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孤山 29


29


周泽楷的名气打响后,也渐渐聚集了一群粉丝,由于外貌出众,更是吸引了不少颜控的女粉,俱乐部那边几乎每天都会收到寄给周泽楷的礼物。出于安全考虑,防止这些礼物里有不怀好意的人搞的小动作,直接寄到俱乐部给职业选手的礼物,俱乐部都是有专门的部门帮忙接收这些礼物,拆分之后,检查过没有危险,就会放到库中,职业选手要来拿,还是放着不管,都随他们去了。至于食物之类,则是有命令规定不许队员们食用的。

叶修随手在网上拍下的飞机杯,寄到轮回俱乐部,也是一样的待遇。只是这种情趣用品,商家都是很注意客户的个人隐私,在外面的单据上都不会写明是什么东西。那天负责拆分礼物的工作人员拆开了,包装盒上全是英文,第一眼还以为是什么小玩具,再一细看,才灵光一闪地明白是什么。

怎么这也有人寄啊?

办公室里都是大老爷们,也不避讳,当奇闻一样纷纷来围观了一番,啧啧称奇。现在的粉丝就是林子大了什么都有,上次有个女粉丝寄来了自己的照片,前几张除了液化过度,还没什么问题,最后两张直接是大尺度出镜的床照,看得工作人员叹为观止,其他奇奇怪怪的东西,只有想不到,没有粉丝不敢送的。

俱乐部里阳盛阴衰,这种有点少儿不宜的黄色小消息传得飞快,周泽楷中午在餐厅吃饭的时候,就有不下三个人过来拍拍他肩,很神秘似地压低了嗓子说,哎,有粉丝给你送了个飞机杯,大红色的!

周泽楷默默地吃完了,午休时间去了楼下库房,找到专门摆送给自己礼物的那堆。中午没人上班,周泽楷一个人在里面翻了一会,也没被人发现,他找到那个传说中的情趣物品,发件栏只有淘宝商家的名字和地址,周泽楷又在盒子里找,幸好商家的发货记录单还在,能看见拍下东西的ID,ye0529。

看来没错,周泽楷觉得自己的直觉还是靠谱的。

他本来也没料想叶修会有反应,叶修会针锋相对送这玩意过来,这反应对周泽楷来说绝对是意外之喜。

这盒引起了场小风波的诡异礼物,给收件人揣着怀里,连盒子一起带走了。


如果说第四赛季嘉世落马,霸图上位,还只是标志了一个王朝的结束,风云变幻的第五赛季,可以说是联盟新局面的开启。第四赛季出道的黄金一代经过一年的历练,逐渐成长,成熟,延续着带给联盟的冲击,开始四面割据,而原来在嘉世王朝还鼎盛时就不容小觑的强队,诸如微草与百花,在这个赛季更是展现出惊人的厚积薄发之力。

百花在常规赛开局是一路领跑,中途队长孙哲平手部受伤的事让外界对百花的前景十分悲观,而百花却一路狂奔,竟就这样闯进了季后赛,直逼冠军之位。至于微草,这赛季稳扎稳打,早就声名赫赫的队长王杰希也正需要一个冠军来映衬魔术师之名。

而去年还强强相争的霸图战队与嘉世战队,可能也没有想到,他们的夏休期,会开始得那么早。

去年亚军,今年甚至连决赛都没进,对于嘉世的粉丝来说,这就是失利。嘉世现在的班底和联盟之初相比已经换得差不多,但对于嘉世粉丝来说,他们眼中的嘉世似乎从未有过变化,因为叶秋还在,叶秋还在队长的位置上,带领着队伍冲锋陷阵。

可是为什么他们得不到冠军了?

别的变化无足轻重,那只能说明,是叶秋变了。

有很多关于一叶之秋个人战力、战术的分析贴在网络上涌现出来,一时蔚然成风,好像谁不对一叶之秋的失利说点甚么,都不算真正的荣耀粉似的。


对于这次提早出局,在嘉世里,心情起伏最大的并不是哪个队员,而是陶轩。

有次陶轩在俱乐部加班,到了半夜一点才提着西服外套离开,坐得太久,腰酸背痛,他没坐电梯,而是走楼梯,一层一层地踏下去。

空空荡荡的楼梯间里亮着白闪闪的灯,每一声往下的脚步声都响得叫人心烦意乱。

走到二楼,陶轩进去转了一圈。这是以前留下的习惯,有时见到没关的灯,就会顺手关了。这次走到训练室,见里面的灯灭了一半,亮了一半,陶轩进去伸头望了一眼,手已经按在电灯开关上了,要不是瞧见有人坐在灯下,他已经把电灯关了。

"还没走?"看背影陶轩就能认出是谁,问了句。

叶秋戴着耳机,一手操作着鼠标,一手放在键盘上,发出清晰的鼠标点动和键盘敲击的声响,好像有某种节奏似的,不知道是不是在做什么专门的训练。

"还没走?"陶轩又问了一句。

可能因为耳机,叶秋始终没有回头,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也没有留意到陶轩的存在。

陶轩稍微抬高了声音,"叶秋。"

叶秋坐在椅子上,头也没有动一下。

在叶秋这种投入的状况下,可能只有去拍下他的肩才能引起他的注意了。以前有时陶轩晚归,也会在训练室瞧见叶秋,两人还会一起去吃个宵夜什么的。

而现在这个心神俱疲的深夜,陶轩却不是怎么想和叶秋说话。他是嘉世的老板,但此时他的心境和嘉世的粉丝一样,对叶秋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埋怨,埋怨他为什么会失利,为什么没有带着嘉世像以前一样获取冠军。叶秋变了吗?或许变了,或许没变,这都不是关键,关键的是他们的斗神已经连续两届,没有让他们拿到冠军了。

叶秋依旧坐在那,单调地敲击着键盘,按着鼠标。周围是一圈空落落的椅子,安静地朝着相同的方向,恍若散场后的观众席。

陶轩一只手将西服外套勾着,搭在肩上,走了。


TBC



评论(47)
热度(596)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