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 蚁穴 特典 《平行》

#叶修大大生日快乐!!!

#叶秋大大也生日快乐!!!

用特典混个生贺(。・∀・)ノ゙



周叶 蚁穴 特典

 

《平行》

 

注:《蚁穴》的平行世界ABO。(结合《蚁穴》中小周的“噩梦”食用更佳)

 

 

 

1

 

“怎么样,考虑考虑来嘉世?”

“啊?”

叶修双手握在易拉罐上,冰镇雪碧的铝制外壳上的水珠小颗粒被他的手指抹了,从湿润的指缝里淌下来。叶修随意地甩了下,“真的,我注意你好久了哦,蛮喜欢你的,来嘉世和我一起怎么样?这样团队赛你就不会显得突兀了。”

一瞬间周泽楷的表情特别怪异,怪异得叶修都往后坐了点:怎么回事,刚刚他哪句话说错了吗?

怪异过后,周泽楷反而严肃了起来,严肃得好像叶修刚刚不是在挖角,而是在求婚,必须得用最郑重其事的表情和态度才能做出回答。

如果叶修知道周泽楷在来之前,接到了封没有署名的情书,叶修定然会在说话时更字斟句酌些。毕竟,一个OMEGA对一个ALPHA眉眼带笑地说出“喜欢”之类的话语,ALPHA若不多作联想,不是性功能成疑的柳下惠,就是假装正经。

周泽楷既没有生理问题,也没有假正经,逗弄OMEGA的癖好。

他的严肃,是他真的很认真地在思考叶修提出的问题。

面对OMEGA的主动,只要是负责任的ALPHA都会认真对待。

 

当今社会,虽然社会主流舆论一直在倡导性别平等,反对一切人为手段调整性别比率,但是,OMEGA所占的人口比例还是年年下降,几乎要被ALPHA的数量五倍杀,以至于有研究者做出了时间表,列出在未来的某某年,按照这个发展速度,人类中的OMGEA数量将无限趋近于零。

OMGEA持续减少的原因众说纷纭,有认为是环境污染影响了新生儿性别的,有认为是OMEGA基因弱势,不断减少是人类发展进化大势所趋的,还有认为是屡禁不止的产前性别检测,使得很多经济情况不好的家庭打掉了被检测为OMEGA的婴儿——要知道,养育一个OMEGA小孩无异于养了一只熊猫,他/她不仅需要更多的保护投资,而且在发情期后,还需要消耗巨额费用的抑制剂。即便是政府,要成立专门的福利院,支付众多OMEGA的养育费用也是捉襟见肘,所以总是强调亲情抚育,鼓励家庭自己生自己养,弄到最后,搞成了恶性循环,OMEGA的人口数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削减下去。

物以稀为贵,享有标记OMEGA权力的ALPHA自然也开始越发看重OMEGA的存在,像周泽楷这一代的ALPHA,在学生时代的健康教育课里就被耳提面命:不要歧视,要珍视;不要三等,要对等。

“如果有一天你们走狗屎运,有个没有被标记的OMGEA主动向你告白,只要不是厌恶对方厌恶到拔腿就跑,就好好考虑下。就算拒绝也要迂回点,OMEGA活着不容易,他们的心灵比你们想象得还要单纯脆弱。”

高中老师的话在周泽楷心中回想。他注视着叶修的目光越发认真,纯正,尽管面前的叶秋前辈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和单纯脆弱没有任何关系。

可是,我能看到的也只是秋神的表象?或许他的内心也是很柔软的那种。

周泽楷快被自己的脑补说服了。

 

叶修被周泽楷深不见底的眼眸瞪着,有些莫名其妙,低头看了看自己衣服,粘上米粒了?
周泽楷站起身,“走。”

叶修没动,疑惑道,“你要走了啊?”

周泽楷单肩背着包,绕过桌子走过来,居高临下地拉起了叶修的手腕。

“诶?”

等叶修反应过来,人已经被周泽楷拉着出了餐厅。

餐厅拐角处冒出了好几个躲了好久的年轻人,表情一个赛一个的好看。

“哈,哈哈,我什么也没看到。”

“有谁给小周写过信吗?没有吧?肯定没有!”

“我今天没有见过小周,我也没有见过秋神,我谁也没见过,嗯。”

“他们两个……不,叶秋前辈要是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会有什么下场?”

“所以说我们什么都没看到啦!”

“今天我没有出过房门,就这样。”

 

轮回所住的酒店房间就是在餐厅上面,周泽楷的语言能力是负的,行动力确实MAALPHA,打定了主意,便要做,做到底。他将叶修带到自己房间,叶修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地瞪着他,嘴里的烟只剩一点烟屁股了。

若是换了其他还没标记过的OMEGA,密闭空间和一个行动意味不明的ALPHA单独相处,早就警觉起来了。这时候,就该按照OMEGA自救手册里写的那样,在不激怒对方的情况下寻机逃走。

叶修这种非主流OMEGA则是先找地方扔烟。

周泽楷不抽烟,酒店房间配备的瓷烟灰缸像旁边没用过的茶杯一样干净透亮,叶修将烟按了,转过头,见周泽楷在离自己一步远的地方站着。

不就是挖个墙角,用得着这样小心谨慎吗?叶修知道周泽楷这人很认真,但这也未免太认真谨慎过头了。。

周泽楷郑重地放下肩包。

“试试。”

“试什么?”

“契合度。”

“试契合度干什么?”

叶修这句话换个意思是:我为什么要和你试契合度?

契合度指的是ALPHA和OMEGA之间信息素的契合,也就是彼此之间对对方的信息素是否喜欢。这种喜欢接近于直觉,对于信息素的喜好偏向就像爱吃甜还是爱吃咸一样,是后天因素与先天条件结合下的产物,没有人能说得清为什么喜欢,肉体直觉却会比思维更准确地清楚,这种感觉究竟是厌恶和欢喜。

麻烦的是,现实里的OMEGA本就少,要遇到信息素契合的对象可能性就更低了。想想大多数ALPHA已经放任自由地去找BETA做伴侣,能找到OMEGA为伴的ALPHA 都会被其他同类欣羡,这种时候再渴求契合度什么的,简直是吹毛求疵,就算是有只有一方对对方的信息素十分有感觉,也能被称作天作之合了。

周泽楷突兀的说法弄得叶修很奇怪,倒也没被吓到,他只是奇怪话题怎么会忽然跳到这个上。现在的人已经不怎么强调契合度的问题了,要不然搞得人人追求契合度,不愿和契合度不高的对象结合,简直是在变相鼓励OMEGA不结婚,不生育。何况就算契合度不高,ALPHA和OMEGA之间的本能也足够他们提高性生活质量了,叶修没想到周泽楷居然是这么传统理想的人,居然还会正经八本地说契合度什么的。

而且还是单独和他提要试契合度,直白得让人瞠目,这简直像《动物世界》里那些发情期的动物一样,显摆着生殖器向异性说“嗨,要不要考虑和我生小孩?可以先试再买哦。”

 

“这……很重要。”

周泽楷认真地说。或许叶修也和现在的大多数人一样,对契合度不屑一顾,但对周泽楷来说:他想要找一个契合度高的伴侣。

别人怎么想并不重要,他认定的事,他就会做,就是这么简单。

饶是叶修见多识广,脸皮也不薄,被周泽楷这种目光看着,也感觉有点毛毛的。

“可是我没这个兴趣啊……嘶!”

叶修倒吸了一口气。

周泽楷握着叶修的手腕,放任身上的信息素大量释放出来。公众场合,ALPHA毫无节制地释放信息素是很没礼貌的行为,受过教育的ALPHA都懂得怎样在平时收敛信息素,减少过剩的存在感,就像人出门要穿衣服蔽体,以照顾他人感受一样。

这到底是一种压抑,当信息素藤蔓一般在房间里迅速抽芽,生长,攀爬进每一个缝隙,周泽楷就如屏住呼吸许久的人突然开始大口呼吸,感觉非常爽快。

叶修的感觉却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几乎在被周泽楷铺天盖地的信息素包裹的一刹那,叶修脑中就是一阵嗡鸣,指尖颤动之后是手臂颤动,让他下意识地环抱住自己,强烈的饥渴感从胃袋里爬升上来。他吞了几个空气,吞进去的全是周泽楷的信息素,背脊抖了一下,叶修双腿发软,竟跪了下来。

怎么回事,我在哪,我要死了吗?

叶修摇了摇头,试着让自己清醒过来,他抓住了面前伸过来的手,五指都掐入肉里。

周泽楷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

“你……?”

他听说OMEGA闻到ALPHA的信息素会有反应,但叶修这反应也未免太大了吧!不知情的肯定会以为叶修是什么病症发作了。

这样的反应算什么?是喜欢到了极点,还是讨厌到了极点?

紧急时刻,周泽楷依然保持了良好的心理素质,看上去非常镇静,其实心跳快得跟打鼓似的。

上一秒气势还和自己不相上下的前辈,现在软软地趴在他怀里,苍白的颈项有很淡的肥皂水味道和烟味。

周泽楷咽了下口水,缓解了一下神经紧张。

“……还好?”

“不好!收起你的、你的信息素!”

叶修哆嗦着说,他试着爬起来,但四肢半点力气都没有,每次试图爬起来的笨拙动作,都以他再次扑倒在周泽楷怀里告终,让他看起来像个机械故障的电动娃娃。

“喜欢?”

“不知道……”

这方面的经验叶修一点也不比周泽楷多,现在脑子完全懵了,一时也理不清身体剧烈的反应是为什么。

这种时刻一定要架得住事!周泽楷鼓励自己。

互相释放信息素来测试契合度,在周泽楷眼里,是非常郑重的仪式,关系到终生大事。叶修迷茫地说不知道,周泽楷却凭着本能,猜想他多半是非常喜欢自己的信息素。

这已经是非常难得的巧合。

周泽楷支撑着怀里因为他的信息素而颤抖不已的前辈,叶修模糊地说着什么,周泽楷听不大清楚,他柔腻的掌心中满是湿汗,紧紧地抓着周泽楷,仿佛那是他唯一的浮木。

这种被倚靠的感觉,让人简直无法抗拒。

“你的……”周泽楷提醒叶修,该到他释放信息素了。

叶修抬起头,望向周泽楷的眼睛。他缓缓地摇了摇头,又缓缓地落下来,搭在周泽楷的肩窝上。

他在吞吐周泽楷的味道,就像嗅闻罂粟花的汁液。

周泽楷知道自己该在失控之前,将他拉起来些,分开一些距离。不管信息素是否契合,他和叶修都是一点点火花就能干柴烈火的ALPHA和OMEGA。

叶修正贪食着周泽楷的气息,同时,固执地坚持着,拒绝释放他的信息素。

这却是周泽楷所熟悉的叶神,荣耀赛场上,他攻击,侵占,无所忌惮,不会露出半点仁慈给任何人留出余地。他会占别人便宜,自己却从不吃亏。

周泽楷的手指贴上叶修的耳后,叶修颤了下,似乎要躲闪,周泽楷已经沿着耳后的线条摸到了颈边的脉搏处。

这里有一个OMEGA的腺体。

“不行。”叶修拒绝他。

如果说荣耀场上展露出来的风采更接近于本性,周泽楷其实是和叶修一样的人:他要战,他就要胜。没有什么可商量的。

用强硬掠夺对方的一切。

“不行。”周泽楷说。

他必须尝到叶修的信息素。

叶修的手腕被周泽楷握着,抬到了嘴边,淡青色的血脉如同白瓷下的花纹,无辜地淌动。这边也有一个OMEGA的信息素腺体。

周泽楷含住了叶修的手腕,吸吮。

这里显然也是叶修的敏感处,他的另一只手撑在周泽楷的大腿上,迷迷糊糊地喘了声,宛若叹息。信息素已经如同蛇的毒液,蔓延到了周泽楷的每一根血管中。

 

 一点点肉部分,请走:http://yuzhouyixue.lofter.com/post/2f32c9_14d05e3


3

 

开弓没有回头箭。说的大概就是这样的情况。

叶修很坦然地接受了眼前的情况,花了一段时间消化的反而是周泽楷。

周泽楷的队友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他们正躺在地毯上平复呼吸。周泽楷的手机响起来,叶修想他为什么不上床去躺着,又不是没有床,然后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

他指派接完手机回来的周泽楷将他抱到床上去,周泽楷一声不吭地招办了。

周泽楷问他要不要清理,叶修手背搁在脸上,没有说话。

他们谈了半个小时。

基本是叶修在说,有时停下来,听听周泽楷的回答。

叶修发现今天下午的事,都源于一场可笑的误会,周泽楷误以为他是来向他告白的人。叶修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点了一支烟。

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的事,就先放到一边好了——然后永远地被放在一边。

他还以为是他今天见周泽楷的方式不对,直接闹到试契合度了。

“那你现在是不是该回去看看?说不定人来了,还在等你呢?”

周泽楷摇摇头,他侧躺在叶修身边。两人间隔了一点距离。

他觉得歉意,可是人往往就是这样,道歉容易,补偿却很难。他说了对不起,然后除了“对不起”竟一时想不出能再为叶修做点什么。

叶修伸过手来,手指穿过周泽楷的头发。这事细究起来,他并没有什么损失,周泽楷没有标记他,只是和他像是忽然进入了发情期,做了爱,过程中大部分他都觉得很爽,最后甚至爽得晕了过去。

都是信息素的错。

周泽楷当天和战队一起回了S市,他本想留下来照顾叶修,叶修奇怪,我有什么要照顾的。周泽楷只好走。

 

两个月后,嘉世到S市的轮回主场。赛后周泽楷去嘉世住的酒店,站在门口等人。

大巴车停在酒店门口,嘉世的队员一个个下场,周泽楷耐心地数着。直到人都下来了,叶修才露面。

“你怎么来了?”

“见你。”

叶修领着他走到酒店的花坛边,看不见的蝉在撕心裂肺地叫。

“喜欢我啊?”叶修叼着烟问。

周泽楷有点发愣。

“呵呵,我开个玩笑。”叶修的眼底有笑意,他确实在开玩笑。

或许在他的眼里,不管他说的话是真是假都严阵以待的周泽楷真的很嫩,嫩得有些可爱。

 

他们的第二次也是在酒店的房间里。

目前也只能如此了,周泽楷不可能带叶修去轮回的宿舍,现在也不可能带他回家,周泽楷家里爸妈都在,带一个OMEGA回去,免不了要解释一番。他和叶修现在还什么都不是。

叶修不让他在做爱时喊他的名字,喊叶神、喊秋神都怪怪的,弄到最后,周泽楷只能偶尔喊喊前辈,更多时间,只好什么都不喊。

这样只是在一个不能喊出名字的肉体上驰骋,他们的关系似乎也仅仅是ALPHA和OMEGA的关系了。

床笫之间,叶修喜欢搂着周泽楷接吻,因为叶修喜欢周泽楷的信息素,他柔软的舌头送周泽楷的口中搜刮而过,就像巡视自己的土地。周泽楷也喜欢接吻,他喜欢叶修的信息素。若不是因为他俩的信息素彼此契合,这种关系从一开始就不会发生。

这是一场信息素与信息素之间的恋爱,和当事人没有任何关系。

爽过了,叶修就又去打荣耀。光着腿,头发上还滴着水就开始做模拟练习,这种东西各个战队用的软件都差不多,但周泽楷还是很有职业道德地没有多看。他站在叶修身后,用吹风机帮叶修吹头发,手指温柔地在叶修柔软的发丝间穿梭,吹完了,叶修会转过头,说,谢谢。脸上的表情慵懒又温和。

过度的放纵之后,周泽楷的肉体很轻松,心里却觉得很空。看着对他微笑的叶修,周泽楷忽然有了满足的感觉,比身体的满足还要强烈。

 

 

4

 

这场信息素的恋爱完结在第八赛季。是叶修提出来的。

其实他们一直都不像真正的恋人,说得靠谱点,就是类似于炮友的关系。除了两队相遇的时候,周泽楷想做了,会坐高铁从S市到H市,高铁很快,比有时候在S市内坐地铁还快。偶尔,叶修的发情期他也不是吃药度过,和周泽楷沟通过,知道他时间充裕,也会来和周泽楷一起度过。

几年下来,他们的身体几乎和信息素一样契合。

 

他俩在竞技场打了一盘,叶修在QQ上敲周泽楷。

跟你说个事。

我们分手吧。

周泽楷那边隔了一会才发来三个字:为什么?

我不想被标记,我这辈子都不会接受标记的。

你和我这样下去,也等不到标记的那天,只是虚耗时间。

所以,就这样吧。

周泽楷呆呆地看着屏幕。这些话之前叶修从未和他说过。不想接受标记的OMEGA很多,但真正能做到的很少,毕竟比起个人的意志,更加坚韧而不可撼动的是人的本能。很多OMEGA屈服了,还有一些剩下的,也没有坚持到最后,因为OMEGA到底是被动的一方,即使他们自己不愿意,如果ALPHA要强迫标记,OMEGA一点办法都没有。

可是周泽楷不会强迫叶修,叶修知道这一点。

顶着一叶之秋ID的人又打了两句。

其实我挺喜欢你的。

再见,小周。

 

多有意思啊,一边说着我喜欢你,一边说着我们分手吧。

周泽楷知道自己不够了解叶修,却没有想到他真的从未看懂过他。

天已经很晚了,明天俱乐部还有活动,他应该早睡的,可是周泽楷现在只有一种冲动:他想要冲到高铁站,买一张车票,一直坐到嘉世的楼下。

叶修是对的,周泽楷不会强迫他。每次做爱后,周泽楷总要像粘人的大狗一样,紧紧地搂着叶修,在他脸上身上嗅嗅亲亲,叶修说别闹,他就会安静下来,像是幼稚园里听话的小孩,抱着叶修,不敢动弹。

他不会强迫叶修做叶修不喜欢的事。

但那是没把周泽楷逼到绝处。

被逼到绝处,周泽楷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

第二天,嘉世突然炸出的消息一下浇灭了周泽楷想要冲到H市的冲动:叶神退役了。

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

叶修对他说的分手,是认真的。

他是真的想在离开前,才和周泽楷说清楚。说清楚之后,桥归桥,路归路,不给周泽楷留余地,也同样没给自己留余地。

想不分也不行了,因为周泽楷根本就找不到叶修。叶修退役,断了和所有人的联系,就像这个圈里从未有过这个人,存在于众人记忆的里斗神也不过只是一个集体幻觉。

他不想让周泽楷找到他,周泽楷就算掘地三尺,也挖不出一个叶修。

那个人说,他挺喜欢自己的。但还是干脆利落地分手。

他对周泽楷的喜欢终究抵不过自己的坚持。

周泽楷觉得自己是一口井,叶修来过,填满了他。

现在叶修走了,他也被掏空了。

井底只有几片枯叶的碎片。

 

等到叶修重回荣耀,周泽楷已经可以很平静地和他打招呼,还可以对他微笑。

 

 

5

 

叶修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一觉醒来,周泽楷也在他的房间里,面前的地毯上满是电脑的残骸。他惊慌失措地望着自己,就像一个迷路的小孩。

这情景未免太过奇怪,周泽楷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呢,叶修光着身子坐在床上。周泽楷已经很久没和他单独相处过了,也没有私下讲过话。他疑心自己是在梦里,做这样的梦,自己是有多想周泽楷啊。

叶修在心里哂笑自己。

梦里的周泽楷和当初他俩保持肉体关系的那段时间一样,对他很主动,小心翼翼又万分温存,叶修却没有管这是梦还是什么,他只是像平时一样,刻意生疏地对待周泽楷。

周泽楷望着他时眼里的光很快暗淡了下去。

“你忘了?”周泽楷问他,嗓音干涩。

“我要记得就不会让事情发展成这样。”叶修平静地说。

 

这里真的是梦的世界。

这个世界上的性别除了男女,没有ALPHA,OMEGA和BETA,没有发情期也没有信息素,他的身体也不具备生育的能力。

叶修就像平时一样生活,他本来就过得不像个OMEGA,现在要扮演好自己,当然毫无压力。他有时也会反思这个梦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因为他下定决心不被标记,所以潜意识里希望一个没有ABO性别的世界?

 

有一天,他在打游戏,周泽楷来找他。

梦里的周泽楷总是借着各种借口来找他,让他好奇自己是不是对他做了什么始乱终弃的事,弄得周泽楷每次望向他的眼神都像要哭出来。

他的周泽楷早就不是这样。他的眼神,早就被叶修施加的冷淡磨平了,磨光了,除了一圈空空的磨盘,什么也不剩下。

“找我什么事?”叶修打着游戏问他。

周泽楷坐在椅子上,“前辈。”

“说吧。”

“你……有恋爱过吗?”

“问这个做什么。”叶修转过脸来,他的头发很黑,而脸是苍白的,嘴里叼着只剩的烟,只剩了一小截。他自然恋爱过,只是在宣告恋爱的一刹那,他就亲手掐死了它。

于是他想了想,说,“我每天都在恋爱啊,和荣耀女神。”

“……和人类。”

叶修笑了笑,转过头去,“人类,我比较喜欢游戏,等我喜欢人类再说吧。”

他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喜欢上周泽楷以外的人类了。

 

这个梦里的小周不属于他,他也无法回应梦里的小周任何事。

没有ABO三性的世界很好,可是他却莫名开始怀念周泽楷信息素的味道。他已经很久没有闻过周泽楷完全释放的信息素,只有在偶尔的擦肩而过时,不自主地分神,闻到一点熟悉的气息。

曾经叶修以为自己一点也不在意,可现在他却发现,连一点周泽楷的微末气息都闻不到的世界,比想象得还要孤独。

这个不靠谱的梦境,叶修不想再玩下去了。

 

梦里的周泽楷从背后抱住他,他的怀抱和记忆里的一样温暖。叶修有点想笑,甚至想转过身,回抱住周泽楷,安慰地抚摸他的头发,但是他还是忍住了。

“没有……没有再见。”

“为什么?”

海风将周泽楷的声音变得粗粝,“我会追。”

“我可不是那么容易被追到的人。”

“我会追。”

“要是追不到怎么办?”

“一直……追,”周泽楷的鼻息喷薄在叶修的耳畔,他喘得那么厉害,仿佛说出的每一句都将是生命的最后一句,“追到另……一个世界。”

叶修转过身望着他,作出平静的表情。

周泽楷颤抖的双手捧住了他的脸,额头抵住了他的额头,像是随时要亲吻上去,“一直追。”他不停重复。

叶修心里在叹息,他伸手,环住了周泽楷的背,轻轻拍了拍。如果可以,他也像在现实中这样安慰周泽楷。

他不想被标记,和周泽楷交往下去,骨子里强硬骄傲的周泽楷迟早会被他伤到,所以他挥刀斩乱麻,断了和周泽楷关系。他以为过上一段时间,周泽楷总能从痛苦中痊愈,他还那么年轻,那么英俊,他可以碰到其他不错的OMEGA。没必要挂在叶修这棵树上死磕。

可现在,叶修忽然发现,自己是不是想当然了什么。

现实里的周泽楷或许一直没有停止追他。

如果他真的对自己完全放弃了,他看着自己的目光就不会那么绝望。

若真的对他没有半点希求,周泽楷也早就能轻松起来。有所求,却求之不得,才会有绝望。

“你是,我的梦。”周泽楷说。

你也是我的梦啊,小周。

叶修平复了一下心情,“如果另一个世界,也只是一个梦呢?”

“我会追下去。”周泽楷承诺。

叶修笑了笑。

希望为你所爱的叶修,能够懂得你的心。

 

身后的周泽楷身子忽然颤了下,有如大梦初醒。

“我怎么……”

叶修的每一寸皮肤都闻到了他的味道,他最喜欢的信息素味道。因为太过美味,沙滩上重新弥漫起的各种信息素都像沙滩上的沙粒一样,变得平庸,变得无足轻重,只有周泽楷的气息,包围着他。

周泽楷慌忙地放开了叶修。

“抱歉。”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动作,是克制不住了吗?他今天明明该在露台上,远远地看叶修拍摄,为什么会出现在沙滩上。

难道他真的已经疯了,压抑了那么久,他努力表现得像正常人一样,特别是在叶修面前。他的内心,可能早就偷偷地疯掉了。

疯掉的周泽楷做了疯狂的举动。

他茫茫然地站在叶修面前。过了好一会,才发现叶修注视着他的眼神,似乎有哪里不一样。

“我还是不想被标记。”叶修往前倾身,一下就抱住了他。

周泽楷的表情有点呆,好像在梦游似的。

“不过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叶修……?”

“小周,让我追下吧。”

 

 

END

 

 


评论(44)
热度(917)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