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孤山 40


40


若不是在浴室,还以为周泽楷是盯着地上看蚂蚁搬家呢。

叶修没想到周泽楷也喝多了,他把周泽楷脱在地上的裤子衣服拾起来,放倒洗漱台上,然后就喊周泽楷的名字,喊了两声,周泽楷仍然没有吭声。

叶修只好蹲下来,抹开周泽楷滑落的额发,看了看他的脸。周泽楷似乎只是在发一个很长的呆,发呆发得太投入,以至于忘了自己还坐在地上。

叶修抬起了周泽楷一只胳膊,试着将周泽楷拉起来,“小周,能不能起来?去床上睡觉。”

周泽楷被拉得屁股离开了地,叶修手上劲没跟上,周泽楷又坐回去了。

他像是忽然想起来了,“没洗澡。”

“那你自己洗啊,洗完自己去睡觉,行不行?”叶修诱导着说。

周泽楷盯着叶修的脸,点了点头。


叶修见周泽楷慢慢站起来,行动还算利索,就退了出去,这次没关门。他没往沙发上坐,弯腰直接拾起碗筷,往嘴里扒了几口饭,眼睛还瞅着周泽楷,就瞧着周泽楷慢动作似的,居然又原地坐下去了。

“哎你!”叶修赶快把嘴里的饭咽了下去,走进去扶住了周泽楷。

看样子,周泽楷是没法自己洗澡了,叶修将周泽楷胳膊搭在自己后颈,手抱着周泽楷的腰,就想将他架到床上去。

没想到叶修扶周泽楷起来,周泽楷还算配合,自己腿上也使了点劲,站着,没全压在叶修身上,可是等叶修要带周泽楷出浴室门,他又不让了。

“没洗澡。”他居然还挺坚持。

叶修随口敷衍,“明天洗,明天洗也是一样的。”

“……”周泽楷抓住了洗漱台,叶修进退不得,“不洗……不能睡。”

认识好几年,叶修才算见识了,喝醉酒的周泽楷居然这样不好哄,不好哄也就罢了,逻辑似乎还相当清晰。周泽楷睡前习惯洗澡,这个叶修知道,现在要他安安静静地去床上睡觉,显然就得按照周泽楷的程序来,不按照他的程序来,他就是不配合你。

就这一会功夫,叶修都感觉后背往外冒汗了。

周泽楷身上并没有很重的酒味,今天他们一起回来的队长,哪个身上都没用特别明显的酒味,他们本来就喝得不多。可是喝得不多就让这群成年男人醉成这样,那真的很成问题了。两人的脸靠得近,周泽楷的头安分了一会,又撑不住似的靠过来,脸颊擦过叶修的头发。

叶修只好将周泽楷又放下了。他把自己的袖子和裤腿都挽了起来,连哄带骗的让周泽楷挪到了浴缸里,叶修站在浴缸外面,拿着淋浴头打开了水。

“小周你能不能自己洗?”叶修试着水温,又问了次。

刚才连说了好几个字的周泽楷,现在叶修问话,他反而没声了。他忽然抬起头,看着叶修,直勾勾地,就像从来没见过,要一次看个饱一样。

叶修没辙了,调好水温,叶修举着淋浴头往周泽楷身上冲之前,还是镇定地将周泽楷的内裤给剥了。

都是男的,你有的我也有,也没什么好避讳的。叶修面色坦然,心如止水似的在周泽楷胯下折腾了半天,才将最后那点布料从腿上扯了下来。

说实话,这不是他第一次帮周泽楷脱内裤,要是算上以前的事,数都没法数,但这次绝对是最慢的一次。周泽楷不配合,死坐着不动,叶修站在浴缸外面,又很难使上劲,等真的脱下来,周泽楷臀边到腿侧几块白净的皮肉都被叶修挠红了。

叶修看也不看地将内裤丢到衣服堆里。水一直在旁边哗哗地喷着,叶修估计着这阵势,等他给周泽楷洗完,他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湿透了,便将自己身上的衣服也脱了下来,只穿着内裤,握着喷头,像端着把冲锋枪。

“我给你洗,你别乱动了啊。”叶修和坐着好久没动的周泽楷说。

叶修站着给周泽楷用水冲了下,水压不错,水流喷出来又多又猛,几下就把周泽楷浇了个透,叶修边给周泽楷冲,边不自禁地联想到夏天看嘉世楼下网吧雇的工人冲洗二楼的装饰玻璃。

冲完了,就开始抹香皂,叶修不大清楚周泽楷现在的洗澡流程是什么样的,要是还要用沐浴液、泡沫球,用洗面奶什么的,太复杂了叶修也搞不了,他只能按照他平时简单快速的洗澡方式来。周泽楷的头发也给叶修喷湿了,叶修在脑子里演练了下,感觉这样给周泽楷洗头难度有点高,很容易就会弄到眼睛里,于是将洗头这一步都省去了。

周泽楷很平静地坐着,就差摆个思想者的姿势。他这样子,似乎就算过会叶修将他洗洗干净,端上桌,他都不会有半点意见。

冲泡沫的时候为了方便,叶修也进到了浴缸里,蹲在周泽楷前面,一边充,一边摸他身上滑腻的香皂沫子有没有冲干净,摸到最后,就停住了,浴室里只有哗哗的水声。

小周没什么意识,小小周倒是醒了。

叶修看了周泽楷一眼。

周泽楷还是刚才的表情。

叶修低下头去看小小周,很精神,甚至因为刚才叶修帮他擦洗下面,而更加挺硬起来。

“你别闹啊我跟你说,我可是叶秋。”

叶修这话也不知是在和周泽楷说的,还是和周泽楷下面的东西说的。

其实叶修并没有责怪的意思,他在周泽楷这个年龄(好像他已经年龄很大了似的),也体会过身体发育顶峰带来的躁动感,那个地方稍微有点刺激,很容易就能起来,根本控制不住,如果那个部位还生得格外傲人,就更容易引起尴尬了。

可能是刚才脱内裤的时候刮到的,又或者是被热水冲的,又或者……就是被叶修毫不避讳的动作给摸起来的,总之,小家伙已经起来了,难道还能把它再掐回原来的大小?

“叶秋……?”周泽楷口齿不清地咕哝了句,喉头滚动着,呼出的气都热了起来。

叶秋前辈现在在想要不要出去,将这个后辈放置PLAY一个小时再说。

周泽楷呼呼地喘着气,听起来很难受似的。叶修闭了闭眼,叹出口气来。从他留在浴室里,帮意识不清的周泽楷洗澡开始,他的心就不是硬的。不能自主,只能依靠着叶修的周泽楷似乎让他俩最初认识的那段记忆又回来了:当时的周泽楷才成年,还很小,亲吻他的嘴唇都带着小心翼翼的温顺。

熟悉的,被依赖的感觉。

现在的周泽楷呵出口气,就能将他的心暖得更软。

他将周泽楷一直低低低,快低到叶修膀子上的头扶住,靠在自己肩头,“你闭上眼,休息一会,一会就舒服了。”

叶修向下,握住已经和往昔记忆有所变化的器物,撸动了起来。


TBC


评论(53)
热度(649)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