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 孤山 37

37


飞机飞稳,周泽楷身旁的叶神已经睡着了。周泽楷犹豫了几分钟,才像空姐要了毯子和枕头,毯子周泽楷轻手轻脚地给他盖了,枕头就没办法了,周泽楷握着枕头看着叶秋前辈沉沉睡的样子,慢慢地缩了回去,将枕头搭在腿上。

商务舱里没什么声响,周泽楷坐在靠窗的位置,叶修坐在外面,前面没有座位,就像是为他俩隔出来的空间。

前辈这样安安静静地坐着,不动也不说话,淡淡的烟味让人熟悉得几乎要产生了错觉,周泽楷可以想象叶修就坐在他旁边。他和叶修一起坐飞机,叶修睡了,他为叶修盖了毯子,现实又平淡,却是只能想想的事。

周泽楷平时坐飞机,也是习惯睡一会养神的,但现在有个叶神坐旁边,胡思乱想的结果就是根本睡不着。他闭上眼,脑袋靠在后面,试图放空,可越是这样,大脑皮层反而更加活跃起来。

他睁开眼,看见叶神的手收在毯子里,头向一边偏着,是朝他的方向,头发蹭在椅背上,看着有些柔软的发丝被压得有点凌乱。

周泽楷发现自己居然分心想了下,他的头要是偏到自己肩上,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一直到叶神睡醒,这个可能也没有发生。

叶神睡眼惺忪地坐直了身子,看着自己身上多了床毯子,对周泽楷道,“你帮我拿的?。”

叶神说完,就不再多说了,似乎结束了这个话头。周泽楷的膝上放着枕头,他感觉自己失去了把枕头自然地递给叶神的机会,只能由着那个枕头孤零零地在他的腿上呆着,直到旅程结束。

飞机着陆后有一段滑行的过程,巨大的白鸟像是汽车一样在跑道上奔驰。

叶修和周泽楷闲扯了几句,基本都是叶修在说,周泽楷听着,要么微笑,要么不知道该接什么,还是抿着嘴。忽然飞机转了个弯,周泽楷出了声,“叶修……”

叶修想就算周泽楷当着他面喊叶修,他也是不会应的。

“……好吗?”周泽楷终于说完了下半句。

“呃,挺好的。”现在的叶秋前辈只好这样说,说完还嘴贱地接了句,“特别好,他还交了新的男朋友呢。”

叶修目睹了周泽楷的双眼受惊地睁大了点,随即敏感地选择了怀疑,皱了皱眉。

叶修张口就来,“他新男朋友长得也帅,他还多配了把三千楼上的门钥匙给他。”

“……比我帅?”

“……比你帅。”

“骗人。”

周泽楷释然地笑了下,好像一下看穿了前辈的谎言,一身轻松地站起来拿行李了。

“爱信不信。”这孩子的自信到底是哪来的啊?叶修只好站起来,没办法地看着周泽楷将他们两人的行李都拿下来。旁边座位的女人正收拾着站起来,挡住了路,周泽楷站在叶修前面,离得近,即使没有实际的接触,叶修也像是站在了周泽楷的范围里,被周泽楷这个人罩着,嗅到浓烈的属于周泽楷的气息。

周泽楷穿着一件浅绿色的T恤,矗在他前面,叶修忽然纳闷,小周的肩以前就这么宽吗?

肩宽了,胳膊也粗了,好像没有经过他同意,就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悄悄地变成这样了。


两人出了机场,到了出租车候车区,站在队伍的最后面,叶修忽然“咦”一声,往前走了几步。

周泽楷一时不知该跟着他走到前面去插队,还是很有原则地呆在原地。他瞅着叶神走到一个男人旁边,男人看见他似乎也有点吃惊,但很快就恢复了镇定自若的态度,只隔着四五个人,周泽楷看得很清楚:叶神找着说话的男人一只手提着黑色的手提箱,一只手搭着西装的风衣外套,平平地停在腰侧。他和叶神说话的时候,脸上没有笑容,也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气度,他显然已经不年轻了,但因为这种颇有威慑力的气质,让人难以估测他的年龄。

他在周泽楷这个年纪,应该是也是很俊的,即便过了风华正茂的年纪,也保持了高于普通人的水准。

让周泽楷感到惊奇的是叶秋前辈此时的样子:他的举止神态与平时别无二致,周泽楷却从他的眼里,看出了些微惊喜,些微的……患得患失。

就像镜湖一片,无风也无雨,忽而起了涟漪。

队伍向前移动着,叶秋和男人到了最前面,周泽楷看着男人上了车,关上了车门。周泽楷注视着叶秋的举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是叶秋,不是叶修,周泽楷却生怕他在自己眼面前随着别的男人上车走了。

幸好,叶神没上车,他转身走了回来。

周泽楷的目光一直定着在叶神身上,走回来的叶神却像是一直没有察觉,瞧着别的地方,若有所思,只有身体自发地随着队伍移动。

周泽楷进入一种比沉默更沉默的状态,他有想问的话,却无从出口。

他想顺水推舟地问那个男人是谁,如果今天换了任何其他的职业选手,只要与叶秋前辈有几分熟悉,平时打闹惯了,都可以脱口而出,毫无顾忌。可自己呢,自己与叶秋前辈算得上熟悉吗?

不止算不上熟悉,还有着层不得不保持距离的关系在。


上出租车时候,叶秋前辈才缓过神似的,没精打采地开口道,“刚刚看见我爸,打了个招呼。”

周泽楷迅速地把盘旋不去的叶神说“叶修交了新男友”的念头从脑海里踢了出去,别问他为什么会联想到这个,他也不想的,人在陷入悲观情绪的时候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长得……不像。”

“我们比较像我妈。”

“……嗯。”

叶秋前辈手肘落在门边上,撑着脑袋,眼中划过窗外飞驰而过的景物,“好多年没见过了,他老了很多……脾气倒是没怎么变。 ”


叶修一眼就瞧见他爸了,就算只有个背影,就算他从15岁离家出走后就没见过他。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就像电源插进插座,电流就滚过去了,无比自然。

他记得不他离开家之前,和他爸说过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他却没想到,时隔多年,他再次见到他的父亲,第一句话却是这样的:“怎么没有司机来接您?”

他的父亲看着他,过了一会,才说,“堵车了,司机没准时过来。”

“就您一个人啊。”

“是的。”

然后叶修这就没了下文,当他对一个人没话讲的时候,他会毫不拖泥带水地离开,可是对面这个人显然不在这个范围。此情此景,久别重逢,饶是叶修再坚挺的心脏,也干不出两句话说完转头就走的事。

再开口的是他的父亲,“你还在打游戏?”

没有寒暄,也没有看到许久不见儿子的惊喜,直接一句就是劈在最不能碰的问题上。

“是啊。”叶修说。

“你准备玩多久?”

“或许要一辈子呢。”

“今天看见你,长得和你弟弟差不多,不过这种幼稚的想法,说明你还是没有长大。”

“我和我弟的岁数您都不记得了?”叶修叹了口气,换了话题,“话说,前段时间我弟说给我介绍了对象,您回去和我妈说声,千万别,这样对谁都不好。”

叶修父亲皱了皱眉,“有这事,我和你妈都没有听说过,我回去问问再说。”

“……这小子,果然是骗我的。”还说和父母都讲过了,他们妈妈都知道了呢。看来以后叶秋为了劝他回去说的话,真是半个偏旁都不能相信。

“我走了。”出租车停在前面,他认真地看了儿子一眼,转身上了车。

叶修帮他关上了车门,于是他听到了他爸隔着车窗的说话。

“不想玩了,长大了,就回来。”

叶修目送着车开远,他理解他爸是怎么想的,却接受不了。

他现在已经是个货真价实的成年人,身心都是,经验丰富——这话说给父亲听,不知道会不会气得揍他啊。


TBC



评论(43)
热度(710)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