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天书倒悬 1-2

#今晚要早点睡,大家别等孤山啦,明天早点更。

#《天书倒悬》收录于小料《回梦书》,最近几天回梦书通贩部分发货了,我以连载形式将这篇文放出来,大概连载一周。很久没写架空了,写得感觉很愉悦……愉悦_(:з」∠)_




天书倒悬

 

 

1

 

周泽楷从生下来,就过得很顺。

这种顺是在口耳相传里被说出来的,说久了,就有了让听到的人都艳羡的魔力。在这个上仙八百,散仙八千,地仙八千万的时代里,是不是神仙,已经不是什么稀罕的事,蹲在门槛上吐个瓜子皮都可能砸到一两个灵怪,可见这些神仙精怪有多么不值钱。

周泽楷出生时就有祥云满天,仙鸟长鸣,小时就天资慧绝,远胜过一般小孩。但这也算不上什么稀奇,毕竟后来能成神成仙的,哪个没有几段幼年时的佳话可说,令人惊叹的是周泽楷的晋升速度,也没见他拜了哪家的隐士高人为师,就自己这么不经意地长着,不经意地十岁得道,二十登仙,步入南天门,成为上仙的那天,他还没有许多上仙岁数的零头长。

当时天界的主席就是冯宪君,冯宪君会当主席,并不是因为他法力最高,功绩最多,只是因为大多数的上仙都生性自由奔放散漫不羁,无组织也无纪律,没有哪个想要被人管,也没有哪个愿意来干这个组织部长性质的活。不知不觉的,这事就开始由冯宪君干上了,冯宪君组织了几场蟠桃会,两次伐魔圣战,还有天界第一届趣味运动会(这个特别受到大家好评),渐渐也就被大家认可,稳稳地做上了主席的位置。

冯宪君说,周泽楷前途无限,不可估量,有朝一日,超越曾经的斗神叶秋也不是不可能的。

周泽楷的副手江波涛奇道,斗神叶秋?那不是传说吗,原来真的存在?

冯宪君摸摸最近越发稀疏的胡子,存在啊,不过都是过去的事了。

江波涛道,关于他的那些故事,都是真的吗?

冯宪君看了他一眼,叶秋的事被传得太多,现在大多都是牵强附会的。

没想到传说中的人物竟然真的存在过,江波涛也不禁多问了几句:据说斗神叶秋曾经也是除魔卫道的上仙,战功无人可敌,后来因为贪恋声色淫邪之事,误入魔道,最后在山海一战中,他虽然战胜了群仙,但自己也受了重伤,从此下落不明。

江波涛说着的时候,冯宪君就连连叹气,叹到最后,几乎要无气可叹。

这都哪听来的?

我也只是说个大概,关于叶秋的事,光是野史小说就有十来本诶。

冯宪君的胡子都被吹起来了,胡闹!天界上仙,怎可效仿人间流俗,传阅这种有辱仙规的东西,你都是在哪看见的?

小周给的,他自己没事也——这句没说,江波涛转移了话题:那关于斗神叶秋的说法,是真的吗?

叶秋他,确实也算不上什么能为表率的上仙。冯宪君望着远处扶摇而上的云气,慢慢道,你可听说过无字天书?

江波涛摇头,这又是比叶秋还要飘渺玄乎的存在,以至于他这样消息灵通的人竟然闻所未闻。

这无字天书到底从何而来,又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现身,也无人知晓。只听说在天书之中,记录着无上法门,是远比所有修仙者所能达到的,更高妙的境界。

江波涛惊讶道,更高妙的境界?难道现在的上仙还不是修仙的极致?

冯宪君摊手,这个传言在几千年前曾经非常盛行,到底是真是假,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们都没见过啊。

江波涛抓住了冯宪君话中的重点,那这无字天书与斗神叶秋又是何关系?

三千年前,横扫天界,战无可战的叶秋得到了这本无字天书。冯宪君说到这里,忽然沉沉地叹了口气,露出无限惋惜之意。

江波涛听得出神,在他们的不远处,新一代的天界第一人周泽楷正坐在云海中一块高起的昆仑石上,他的武器一枪穿云被他放在膝上,寒气四溢的枪韧不断地将流过的彩云割成两片。

周泽楷的模样很俊,神情却很淡,目光注视着远方,不说也不动。现在仙友们会一脸尊敬地说他是在玄想,当初他还没成仙的时候,身边人对他的评价或许更客观点:周泽楷不过是在发呆而已。

看周泽楷的样子,似乎连不远处的江波涛和冯宪君都没有发现,但两人都知道,他们在这边说什么,周泽楷都是听得一清二楚的。

江波涛问,然后呢?

冯宪君摆摆手,然后?然后叶秋就失踪了。最后见过他的仙友,听说他是要按照无字天书所记录的方法,寻求极致的修仙之境去了,结果就再也没有回来。有的说他已经寻到了极致之境,达到了比现在的天界还玄妙的地方——这个我是不信,如果真有这么一个地方,那么多厉害的上仙,怎么可能一个都不知道半点讯息?就他叶秋聪明?还有的说法就是说那本无字天书根本就是一本邪魔歪道之书,叶秋看了书上的内容,误入歧途,走火入魔了。我猜你说的那个传说,也是从这里衍生出来的。

八卦故事要流传开,总是逃不过两个要素,一个是狗血的情节,一个就是情色的元素。显然叶秋那个贪恋声色而堕入魔道,最后还在山海之上大杀特杀的故事,就完美地包含了这俩要素,无怪乎以讹传讹,越传越神经。

而斗神叶秋的形象,也就这么在口耳相传中,变成由道入魔的典范,变得大家连真正的叶秋是啥样也说不起来了。

江波涛听着,悠然神往,虽然瞧着冯宪君的神色,似乎对叶秋本人很是不以为然,但是如果要他选,他还是宁愿相信斗神叶秋已经找到了那个超越所有上仙的境界,获得了人生的大和谐。

周泽楷忽然“咦”了一声,从昆仑石上跳了下来,一手提着一枪穿云,一手却拿着本书简般的东西。

周泽楷将书简递到了江波涛和冯宪君面前。

江波涛正要问这是什么书,话到嘴边就卡住了,书简的名字正写在上面呢!

无字天书。

冯宪君倒吸了一口气,什么!哪来的!

慢了半拍,周泽楷才说了一句,天上。

天上?江波涛和冯宪君两人都不由自主地顺着周泽楷的目光,向上看去,他们就在天上,还有哪里的天上?

难道在天界之上,真的存在比天界更厉害的境界?

周泽楷坐着发呆,这个东西就从天而降,掉在他手上。

江波涛试了下,却打不开书简,冯宪君也试了下,也打不开,可这玩意到了周泽楷手里,就像驯服的宠物一样,乖乖地就顺着周泽楷的手指打开了。

周泽楷读着打开的书简,而在冯宪君与江波涛眼中,书简上一片空白,半个字都没有。

莫非……冯宪君突然灵光一闪,难道这就是当年那本无字天书?当初叶秋的那本,也是除了叶秋,没有人可以读到上面的内容,而现在,这本无字天书,正掉在了周泽楷的手上!

横扫天界,战无可战。

这真的不是巧合?

江波涛也不是傻子,很快也猜出了其中的关键,问道,小周,上面写了什么?

周泽楷沉默不语。

江波涛便不再问无字天书的内容,转而问道,你要去?

 

 

2

 

周泽楷自然选了去,就像当年的叶秋一样。一成不变的日子令人厌恶,更何况是他们这样的强者。当身边的风景都已看遍,风光无限却又百无聊赖,这种时候,突然告诉你,你所以为触碰到的顶点,还不是顶点,你的头顶,还有更加难以企及的存在,谁能受到了挑战的诱惑?

周泽楷带着无字天书,离开了天界。

在他的身后,是无数议论纷纷的神仙,他们都在猜测周泽楷此去,到底会有怎样的结果,是平安归来,无字天书的传说不过是一场谬误,还是如同三千年前的斗神叶秋一样,从此一去不回。

周泽楷和其他神仙一样,对自己的前路一无所知。

这种一无所知令他感到久违的兴奋。

 

展露在周泽楷眼前的无字天书,其实是一张地图,地图所示的地方,在天的尽头。

周泽楷曾经到过天不同方位的尽头,在那里,往往有一片巨大的瀑布,瀑布的水不是流向地下,而是倒灌而上,从连绵的云海向上掉落,巨大的水声震人心魄,即使是神仙,也要在这壮阔的倒挂瀑布前感到自己的虚弱无力。

无字天书所示的方位,也是天的尽头,这里所有的并不是瀑布,而是一座山,山也是倒挂的,山顶在周泽楷的眼前,山腰在上面,山底已经高得周泽楷也看不见了。头重脚轻,好像随时会倾倒一样。

如果不是无字天书的指引,周泽楷怎么也找不到这样的地方,即使是普通神仙无意中飞到了这里,也只会感叹下这里居然有座如此奇怪的山,而不会想到上到山底看看。

因为天的尽头之上,是连仙法也无法作用的地方。

到了这里,周泽楷就如凡人一样,只能用自己的手脚,一点一点地爬上去。

周泽楷将一枪穿云背在背上,从山顶开始,往上爬。

他人都到这里了,不爬上去看看,不止对不起自己,也很对不起精准砸在他手上的无字天书。

周泽楷花了八十一天,终于到达了最高的山底。

神仙不需要进食和休息,但这八十一天完全不用法力,纯靠着肉体和意志坚持,等他到达山底的一刹那,他就精疲力竭地倒了下去。

然后他就掉进了水里。

谁能想到,山的最高处居然是一个湖?这座山简直就是个深深的大海碗。

除了湖,什么都没有,周泽楷就这么刚到最高的地方,就“噗通”一声掉进了水里,激起高高的水花。

 

然后周泽楷被鱼钩钓了上来。

周泽楷从水里被拖上了画舫,湿淋淋的,拖他上来的人就像从水里拖上来了一尾鱼,任由周泽楷面朝下趴在甲板上,将勾在周泽楷衣服上的鱼钩取了下来。

为什么这里会有人钓鱼呢?周泽楷昏昏沉沉地想。

把他钓上来的人捋着鱼线,轻巧地甩了一下鱼竿,像是看穿了周泽楷在想什么一样,低沉悦耳的男声回答了他。

这里有个湖,我在湖上钓鱼,多正常啊。

这话的逻辑可是半点不错,既然有湖,为什么不能有人在湖上钓鱼呢。

周泽楷试着撑起身子,没有成功,他怀疑他在爬山途中,就被山体不断地吸去了精力,弄得他现在连把自己翻个身,正面朝上都办不到。

结果他只能保持着这样死翘翘一般的姿势,趴在甲板上,旁边的人悠闲地坐下身,甩出了鱼钩,又钓起鱼来,好像旁边有没有周泽楷,对他来说,都没什么区别。

周泽楷艰难地从怀里掏出了无字天书,书简从他的手里掉出来,滚到了钓鱼人身边。

钓鱼人拿起来,轻轻地“哦”了一声,自言自语道,原来你是拿了无字天书,才找到这的。

周泽楷的手指在甲板上迟钝地划了两下。

钓鱼人将他翻了过来,就像翻一只不会说话的小乌龟。

周泽楷仰面躺在甲板上,看不到太阳,光线却很好,远远望去,碧波万顷,闪动着柔和的粼光。他忽然有了奇特的联想:那些天之尽头的瀑布流下的水,是不是都是汇聚到了这里?

这里不沾天,不沾地,每一滴湖水都比天界的仙池还要圣洁。

钓鱼人的身边有一层水雾,遮挡了视线,周泽楷只能看见钓鱼人持着鱼竿的手,稳稳地撑住青色的鱼竿,很好看,像是做梦才会梦见那样的好看。

钓鱼人说话的语气带着一种漫不经心:你能到这里,说明在天界,你已经是最强了,既然已经无可匹敌,还想要追求更极致的境界?

周泽楷仰望着湖面以上的地方,那里已经不能称之为天了。

嗯。

喂,说你是最强,你就应着了?真是半点不谦虚。

嗯……还好。

钓鱼人的话语里有笑意:我知道你下面该怎么做,也可以指点你,不过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按照我说的做了,或许有一天会后悔呢?

后悔?周泽楷觉得自己不会后悔,他是做任何事都不会后悔的类型。他想曾经的斗神叶秋,多半也是这样的性格。会瞻前顾后,会为了做过的事犹疑后悔,就不可能在修炼路上一直向前,无惧无畏地成为第一人。

周泽楷不说话,钓鱼人却好像明白了他的选择。

鱼线垂直地立在涟漪中,静静的。

在这里,有万千世界,你只要进入万千世界,就会经历不同的世界,遇见不同的人,经历不同的事。什么时候你真的修炼成功了,你才能从万千世界里出来。

周泽楷想了想,说,好。

钓鱼人又问了一次,你可想好了啊,进了万千世界,你就会变成普通人,里面是不能使用法力的,你必须用自己最原始的状态,去历练,一不小心,就可能会死哦。

周泽楷还是说,好。这次连想都没有想。

别怪我没讲过啊。

钓鱼人看向他,周泽楷试着看清他的样子,却一无所获。

做个好梦,周泽楷。

一瞬间,周泽楷好像看见了钓鱼人的眉眼,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周泽楷只知道,他露出了一个微笑,仿若久别重逢。

钓鱼人将周泽楷踢下了船。



TBC

评论(20)
热度(611)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