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天书倒悬 3

3

 

既然试炼的地方就是湖下面,刚才那个人还把他钓上来干啥?

周泽楷捂着腰坐起身,那一脚踢得稳准狠,让周泽楷毫无反抗之力,甚至在那人抬脚踢他的时候,周泽楷都没怎么反应过来。那个钓鱼人显然不是什么普通角色,不过话说回来,能坐在那种地方悠闲钓鱼的,又怎么会是普通角色?

他正坐在一棵树的树杆上,过度消耗带来的精疲力竭感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各种感官的沉重感,他可以感觉到温度有点热,他的背心正不知不觉地发汗,已经染湿了背后的衣服,肚子能感觉到微弱的饥饿感。

这些感觉都许久不曾体会了。周泽楷成仙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千年,而为人的时间不过短短二十年,久远得像做过的一个梦。

注意力集中点,胡思乱想的话会掉下去的。旁边有个人说话。

周泽楷转过头,才发现高一点的树杆上,正坐着个男人,他俩的头顶就是浓密的树荫,男人却打了一把玄青色的伞,以特别省力的姿势,靠在树上。

周泽楷看着他,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打伞的男人奇道,怎么好像不认得一样看着我?饿傻了?

我确实不认识你啊,周泽楷想。现在他开始有点明白既视感是从何而来了,这男人的声音和钓鱼人很像,钓鱼人说这里是万千世界,但是周泽楷现在还没有摸清这个世界到底是怎样的状况。现在的感觉有点像是幻境,但是他所见识过的幻境没有哪个能如此栩栩如生,一开始就剥夺了他的法力,把凡人的感官模拟得惟妙惟肖。

还有在这个世界里第一个和他讲话,好像认识他的男人,如果他是幻境特意安排来接近他的,按照周泽楷的经验,他就应该是解开迷局的线索。

一时间,周泽楷心念电转,已经有了谱。他向打伞的男人,点了点头。

男人道,真饿了?饿了活该,谁让你早上火急火燎地赶到这里,也不吃早膳。

男人嘴上说得冷嘲热讽,空着的手却开始在身上找来找去,最后终于从衣服里掏出了一小包手帕包起来的东西。

周泽楷接过,打开一看,手帕里躺着些蝴蝶酥,不少已经碎了。

这是你昨晚给我的,我不喜欢吃,你拿回去吃吧。

男人注视着树下的情况,懒懒地说。

不喜欢吃怎么还揣在身上,周泽楷觉得有几分奇怪,捏着碎碎的蝴蝶酥,安静地吃着,没有发出额外的声音。

他们正藏身在树上,树下是一片开阔的校场,高一丈一的旗子排了两排,插在校场两边,旗下各自聚着不同色衣裳的人,远远望去,煞是壮观。

男人看着场中情况,嘴中不以为然地道,以前我就和陶轩说过,武林大会的场地以方形为好,便于四围观看场中的比试,他一直觉得长形的场地更具气势。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想得,摆得那么长,最东头的虚空能听到最西头的肖时钦讲话?

周泽楷抹了抹嘴上的碎渣子,艾玛,这幻境很高级啊,不管虚空还是肖时钦,都是熟悉的名词。

他看着场中的人,个个都异常眼熟,只不过比在天界时换了装束,他们正聚在一起,激烈地争论什么。

周泽楷面露疑惑。

男人说,我下去看看,你在这坐着别动。

周泽楷拉住了男人的胳膊。

男人笑道,他们开武林大会,就是为了讨伐我的,我这个主人公怎么能不到?

这话真心是要多嚣张有多嚣张啊。

周泽楷眼睁睁地看着发出这样豪言壮语的男人收了伞,顺着树杆,蛇一样猥琐地溜下了树,悄无声息地混入人群中,整个过程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周泽楷试了试,跃上了头顶的树杆,大概对自己现在的轻功有了概念,便飞身跃到了另一棵大树上,这样连续换了三次树,终于接近了校场中央的位置。

那个男人也已经从人群里混到了这里,说实话,他不说话的时候,嘲讽度和存在感都低了不少,这样摸到人堆里,几乎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只听场中央有人大声道,你说叶修自己卸任了掌门之位,我信,你说叶修投入魔教,有何证据?

陶轩——这个人周泽楷也认得,正是被质问之人,只见他平心静气,毫不慌乱:你们可知道无字天书?

无字天书乃是魔教之物,听说其中记载着能超越天下武功的神功,练了就能无敌于武林。

陶轩沉声道,不错,现在这本无字天书正在叶修的手上!

这事很多人来大会之前,都已知晓,现在由陶轩讲出来,意味又是全然不同。要知道,陶轩与叶修原来都是过命的交情,情谊不同其他,如果现在连陶轩都站出来说,无字天书在叶修那,那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的消息,多半就是真的了。

坐在一旁的王杰希忽然道,无字天书里记载着无上神功只是一个说法,也有传闻说这个说法不过是魔教故意编造出来,惑乱人心,其实无字天书并没有什么稀奇。

陶轩不待其他人议论起来,便道,王堂主,我不是长魔教威风,灭自己志气,这些年来我们小看魔教,吃的亏还少吗?

他这番话引来了不少人的附和,眼见着风向又朝着讨伐叶修的方向去了,喻文州合了扇子,在手掌中轻敲两下:为何大家宁愿相信无字天书里记载着神功,也不愿意相信这都是魔教编造的谎言呢。

王杰希淡淡道,我要是他们,我也宁愿相信世上有一本不论我是谁,努不努力,只要练了就可以打赢所有人的武功。

喻文州叹道,我现在有点觉得少天不来是对的了,这武林大会开得,简直是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王杰希道,你看霸图,直接整个帮派一个人都没来。

喻文州道,我也想撤了。

王杰希一笑,撤吧。

喻文州持着扇子,抱臂而立:不知道叶修此时人在哪里。

王杰希道:放心吧,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挂了,他也能活得……

后面冒出一个人,像撑拐杖一样撑着把伞,脸上洋溢着许久不见的笑意,打了声招呼:嗨,我在这呢,原来我不在,你们还怪想我的。

……活得,算了,我看叶修这样的祸害还是挂了算了。王杰希背对着叶修,面无表情地说完了下面的话。

不知哪个尖叫了一声“叶修”,周泽楷眼睁睁地看着叶修周围的人连退三四五六七八步,登时空出了好大一块空地,只剩叶修站在原地。

喻文州道,你果然来了。

叶修抬起了伞,顿时有很多人紧张地掏出了武器,叶修却只是将伞搭在了肩上:王大眼,喻手残,我都不知道你们对剿灭我那么感兴趣啊。

喻文州笑道,兴趣当然是有的。

王杰希道,我对武林大会毫无兴趣,不过估计你不会放过这样天大的闯祸机会,有热闹,就来看看了。

叶修没好气道,什么闯祸机会,现在是你们要来杀我,我来侦查下敌情有什么不对?

人群中,本来已经退后的陶轩向前一步,站了出来:叶修!你还敢出现在天下英雄面前!

我就是来看个热闹,你们继续开会呗。叶修居然还就地坐了下来。

而且“英雄”?你说的是谁,这里除了路人龙套和几个心脏得不得了的家伙,我可是一个英雄也没看到啊。

陶轩怒道,叶修你简直大逆不道!

叶修不知从哪掏出了一根烟管,点了些烟草,抽上了,烟管看着也不是多昂贵的货色,表面上倒是因为经常持握,被摸得十分光洁。

我现在已经不是嘉世掌门了,武林大会我参加过八次,这次我原本不该来,不过,既然你们要讨伐我,我就来玩玩,然后顺便看看,今日的嘉世,是什么样子了。

现在你看到了。陶轩说。

看到了。叶修呼出一口浓浓的烟气,清淡的烟草香气弥漫开,我还有最后一个忠告,是给嘉世的。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陶轩,你要是继续在这个位置上,嘉世迟早会倒掉。

陶轩眼睛都瞪大了,隔了一会,才冷笑出声,胡言乱语,叶修,我看你已经疯了。

到底疯的是谁呢?叶修的神色没有半分波动。

陶轩左右瞥了一眼,忽然振臂高呼:贼人!还不速速交出无字天书!无字天书落在你的手上,只会给武林带来祸端!

叶修道,你之前向我要无字天书,我不是给你看了吗。

陶轩道:你还敢说!你给我看的只是空白的书简,上面什么都没有,叶修,我劝你最好将东西交出来,谁都不好看。

叶修撑开了伞:你们确定要和我动手?

围成一圈的武林人士大多成名已久,武功并非泛泛,叶修此话一出,却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额上都冒了冷汗,却无一人动手。

我都已经说了,无字天书上的东西,只有我能看见,到了别人手里,就会变成一片空白。

无稽之谈!

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叶修叹了口气,为什么他说实话的时候总是没人信,明明他平时信誉不错,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极少说谎骗人。他从怀里掏出了书简。

无字天书就在这里,你们不信,自己拿去看好了。

说着,竟将无字天书抛向人堆,惊叫声中,已经有数人拔起身影,伸手去夺。

然而他们只觉眼前一花,已经没了无字天书的影子。

叶修身边多了一人,长身玉立,身负长枪,神色腼腆,手中拿着一物,正是刚刚叶修抛向人群的无字天书。

是周泽楷!周泽楷也来了!

周泽楷默默地蹲下身,将无字天书,连同刚才包蝴蝶酥的手帕一起,放到了叶修手里。

没想到叶修一脸不高兴,瞪着他道:你这孩子,是阿汪吗?我丢什么你捡什么回来。

周泽楷也不说话,很乖似的,任由叶修抱怨。

他大概也猜到叶修将无字天书扔向人群,是为了引起他们抢夺,自己好趁乱逃跑,只是周泽楷是来此世界试炼的,这本被说成记载了神功的“无字天书”肯定不是巧合,多半是什么关键所在,周泽楷自然不能任由事态发展,让无字天书落到别人手中,脱离了自己的掌控。不管叶修抛出的是真是假,以防万一,他都得先抢到手再说。

因为周泽楷出现而骚动的人群,已经七嘴八舌地叫嚷起来。

周城主,你既然已经自立门户,何必还要与这邪魔歪道为伍?

叶修你居然叫了周泽楷帮忙!

周泽楷,你这是要为了叶修,与天下人为敌吗!

嚷嚷声中,陶轩颤声道,叶修,你还和周泽楷处在一处?

叶修道,我们本来就是一伙啊。

陶轩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声都变了:世上竟有如此淫邪之事!

叶修:哈?

周泽楷:……?

陶轩叫道:你们不能在一起!

叶修道:为什么啊,我觉得我俩在一起过得挺好的。

陶轩像看疯子一样看着叶修:你是他师父,他是你徒弟,你们、你们怎可做出如此淫邪之事!

叶修奇道:先不说小周都成人自立很久了,也从没叫过我师父,为什么师徒不能在一起?

一旁围观的王杰希突然冒了一句:……我怎么觉得眼前的场景,特别像一本坊间小说里的情节?

喻文州小声道:你不是一个人。

周泽楷没什么表情,拉着叶修的手,让他站了起来,他们的举动又引起了周围连连的吸气声。

叶修忽然拿走周泽楷怀里的无字天书,对着众人,展开了书简,众人登时屏住了呼吸,却见书简之上,没有半个文字笔画,和没用过的书简没什么两样。

叶修道,你们要看无字天书,我给你们看了,你们看不见上面的内容,我也没有办法,就算我说给你们听,你们也会说我是编造出来的,说来说去,你们都不会相信我;你们要杀我,我也不可能乖乖地站在这,任由你们杀。

我做不到你们想要我做的事,你们想要我做的,也不是我乐意做的。所以我们永远也谈不拢,有点遗憾呐。

我走啦。

叶修手中的大伞忽然打开,伞骨中蹦出了刀片般的翼片,快速转动起来。

小周,我们走。

叶修伸手抱住了周泽楷,周泽楷一愣,就将两只手都抱紧了叶修腰间,顿时双脚离地,竟直直向上,飞了起来。

 

他们飞到空中,校场中的人变成了无数的小黑点。

叶修的身体温暖而结实,隔着彼此的皮肉,可以感觉到下面分明的骨骼。没有法力,周泽楷却坚信这个人不会让自己掉下去,有点奇怪,明明是第一次遇见,却好像已经认识对方很久。

看样子,他们要一直追杀我了。叶修叹了一句,话语中却没有担忧惧怕的意思。

小周,无字天书并不是骗人的。

嗯。

就是有点坑爹。

……

无字天书里确实记载了能超越一切武功的东西,那就是……死。

周泽楷呆呆地望着叶修开合的嘴唇。

死了就不用怕仇家来寻仇,也不会在比武中输给任何人,更不会被任何人杀死,因为人不可能死第二次。

即使是神仙也是一样,周泽楷想,如果真的魂飞魄散,那也无所谓上仙还是地仙,不过都是山原水泽间的一缕清风罢了。

叶修搂着周泽楷的手臂忽然松了松:你说我要是在这里把你丢下去,你会怎么样?

周泽楷看了看脚下的高度,若是一个凡人从这么高的地方摔到地上,结果应该只有一个。

会……死。

那你想不想死啊?

不想。

很好,叶修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小周,我们成亲吧。

哦……啊?

啊什么,快说答不答应,不答应的话,我可能会不小心让你练成超越一切的神功哦。

…………原来刚刚那些高大上的话都是为了铺垫这个?!周泽楷整个人都不好了。

周泽楷只能说,好。

他不确定在这个世界里挂掉,是会到达另一个世界,还是直接魂飞魄散,保险起见,还是先答应为好,至于以后的事,等落地了再说。

何况……他觉得叶修,挺有意思的。

 

他看着叶修胸有成竹的微笑,有种动人的狡黠。

他没有想到不经意间,就看了一生一世。

万千世界,以生为始,以死作结。


  TBC

评论(20)
热度(474)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