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孤山 28

28


周泽楷来得匆忙,事先也没有预定住的地方,等过了十二点,才问了郭明宇一句,二楼有房吗?

郭明宇道,“提前三周就都订满了,你没处住啊?”

周泽楷摇头。

郭明宇将空酒瓶拾到箱子里,“我想起来了,还真有间空着,你去住那间吧。如果是你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

于是周泽楷又一次站在叶修房间的门口,上次他被关在门外,现在他却手里拿着房门钥匙。

房间里陈设还和他上次离开时没什么区别,简简单单,没什么装饰,都是功能性的东西。周泽楷在门口站了一会,抬脚踏进去,满是物是人非的感觉。

房间的电脑桌上有配置不错的一体机,但周泽楷从没见叶修用过,可能因为那段时间,他们只要到了这房间,都是目的明确地做那种事。比起身体,其他无关的碎事,他们互相了解得就少了。

不过分手这段时间,周泽楷和叶修对彼此性格的认识程度,可能比之前加起来都多得多,就像揭掉了面具,见识到对方的另一面一样,发现对方在随性的表象下,都有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本性。

来往过一段时间,这个房间里也不可避免地沾染上周泽楷的痕迹。门口鞋柜里有周泽楷穿的拖鞋,洗手间里有周泽楷用的洗漱用品,有时候衣服洗了没干,没有带走,就留在叶修这里晾晒,让叶修的衣橱里还留了几件周泽楷的衣服。这些东西依旧摆在那,一样都没有变动。

周泽楷站在浴室的镜子前,自己用的牙刷和口杯安静地呆在架子上,因为长时间没有使用,显出有些干燥而灰蒙蒙的样子。

叶修并没有将他的东西收起来,周泽楷也不会自作多情地猜想叶修是故意如此,好睹物思人,其实心中对周泽楷还是十分想念。分手之后,将另一个人的东西全都从视线所及的地方弄走,本来就是另一种非常在意的表现,而叶修呢,多半只是不会想那么多,又怕麻烦罢了。

洗漱后,周泽楷光着脊背在屋里小心地翻动了一圈。这屋是叶修偶尔来住的,放的私人物品本就不多,所以周泽楷这样翻,倒也没什么侵犯隐私的意思。

床头柜的抽屉以前是习惯来放润滑液和安全套的,周泽楷拉开抽屉,除了没拆封的,润滑液还有半管,看看生产日期,还是去年他和叶修用的那管。套套的数目周泽楷没去点,原来买的那一大盒还剩了几个周泽楷不记得了,数了也没用,不过光看牌子和出产日期,应该也是上次叶修淘宝买的。

周泽楷此时的心情相当奇妙,不可为外人道也。

第二个抽屉里放了些零碎的东西,珠珠链链,皮套布料之类,放得很乱,都缠在了一起,不过这些玩意基本没被用过。对于一个曾长期在社区论坛、各种群里潜水的年轻人来,天天被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刷屏,不好奇是不可能。有了伴之后,周泽楷忍不住偷偷买了一部分,还有一小部分是叶修被周泽楷撺掇着买的,买回来两人也就拆开来看看实物到底是什么样,看完就丢抽屉了,用过的次数周泽楷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抽屉靠里面放着一个包装完好的盒子,里面是他们之前买过的最大的东西,前列腺按摩器,这款东西还是外国货,价格不菲,买回来还一次都没用过。这玩意当时在圈里口碑很好,而且这个按摩器只是一个系列里中的一样,同系列还有配套的润滑液、口塞之类,他们没有全买。

当时会买这个也是被论坛上吹的,说是拿来扩张,做前戏效果不错,周泽楷那段时间刚刚跨过了成人那条线,唯恐自己的技术不好,做功课似的,将可能用到的东西都买了。结果后来事实证明根本不需要,有没有道具对技术的提升作用微乎其微,两人还是靠着自己,磕磕绊绊地磨合了过来。

躺在床上,周泽楷闭上了眼睛。这次没有见到叶修,很遗憾,但他到底来了,就像全了一件心事。


放假之后第一场比赛,正好是嘉世对上轮回,轮回主场,打完了叶修站在走廊上和苏沐橙说话,苏沐橙说你发没发现?

叶修道,“发现什么?”

苏沐橙道,“你去了趟北京,好像胖了。”

“有吗。”叶修摸摸自己的脸,摸不出什么。这会正好周泽楷和队友们开完了记者会过来,叶修冲周泽楷打了声招呼,“小周。”

周泽楷站住了,微微笑了下,点头。

“这次怎么打得那么收敛?”叶修提起刚才比赛里周泽楷的表现,“现在轮回的配合不行,就算你压制风格迎合队友,也打不出更好的比赛,你走不了王杰希那条路。”

其他队友站在旁边,都感觉有点尴尬,周泽楷表情没什么变化,依旧是单纯听着前辈说话的样子。

叶修却没有继续说下去,挥挥手,道了声再见,就和苏沐橙走了。

叶修这样随口点评别队的战术技术,苏沐橙早就见怪不怪了,“你觉得今天周泽楷打得很收敛?”

“有一点,嗯,你觉得他还在新秀墙吗?”

“是啊,我觉得他还有点四处碰壁的感觉。”

“四处碰壁是因为他在往各个方向尝试,看哪个方向更适合他施展拳脚,又能和队友们协调一点。”

“今天他打得收敛,其实也是尝试的一种?”苏沐橙有点明白了。

叶修双手插在嘉世队服的兜里,“他的新秀墙早就破了,他已经适应联盟的节奏了。”

“要是连这点都做不到,还怎么称得上第五赛季的最佳新人嘛。”苏沐橙笑道。

两人已经快走到大巴了,叶修趁着最后的时间,深吸了一口嘴里的烟,泛着红光的火圈往上跑了一大截,“第五赛季出头的就那几个,吴羽策表现不错,但技术意识比不上周泽楷,方锐又太猥琐,要是最佳新人选的方锐,老冯肯定要担心会引领联盟里的‘不良’风气。”

苏沐橙莞尔一笑。

叶修将烟拿下来,轻叹了一声,“不说别人啦,我们的问题也不小,今晚我把东西整理整理,回去我们就开下总结会。这个状态带到季后赛里,我真的有点担心。”


赛完已经是晚上,嘉世按照惯例,没有让队员疲劳赶路,在S市住一晚,第二天再走。

当天晚上在宾馆,叶修正看这一轮其他战队的比赛资料,郭明宇给他弹了一个抖动屏幕。

一叶之秋:?

痴心绝对:这边收了一个快递,给你的。

给我的?什么快递给我的回送到三千去?

一叶之秋:什么东西啊?

痴心绝对:没拆呢,不知道,寄件人一栏写的是ZHOU。

一叶之秋:你帮我拆了吧。

发完了叶修就去看视频,过了一会,郭明宇那才有了反应。

痴心绝对:………………………………………………

下面附了一张郭明宇现拍的照片,照片上同系列的润滑液、口塞、套环……摆了一桌子。

叶修想起来,同系列的按摩器他抽屉里还有一个,周泽楷这是得了强迫症一定要集齐一套?

一叶之秋:……周泽楷这算不算性骚扰?!

痴心绝对:我觉得他还挺有新意的,逮不到人,好歹调戏下

叶修将视频最小化,开了淘宝,拍了一个同志用飞机杯,地址一栏填了轮回俱乐部,周泽楷收。


TBC


评论(85)
热度(657)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