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孤山 39

39


叶修看了一下午的比赛视频,没有挪窝。期间周泽楷出去忙过,中间回来,手里拿了一些文件,坐在外间的沙发上看完,抬起头,叶秋前辈依旧坐在那动,维持着之前的姿势。

周泽楷放下东西,一步步,走近了。叶神坐在黑色的皮椅上,向左边微微歪着头,专注地敲打着键盘。电脑桌上的写字灯亮着,将他圈在一团光晕里。周泽楷在他身后站定了,看见叶神保存了一个文档,文件夹里整齐地排着一串的文档名,呈详细信息排列,都是今天的,他居然一个下午就打了那么多分析。

叶修感觉到有人站在后面,回头看了眼,“回来啦。”

周泽楷已经回来快一小时了。他也不知道叶秋前辈是故意的,还是真的太专注了。

“看什么呢,这都是战队机密。”

周泽楷立即退了一步,有点尴尬,他又退了两步。

叶修活动着手指说,“吃了吗?他们招呼一起去吃。”

周泽楷点头,他看见了。

叶修说,“那正好,你去吧,我就不去了,你回来时候给我随便带点什么。”

“……嗯。”周泽楷知道劝叶神一起去也是没用,群里和叶神相熟的队长多了,个个都比周泽楷更能和叶神扯上几句,他们都拉不动叶神,自己说了也是多余。


周泽楷走后,叶修将窗户拉开,站在黑夜的寒气中,吸完了烟盒里的最后一根烟。

屋里太过暖和,他在椅子上坐得太久,身体都有些僵硬了,浮着一层燥热气。被寒风一刺,顿时像是清了脑子一样,又冷又舒坦。

酒店外面是一圈绿化,灯装得少,从楼上看下去,一圈都是黑的。院墙外面,浮动着无数的光点,混合着沙尘与汽车发动机的声响,一直淹没到城市的边缘。这种时候,人和城市的对比无比鲜明,每一个光点都可能代表着一辆车,一户人家,和自己一样的人正做着各自的事情。

这样安静的时刻,叶修也难得多愁善感了一次。

城市那么大,而个人是那么小,小得随便做点什么,都不会有旁人在意。纷纷扰扰的人做着纷纷扰扰的事,自以为别人都在看着的事,也不过是别人耳边的过眼云烟罢了。就如今天,他和周泽楷住在一间房里,睡在一张床上,同行的职业队员们,联盟的工作人员,酒店的服务人员,谁也不会多揣测下他俩会在房里干点什么十八禁的事。

换位思考下也是这样,看着今晚上同住一屋的队长们,叶修会去猜测他们今晚会干什么吗?叶修根本想都不会想,这不过是最普通不过的生活片段,分针无声无息地旋转,打着游戏研究着比赛视频,连时间的流逝都感觉不到。

如果这样想的话,周泽楷和自己像现在这样一年偶尔见几次,然后做点什么,又有谁会知道呢?谁有这个闲心来多想?

……

叶修合上了窗户,他抹了把脸,鼻子都冻凉了。

这种侥幸的念头还是不要有的好。

果然是人累了容易多想吗,这种自找麻烦的事还是少想为妙。


到了九点,周泽楷依然没有回来,叶修越来越感觉饿了,屋里除了水,没有其他能入口的东西,最后只好穿上外套,自己下楼去找点吃的。

荣耀名都叶修住过好几次了,周围的环境也算熟悉了,他找到了家711,买了方便面和烟,店里靠着窗户的简易台子边有人也在吃泡面,就着店里提供的热水,把面泡上了,方便面的香味伴着热气就飘散开了,结账的叶修更感饥肠辘辘,不过他最后还是抵御住了诱惑,抱着东西往酒店走。

等电梯的时候,正遇上了那群吃饭回来的队长们,一个个吃得红光满面,映衬着抱着泡面的叶修十分凄惨。

可是这能怪谁,谁让他自己不去吃好的,最后沦落到只能买泡面充饥。

叶修看了一眼,瞅出好几个人脸色不对,站着都打晃,互相吵吵嚷嚷地说话,音量都比平时大些,“怎么今晚老冯请客,还喝酒了?你们都喝了?”

喻文州站在电梯按键的地方,盯着跳动的数字,像出了神似的,“原本没想喝的,去了看见中间摆着蛋糕,才知道是冯主席生日,所以就都喝了点。”

“喝得不多。”韩文清道。

叶修感觉韩文清是真的喝得不多,现场一桌人,绑着冯主席也未必敢灌他。老韩现在看着可清醒了,站在一群说说笑笑,泛着淡淡酒气的人中间,更显得他严肃正经凶神恶煞。

王杰希打了个哈欠,叶修还头一次看见他在人前打哈欠,有点看外星人的感觉,“早知道你也该去的,冯主席生日,你也该敬一杯。”

“我现在很庆幸自己没去。”

“大家也没喝多,也就是意思意思。”

“意思意思就把你们都放倒了啊?”叶修说,“我买了泡面。”

“什么味的?”

“鲜虾鱼板的。”

“我吃过,是康师傅的吗?”一直盯着电梯数字的喻文州忽然转过头,特认真地问。

“是啊。”叶修觉得喻文州应该也有点上头了,换了平时,他才想不到喻文州会一脸深思熟虑地问他泡面是什么牌子这种奇诡的话题,“喻文州你让开下,我看看你按没按往上的电梯键,……好,果然没按,我说电梯怎么半天不下来。”

现实马上证明喝得有点上头的不止喻文州一个,后面几个接力似的讨论起了泡面口味的问题。

“这个味道很老了啊,现在新出来的口味你有没有尝过。”

“我喜欢老坛酸菜的。”

“香菇鸡。”

“辣白菜的比较好吃,味道重,辛拉面的一款。”

“叶秋你买的这种面只能泡,不能煮,下锅就烂了。”

“老叶听到了吗,这种面不能煮,你回去不要煮。”

电梯来了,叶修第一个就窜进去了。

呼啦啦进来了一群,剩下走不了的还要等旁边的电梯,电梯门合上的时候,门里门外的人还互相打着招呼再见呢,就像要去春游似的。

周泽楷挤到了叶修旁边,他对着叶修微笑了下,看上去很正常,看不出来喝没喝多。

“给你。”周泽楷费力地举了举手里的袋子,热乎乎的饭盒蹭到了叶修脸上。

“……”叶修把周泽楷的手抓下来。

“吃。”

“回去吃。”

“喔。”

周泽楷没声了,乖乖地站在叶修身边,手里攥着塑料袋的带子。


在叶修印象里,周泽楷平时也是不碰酒的,以前在三千,也注意着不喝含酒精的饮料。所以叶修对周泽楷的酒量和酒品都没什么概念,现在的周泽楷,自己能说能走,进了屋自己拖鞋,换鞋,将饭盒放在小茶几上,就去洗手间了,还记得将门带上,看上去一切如常,叶修也摸不清现在的周泽楷到底是清醒的,还是醉到某个程度了。

叶修坐在沙发上,将饭盒从塑料袋里拿出来,椒盐排骨,宫保鸡丁和地三鲜,还有一大盒米饭,不知道周泽楷是怎么拿的,现在还是热的。有熟食吃,谁还想吃泡面。

叶修边吃边听着洗手间里的动静,一开始有水龙头哗哗的水声,过了一会,就安静了,安静了三五分钟,半点响动也没有。

叶修走到洗手间外面,“小周,周泽楷?”

浴室里有浴缸,要是泡在水里睡了就糟糕了,叶修试着转了下门把手,没锁,他推门进去,进去就踩在了周泽楷的裤子上。

浴室里,周泽楷脱得只剩下条三角裤头,坐在地上,头垂着,不知道寻思什么。


TBC


评论(77)
热度(727)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