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孤山 24

孤山  24


听着挪动椅子的声音,叶秋从被窝里探出头来,看着床前边站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

“我还以为你今晚不回来了呢。”叶秋道。

叶修去洗手间放了下水,嘴里问,“什么叫不回来?”

“你不是去会你的小情人了吗?”

“说了已经分手了。”

“你看他刚才虎视眈眈的样子,哪里像是分手的,分明是大仇未报。”叶秋索性坐起了身子,靠在床头,打开了旁边的床头灯,目光灼灼地盯着从洗手间出来的叶修,一点也看不出是被吵醒的样子。

“往旁边去去。”叶修掀开被子。

叶秋往旁边挪了点,“他呢?走了?”

“他自己有定宾馆,刚刚打了车回去睡了。”叶修躺下来,舒了口气,“关灯。”

叶秋没动,好奇道,“你怎么和他谈的?”之前还不死不休的样子,叶秋躺在床上,心里还百转千回地盘算他哥的事,可是没想到他哥回来得这么快,还一脸悠然淡定,就像出去溜了个弯,连毛都没有掉一根,简简单单就把事给处理了。

他以前从来没佩服过叶修什么,现在他真是忍不住要小小地佩服下。

“也没说什么,就是分析下现实情况。我和他都是一条路上的人,做职业选手有什么顾忌,他慢慢会和我一样清楚,以后就会知道我说的话有多靠谱了。关下灯,叶秋。”

叶秋还是没关灯,扯着他哥的膀子,“然后呢?他就听你的了?”

“没听。”叶修闭着眼睛,双手交握搁在小腹上,“他都不把我说的话当回事。……你到底关不关灯?”

“我看,你们到最后还是得分手。”叶秋说出的话似是经过了深思熟虑,“性格不合。”

怎么又分手,这还没复合呢。叶修趴在叶秋身上,手伸长了,关掉了台灯,自顾自躺好,拉了拉被子,“快点睡吧。”

叶秋蹭下来,躺在叶修身边,忽然记起小时候两兄弟一起睡的事,一晃眼都那么多年了。他还记得当时两人睡在一块,还会互相抢被子,妈妈给几床抢几床,抢赢的人把几床被子都裹在身上,像个蚕蛹似的闷出一头汗,而现在他俩睡在一张床上,盖着一床空调被,睡前讨论的居然是叶修的前男友不愿和他分手的事。

长大,真可怕。

叶秋默默地侧过了身子,背对着他哥的方向。屋里静下来,能听到叶修平稳的呼吸声,似乎马上就要睡过去了。

“他现在年纪还小,闹一闹,你还能对付得过来,过两年他成熟了,你可能就没这么游刃有余了。”

叶修闭着双眼道,“过两年,他也未必还喜欢我。”

“有可能,以后的事,难说。”叶秋在黑暗中眨了眨眼,放松地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梦话般地念道,“反正,你开心就好。什么时候不想玩了,就回家……”


周泽楷便是想留下来,和叶修慢慢地磨,也没有这机会:不止是叶修并不会一直呆在三千,周泽楷也得赶着回队里训练。现在轮回的战况早就不如开局连胜时那样乐观,正如外界评论的那样,现在轮回战队的战果,实在太依赖周泽楷了,赢了,多半是周泽楷的功劳,输了,大家好像也不会专门去责怪其他轮回队员的不给力,因为这本来就是事实,轮回其他队员的实力和周泽楷不是一个段位上的,已经是被默认的事实,纠结这种事实毫无意义,众人将目光集中在周泽楷身上,数念这次的比赛里,周泽楷在哪些部分表现得不够好。

套用电子竞技周报的一句话点评:轮回战队已经进入了“成也周泽楷,败也周泽楷”的时代。

这种说法不知道是在捧周泽楷,还是在杀他,或者二者兼有。

这个赛季,轮回风光了一阵,成绩又起伏起来,圈外人可能还没什么感觉,只以为是来势汹汹的周泽楷在那些真正的大神面前,还是太嫩了,经不起打,职业联盟内的人,却早早地嗅到了原因,并且都已经心知肚明:周泽楷开始撞新秀墙了。

所谓新秀墙,是几乎每个新秀必须经历的阶段,摸底期结束后,新秀的打法风格就被各个战队适应得差不多了,开始凭借他们的经验,找出一些应对的方法,新秀们的表现也会远不如登场时耀眼。有的新秀在新秀墙面前沉寂了,自此一蹶不振,有的新秀经受住了考验,开始真正的融入了联盟。

周泽楷,会是前者,还是后者呢?

叶修平时就会整理各队的比赛资料,根据各队的重要性不同,花的时间多寡也有区别,毕竟联盟二十只队伍,每周十场比赛,要他毫无偏颇地全部撸下来,也不现实。这个赛季,因为轮回开局的表现,叶修也比以前多花了时间给轮回,多花的时间基本都是在周泽楷的比赛上。最近一段时间,叶修一边敲着分析材料,一边走了个神,心想周泽楷最近应该是没什么时间来纠缠那些风花雪月的事了。

这样就风平浪静地过了段时间,轮回打得跌跌撞撞,人们依旧习惯将目光集中在周泽楷身上,不过,外界对周泽楷的这点关注,和对嘉世、对叶秋的关注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关于嘉世的争论与不满之声越发强烈,到目前为止,嘉世不仅没能如他们亟待报仇的粉丝期待的那样,在积分榜上一骑绝尘,而是堪堪保持着前几位的排位,和各大豪门绞杀成一团,一片混战景象。

是的,混战,在嘉世三连冠,在荣耀联盟里呼风唤雨的时候,谁能想到嘉世会出现在这样的混战局面?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一家独大,没有什么战无不胜,曾经的王者嘉世也只是这个战国时代的一方诸侯,实力很强,却不得不时时警惕,与其他强大的诸侯们并肩逐鹿。

作为竞技类比赛,这种情况未尝不是一种良性发展的标志。然而对于渴望胜利、仰慕强者的普通荣耀粉丝来说,又忍不住期待,期待看到有一支队伍杀出重围,扛着高扬的旗帜将所有人都甩在身后。

百花就这样轰轰烈烈地冲出来,然后轰轰烈烈地站在那,忽然没有了声息。

百花队长孙哲平手部受伤。


不知道算不算老天开的玩笑,这一年的全明星周末是百花俱乐部主办的。新年的第一个周末,寒潮席卷了大半个中国,而百花战队所在的K市依旧温暖如春,如果不是孙哲平手部受伤这个爆炸性消息炸得不少人都懵了,这该是个多么适合欢声笑语的地方。

全明星周末的举办权,是很早之前就决定的,百花俱乐部为此也准备了很久。全明星周末对于俱乐部来说,可以说是推销形象的绝佳机会,而且可遇而不可求,下一次轮到,还不知道得是什么时候,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百花的队长出了这种事。不管是从全国各地赶来的荣耀粉丝,还是各大战队,脚踩在K市土地上的第一件事,都不免要提到这个。

孙哲平的手伤到底有多严重?孙哲平会因此退役吗?就算不退役,手这种吃饭家伙受了伤,无论轻重都肯定会影响他的发挥,百花的繁花血景,还能打得出来吗?

百花还没有一点消息放出来。


全明星周末第一天有新秀挑战赛,周泽楷也上场的,在这群还显稚嫩的新秀里,他是唯一的队长,他也收获了比其他新秀更多的掌声。

司仪扯着他说了好一会,半句话也没多问出来,最后问他准备挑战谁,周泽楷低着头,对着话筒说了名字。

他要挑战的是张益玮。

坐在其他战队里的张益玮明显僵了一下,但是在镜头给到他的时候,他还是让自己露出了笑容,缓慢地将手里的水瓶放在座椅旁,镇定地走上台去。

台下礼貌性的掌声稀稀落落,更大的声音是观众们窃窃私语的声音。若换了旁人,向同职业,还是自己前任队长的前辈挑战,大多是致敬的意思,合情合理。但是换了周泽楷,这个挑战对象就让人有些惊讶了,以周泽楷带队轮回之后的战绩,周泽楷的实力胜于张益玮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大家原以为周泽楷会挑战韩文清,王杰希,或者随大流挑战下叶秋,却没想到是张益玮。

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的致敬,也未免太不怀好意了。

“俱乐部安排的吧。”坐在后台的叶修感叹了一句,看着大屏幕里走上台去的张益玮,“如果让周泽楷选,多半也会选个强的。”

溜过来玩的苏沐橙坐在他旁边,奇怪道,“为什么啊,为什么轮回要周泽楷和前任队长打?”

“这种场合虽说是闹着玩的,输赢都不算个事,但还是有点舆论影响的。周泽楷最近遇到了新秀墙,轮回俱乐部不可能让他挑个王杰希韩文清之类的硬骨头啃,要是输了,没什么害处,但是也对轮回俱乐部没什么好处。”后台小房间可以抽烟,叶修持着烟,手指在屏幕上点了点,“轮回要的,是周泽楷赢得漂亮,还要赢得有意义。你看,这不就挑上张益玮了。”

苏沐橙点点头,道,“那张益玮还真可怜。”

“是可怜。”叶修淡淡地道,“谁让他技不如人呢?打不过就是打不过,没什么委屈好讲。”


TBC



评论(39)
热度(671)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