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孤山 35

回归啦,720小料本《回梦书》,收了我和乐子各一篇新文,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36919

具体文宣什么的,以后还会出,32开132P成本如果撑得住的话就10块钱,撑不住就15,一半通贩一半场贩,有兴趣的亲可以关注下

这次720周叶的小料无料很多!大家为了推广西皮真是太给力了!



35


后来呆在B市的几天,叶修除了吃饭,就没再出过门,自然也没再见过周泽楷。这次一闹,叶修和周泽楷两边都对对方有了新的认识,两人乱也乱到胡天胡地,气也气到气竭,谁也没占到好处,好生将养了几天才缓过气来。

夏休期,叶修渐渐恢复了去三千的频率,从B市回来一周后,周泽楷也再次出现在三千,出现了也没什么惊天动地的举动,只是安静地坐在吧台后面,看叶修弹琴。

他看着叶修的矿泉水瓶子喝完了,就递了张票子给酒保,让酒保送杯饮料过去。酒保费了点力气才明白了周泽楷的意思,给叶修调了杯雪碧加柠檬送了过去。叶修正弹了一段,中途休息,活动了下手指就顺手接过去,喝下去两口才想起来问问是哪来的。酒保指指吧台那边。

周泽楷外罩衣的帽子戴在头上,小半张脸都拢在阴影里,毫无存在感地坐在吧台角落里,眼神幽幽地望着这边。

叶修一饮而尽,手又落在了琴上。

郭明宇在旁边看着无聊,擦着吧台上面的麋鹿架子,对周泽楷道,“以前就有客人问过,叶修那边可不可以点歌,十块钱一首那种。你刚才拍的钱够点十首了。”

周泽楷默默无声地望了眼郭明宇,又去看叶修。

就算点十首,百首,他弹出来也不是为了让你听见的,有什么用。


周泽楷现在比出道时,还谨慎了几分,只要在三千出现,他就会将穿戴点东西,遮掩外貌。他来了也基本都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不会往舞池里凑了,只能坐在远远的地方,远远地看着叶修一个人坐在钢琴边。

他看见叶修的手指在琴键上轻巧地飞动,就像一只只淡色的蜂鸟。

这样的场景,和一年多前他遇见叶修时没有区别,甚至连叶修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去年的那两件,有时候周泽楷都怀疑,叶修是不是只有那两件夏天衣服。

他看起来没什么区别——看得久了,不免让人在脑补中心生沮丧,自己的出现对于这个人来说,似乎毫无影响。他还坐在相同的位置上,弹着同样的琴,眼里除了自己的世界,别无他物。

而周泽楷这一年的变化,实在太大了——不是外貌,而是心情上的,心理上的。一年前他走进三千,惴惴不安而又蠢蠢欲动,现在他坐在三千里,心神平静却也踟蹰不前,不知道该拿叶修怎么办才好。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眼中流露出几分无奈,从吵闹的酒吧音乐里站起身,转身离开。


叶修下来,走到郭明宇旁边,“人呢?”

“谁啊?”郭明宇懒洋洋地道。

“周泽楷已经走了?”

“怎么你还约了人家?”

“没有的事。”叶修道,今天弹得有点久,现在他整个后背的衣服都汗湿了,“我回去睡觉。”

走出三千,不知道是不是要下雨了,外面竟比开足了空调的三千里面还凉快,叶修被风一吹,顿时打了个喷嚏。

这天看着马上就要下雨了,不知道周泽楷走的时候有没有带伞。

上到二楼,叶修已经连打了两个喷嚏,打得他眼前都有点飘白星星,打开房门,正准备赶快洗个澡睡了,顶灯一亮,却见床上已经躺着个人。

叶修:“……”

周泽楷躺在床上,两只手交握搭在肚子上,面容安详,睡得跟白雪公主似的。

“靠,你怎么在这?”

周泽楷迷迷瞪瞪地睁开眼,他刚才是真睡着了,被叶修这声吵醒的。

“你怎么进来的?”叶修问他。

周泽楷往后蹭着坐起来,但还有点迷糊,光望着叶修,不说话。这情形,倒好像是叶修不合时宜地把人家吵醒的。

这房间的钥匙只有两个人有,一个是自己,一个就是郭明宇,自己的钥匙好好的在手里,那就肯定是郭明宇那边出的问题。叶修一时也没了脾气,外面的狂风忽而停了,两个闪过去后,哗啦啦地落下了大雨。暴雨倾盆,配合着远远的闷雷声,让人听了都心惊肉跳。

睡一晚就睡一晚吧,叶修觉得也不算什么事,毕竟这恶劣天气,楼上的房间又都注满了,再把周泽楷撵出去,也未免太不近人情。叶修扬扬手,“算了,没事,你继续睡。”说着就往浴室走了。

等他从浴室出来,周泽楷又睡着了。

叶修对周泽楷既来之则安之的心理素质表示了肯定。他感觉周泽楷已经明白,打突击战、歼灭战对叶修不管用,开始准备长期抗战了,而且自己发动,自己开打,丝毫没有问及叶修的意见。

关上灯,屋中被窗外的雨声所淹没,饶是如此,叶修还是能清晰地听到身后周泽楷均匀的呼吸,这微小的颤动和声响是从两个人都躺着的床铺传来的,他俩躺在一起,不是恋人,也算不上朋友,去坦然得像一起过了很久。


第二天,叶修站在吧台前面对郭明宇说,我要和你谈谈。

郭明宇说感谢我让你俩破镜重圆?不客气不客气,我也不求回报,助人为乐,人人有责嘛,多消费点就算对得起我了。

叶修呵呵一笑,“房间钥匙果然是你给周泽楷的。”

郭明宇道,“你昨晚在房间里睡的?”

叶修道,“是啊。”

郭明宇摊手,“那你还来兴师问罪什么,你自己也没赶人家出来啊。钥匙是上次周泽楷来这边,没房间住,我临时把你房间钥匙给他的,后来忘了要回来。”说完又觉得看叶修的表情神态不像是恋爱中人的含羞带怯,奇道,“你们没和好?那你们昨晚怎么过的,你让周泽楷睡地上了?”

叶修道,“我屋里也没有多余的铺盖,我怎么让他睡地上啊。”

“要是有多余的铺盖呢?”

“那我就让他睡地上,或者我睡地上。”

“好狠。”郭明宇撇撇嘴,“退一万步讲,都是大老爷们,睡一张床又怎么样,也不是睡不下。”

“关键我俩也不是普通的大老爷们啊。”

“也是,”郭明宇搅着沙拉,从吧台后面绕出来,“你俩都不是普通爷们,周泽楷是文艺爷们,你是逗比爷们中的战斗机。”

那也是战斗机啊,一般人做得来吗?

叶修觉得和郭明宇多说话简直就是在浪费生命。


第六赛季打响之后,叶修和周泽楷都有了事要忙,暗暗较劲的力气慢慢也就省下来了,平时他们就经常要到外地比赛,相当耗损精神,周泽楷很少利用休息时间坐高铁到H市找叶修,在这点上,他确实很有作为队长的责任心和素质。

赛场上周泽楷能见到是叶秋,见面了也是乖乖地喊声叶神好,腼腆低调,一如平常。在这方面,叶修做得比他还要自然,没事还会以前辈的身份撩上几句。

但是周泽楷这人不善言辞,却很懂得怎么应对叶修无差别的嘲讽攻击,像黄少天、张佳乐这样被叶修戳了就一定要吵回去的,只能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像韩文清那样,要不不理,要不就是炮火味更重地顶回去的,结果也只是助长了叶修的嚣张气焰。周泽楷的方法不明显,但是相当有效,他要么就直接笑笑,不说话,让著名的叶秋前辈唱独角戏,要不就直截了当地回答两个字“不会”“还好”之类的,让叶秋失去了接话的欲望。

比赛打多了,周泽楷生活里叶秋的存在慢慢高过了叶修,每一周总结各队的战况,嘉世是肯定要看的,翻开竞技周报,也必然会有叶秋的名字,研究战略战术,还要将一叶之秋的战斗视频反复地看。

周泽楷这边按部就班,叶修这边却出了个不大不小的乱子。

八月十五的时候,他弟弟叶秋在QQ上弹他,老样子问他,“你回来过节不?”

叶修春节都不回去,中秋节又怎么会回去,立即两个字打回去,“不回。”

得了回应的叶秋还是相当高兴的,毕竟,这比发条QQ信息,然后被他哥完全无视要强多了。

“我查过了,中秋那天你没比赛,你回来下不会影响你工作的。”

“不想啊。”

“爸妈想你了。”

“哦。你替我多孝敬孝敬。”

“小点也想你了。”

“你怎么知道小点想我的,你和小点能交流?”

“你回来下,有惊喜的。”

叶修打游戏,半天没有回应。

叶秋憋不住了,“你都不问下惊喜是什么?”

叶修一点也不好奇,“不问,你有本事别说。”

叶秋被叶修一句话差点憋死,当没看见叶修上面那句,“家里给你物色了一个相亲对象。”


TBC



评论(52)
热度(675)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