会把整座岛都淹没。

叶修和周泽楷带着山寨幸存的人,开始向山上迁徙。

往日静谧的山道,被大量衣衫褴褛的难民所占据,他们面容憔悴,行动迟缓,沿途的瓜果野菜都被席卷一空。叶修他们靠着自身的武艺,还能依靠打猎获取食物,但也常常空手而归。

许多难民看到叶修他们时时能吃到肉食,就难免动了心思,有过几次强夺不成,难民们意识到不是叶修他们的对手,便开始向叶修他们乞食。

看看我幼小的孩子,我老弱的父母亲,我可以不吃,就求你们行行好,赏他们一些食物吧。

面对可怜的哀求,他们也很难完全硬下心来,不得不分出了部分食物。这种事情有一就有二,向他们乞食的难民,越来越多。

叶修并不惶急,他说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以后的路还很长。他开始试着将难民组织起来,难民们很难管束,但叶修可以,他们都知道叶修手里有吃的,所以会听从叶修的吩咐,在他们这些人里,有食物,就意味着有权力。

每到了休息的地方,叶修就让他们有组织地分成队伍,老弱妇孺去采摘野果野菜,身体健壮些的,则随着他和周泽楷去狩猎。

这法子相当奏效,不止他们打猎的效率提高了很多,而且食物也变得充足了,本来死气沉沉的难民队伍,又有了对生的希望。

 

你觉得我们走到哪里停下来?有天夜里,叶修躺在周泽楷身边问他。

周泽楷知道叶修总是有自己的主意,即使是征求别人意见,也多半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

你定。

不知道啊。叶修翻了个身,枕在周泽楷的手臂上。怕就怕在哪里停下来,刚把房子建好,种子播下去,山洪就来了。

周泽楷搂住了他,白日里奔波劳碌,他们已经很少有这样亲昵的时间。

去山顶。周泽楷说。

叶修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我们不知道有没有人到过山顶,所以不知道山顶是不是存在,但是如果它真的存在,我们就在最高的地方安定下来。

嗯。

他们的眼中都流露出了向往。

叶修懒懒地道,如果连那里都被淹没,那这个世界就真的完蛋了,不值得留恋。

 

 

 

6

 

 

这个世界真的完蛋了。

 

十数年后,他们真的找到了这个世界的山顶。到达之日,他们的迁移队伍已经比当初扩大了五倍有余,不断有人加入,而难民死亡率却不断减少,行径的队伍变得越来越庞大。

若是换了任何一个正常的世界,都不会有人对这个世界是否存在山顶抱有疑虑,而在这个世界,一切只上不下,真的上到山顶的人,却无法告诉山下的人有山顶的存在。也曾有人试过直接向山下抛递,或者利用流水传递山上的消息,但是,这些消息都会消失于无形,就像这个世界的人无法下山一样,令周泽楷这个异世界来的人不可理喻。

山顶上有一座高耸的城池。

城市周围是流水湍急的深壑,城墙高耸入云,周泽楷在这个世界走过那么多村庄,没有一座村庄有如此的人力、财力和技术,能造出如此坚固宏伟的城池。这里不仅是山顶,也是这个世界的文明顶端。

城墙之上,有来往的兵士巡逻。

叶修上前说道,我们是为了躲避洪水才到的山顶,能否接纳我们进城。

城墙上的兵士很快喊道:不行!

周泽楷看向叶修,叶修脸上露出遗憾的神情。

早知道离山顶那么近,我们昨天就停下来不走,直接安顿下来就好了。叶修感叹。

山顶被城池沾满,根本没有多余的地方能安置他们这么多人,而城墙里的人们显然也不愿意接纳他们。这点叶修和周泽楷多少也能理解,不管城内的资源是否充足,他们这么多人,要吃要住的,肯定会给城内安居的人造成不小的影响。

身边的人们从一开始发现山顶的惊喜,慢慢变为失望,逐渐有了骚动的声音。

怎么办呢?叶修念叨了一句

周泽楷的手一直按在一枪穿云之上,他看向叶修,眼神平静而又充满了力度。

你说。

我说的话,就只能攻城了。叶修观察着周围的地形,他们千辛万苦走到这里,迎来的不是曙光,却是战争,而且还是由他们挑起的战争,谁都没想到。

我们不能退下去,现在挤在这点地方,没有食物没有地方,很快就会内讧,即便退一万步讲没有内讧,我们也会活活饿死在这里。

周泽楷抬起头,远望着高高的墙头,兵士手持的利剑反射着白光,叶修随着他的动作,也看上去。

这样我们只有一条路好走了,叶修叹了口气,其他办法也得等我们打进去之后,和里边的人见了面慢慢谈了。

叶修说完之后,许久都没有说话,周泽楷知道叶修在想什么:谈,哪有那么简单,看着城池如此紧守,不让他们进去,可见城内的资源土地并不富足,城中的人知道资源不够,才根本连对话的机会都没有给他们。

现在攻城,攻进去之后,等待他们的或许还是无休止的杀戮。

不战就是死,战则可能活,也可能死。在生死面前,人们难免自私。

 

攻城的第三日,情况依旧焦灼不下。

城墙上的士兵训练有序,而且很有章法,他们只是坚守,并不出额外的力气去进攻杀人。叶修说城池的指挥者采取的是最明智的战法,消耗战,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贪功冒进,既让叶修他们寻不到破绽,又一点点地耗着城外的人。叶修他们这群人带着的粮食总有吃光的那天,或许不用等到那天,粮食短缺很快就能让难民们自乱阵脚。

夜里,叶修收拾了一下,和周泽楷偷偷潜到城墙之下。

以他们的功夫,跃入城墙并不是难事,其实他们也大可自私一点,把自己的命看重一点,直接去了城中,隐姓埋名生活下来,再不管城外的事,只是他们的心现在已经完全被战况填满了,从未想过这些。

城中比他们想象得还要繁华,他们劫持了一个小兵,问到了指挥者的住处。

这个从不露面的指挥者居然住在城墙根的仓库里。

仓库堆满了武器弹药,阴暗而狭窄,只有一口极小的窗户,挂在石砖墙上。

他发现我们了。叶修说。

这时,仓库里想起一个沙哑的男声,仿佛刚从睡梦中惊醒。

谁啊,进来吧。

门没有锁,一推就开了,叶修本来想要隐藏行迹,看这架势,也觉得没了必要,和周泽楷一起进了屋。

一个皮肤苍白的男人,从窄窄的木板床上坐起了身。

在进屋之前,周泽楷就有的奇怪感觉变得越发强烈,他站住了,眼睛睁得很大,瞳孔黑得吓人。

他看着那个男人坐在床上

 

——就像看着叶修坐在那。



TBC

评论(19)
热度(394)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