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孤山 22

孤山 22


记得小时候叶秋第一次打电脑游戏。

小叶秋叫起来,“啊,要被打死了!”

小叶修啪嗒啪嗒地敲着键盘,“怎么啦?”

小叶秋胡乱碾压着键盘,“这个怪!我打不过怎么办!”

小叶修头也没转,“正面打不过就跑啊。”


屋里的叶修一把将屋外的叶秋拽进了房间,“砰”的一声摔上了门。

站在门外的周泽楷:“……”

叶秋整个人都语无伦次了,“哥、哥你干什么!”

叶修呼了口气,奇怪地看着他,“正面交锋没有胜算,当然要回避了。”

这可是当着周泽楷的面把门关上了啊!在周泽楷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把人家关在门外了,这样的处理手法也太过简单粗暴了吧!

“可是……哥,那……”

叶修望过来,迟疑道,“他不会是你带过来的吧?你投敌了?”

投敌你大爷!叶秋原本因为坏了叶修的事的愧疚心一扫而空,多亏了叶修这别致的“宽慰”方法。

“他自己跟过来的!”

“那你也不能把他往窝里领啊。”

赛季中,叶修的日常作息还是非常规律的,现在已经十二点了,叶秋刚刚敲门,叶修正在洗澡,准备上床睡觉了。叶秋敲门敲得跟走投无路的求助少女似的,叶修只好随便套了个大裤衩就出来开门,露在叶秋和周泽楷面前的时候,叶修正打着赤膊,趿拉着凉拖,头发和身上还湿漉漉地往下滴水,从浴室到门一路的地板上都是水迹。

叶修扒着猫眼往外看了看,他让开后,叶秋也扒着看了下。

周泽楷还站在外面……

这是要堵门吗,叶秋转过头,要问问叶修准备怎么处理,却见叶修从浴室门后拎了拖把出来,光着上身就开始拖地。

“这种时候你拖什么地!”叶秋震惊了。

“身上的水滴到地板上了,不弄干容易滑倒,这种地板防滑性不大好。”叶修边拖边道。

这个时候要关注的不是地板,是外面那个家伙啊,叶秋一点和叶修讨论地板防滑性的兴趣也没有。他走过去,见叶修身上还湿淋淋的,大裤衩的腰部也染湿了一大块,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你先去擦擦干好不好。”

“我马上拖完了。”

“你还在滴水诶哥!给我,我来拖。”

叶修从善如流地将拖把交给叶秋,用手抹了把湿透的头发,“顺便帮我把电脑桌下面拖拖,还有门后边,角落也一块帮我拖了算了,好些日子没住了,地上灰蛮多的。……你拖着,我先去穿个内裤。”

“……”我上辈子到底干了什么这辈子和你做兄弟。


郭明宇来得不算晚,周泽楷也才在门口“呆”了一分钟。

不知道情况发展的郭明宇有点心惊胆战地看着一动不动的周泽楷,他和叶修见面了?叶修和他说过话了,还是没有暴露?郭明宇走过去,却见周泽楷突然也转过身。

出乎意料的,周泽楷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激烈的情绪。

只是一段时间没见,面前的周泽楷似乎比郭明宇记忆里的周泽楷成熟了许多,少了学生气,而更像是能对自己所做的一切负责的成年人了。郭明宇了解,比赛的压力,战队的压力,比什么东西都更能让人快速地成长起来。

如果不是和叶修扯上了,这年轻的人日子或许能更舒坦点。

郭明宇想是这么想,但是感情的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瞧面前周泽楷,显然不是已经超脱一切,走出失恋阴影的样子。

“你要走了?”郭明宇问他。

沉默,走廊里隐隐漂浮着楼下纷乱的乐声,周泽楷抬起头。

“告诉叶修。”

“什么?”

“楼下等他。”

周泽楷说完,就擦过郭明宇的肩,往楼梯走。

郭明宇叹了口气,回过身去,“要是他不去怎么办?”

周泽楷的脚步停住了。他穿了件风衣,和叶秋那件灰黑色的正经场合穿的风衣不一样,深褐色的厚重布料垂在腿边,衬着他高挺的身形,看着有些像游戏里一枪穿云的装束。

周泽楷只说了三个字。

“他试试。”

郭明宇看着周泽楷走出走廊,下楼,有那么一瞬间,周泽楷的气势让他真以为周泽楷下一秒就会从风衣下拔出枪,对着叶修紧闭的房门射击。

我错了,郭明宇想。

不止是周泽楷,还有叶修。如果叶修自己不去招惹周泽楷,或许叶修的日子会舒坦许多。

……或许叶修现在还觉得很舒坦,但郭明宇直觉,他很快,就会舒坦不起来。


周泽楷坐在街边的台阶上。

三千后门对着一条小路,只能容车单向通过,路灯稀稀疏疏地亮着,路边人行道上的合欢树却长得极好,树冠一直和街对面的合欢交叉在一起,如同搭了一个天然的棚子。

他和叶修相处的那段时间(或者可以称得上“交往”?),不知道多少次,从三千的正门出来,走过合欢树叶搭成的棚子,走到三千的后门。

叶修走在他身侧,有些困倦地微眯着眼,嘴里还吸着烟的神情,就好像在眼面前一样,只要闭上眼睛,就能看见。

他睁开眼,面对的是空空荡荡的街道。

无数的叶子悬在他的头顶上,就像悬着无数根针。

无数的叶子在微不足道的风中掉落。

周泽楷并没有把握叶修一定会来。不过他已经有了打算,如果叶修不来,他定然会做点什么,让叶修明白后果。

关于叶秋和叶修的问题,他的脑中设想了无数的可能,并能为这无数的可能想出无数的解释和理由,但这些想法加在一起也比不过叶修一句话的重量。

所谓的真相,都不过是叶修的一句话。

他再次睁开眼,看见叶修站在他的面前:他的脸上有几分倦意,没有说话,含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

这次并不是做梦。

周泽楷抬起头,他知道眼前的人是叶修,因为这个人出现时,第一句话说的便是,“我是叶修。”

“为什么坐在地上?”像被丢掉的小狗一样,叶修想。

不知该说叶修是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或者说是审美观念跑偏,在郭明宇眼里下一刻就要拔出枪灭人的周泽楷在叶修眼里,莫名地有点楚楚可怜的样子。

周泽楷坐着,攥住了叶修的手,从手指头开始,一寸一寸地摸上去,简直像在数叶修皮肉下的骨骼数量。摸到膀子,周泽楷用力往下拉他,叶修无奈,便蹲下身,周泽楷不发一言,捏过了肩膀和锁骨,最后扣住了叶修的脖子,似乎终于确认了什么。

叶修被迫靠近了周泽楷的脸。

“叶修。”从周泽楷的嘴中,念出了他的名字,一字一声,声声锥心。

他的手指抹过了叶修柔软的耳垂,叶修的目光平静而温和。

“好久不见。”他喃喃。

“好久不见,小周。”叶修轻声说。

这是久违的重逢。


TBC



评论(98)
热度(816)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