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孤山 21

21


欠钱不是问题,俗话说,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问题,但叶修欠的东西显然不是钱能搞定的。

作为围观了全程的无聊群众,郭明宇觉得叶修这事干的对周泽楷不厚道,在郭明宇的观念里,谈恋爱这种事上年长的那位要承担更多责任,何况还是叶修和周泽楷这样年龄差出了代沟的。他觉得叶修就这么自作主张地把周泽楷拉上了贼船,到了湖中心,又自作主张地将人给踢下去了,不管有什么理由,这样不管不顾一意孤行的行为,都让人憋了满肚子的槽吐都吐不出来。

关键是叶修还不在意别人说他。

别人的评价,好的,坏的,这家伙都当别人是打飞机一样,射了就射了,对他没有半毛钱影响。

郭明宇真情实感地对周泽楷表示同情。——叶修当然没跟他说过分手那天晚上,他愣是硬着在西湖吹了一晚上夜风的事。


晚饭三人去小酒馆解决了,吃饭间叶秋还缠着他哥盘问周泽楷的事,叶修点到即止,对他和周泽楷的关系没怎么交待,叶秋见问不出什么,便转而去问周泽楷本人的情况,最后索性在网上搜索起来。

周泽楷现在是轮回队长,出道也有段时间了,网上能搜出来的不少,叶秋边看边是吐槽,看得多了,眉头渐渐皱起来了。

“你怎么和你们圈里的人扯上这种事?”他问叶修。

“认识的时候,他还没出道呢,也不知道他打荣耀啊。”叶修很冤。

叶秋将手机放下,“所以呢?现在分手了?”

叶修夹了一筷子菜,“分了。”

“那就好。”

“但他没同意。”

叶秋喷了,“到底分没有?”

叶修道,“在我这,是分了,不过在他那,可能还有点……嗯,不甘心?”

叶秋舒了口气,往后靠了靠,“你这边下了决心就没问题。这个年纪的小孩忘性大,可能失恋的时候会难受段时间,找到新对象就好了。他长得不错,在你们圈里应该很受欢迎吧?”

叶修低着头,一个劲往嘴里塞菜,没答话。

郭明宇在旁边听着,这会终于忍不住了,他原以为叶秋和叶修不对盘,又感觉叶秋性格和叶修不一样,靠谱,又很正经,知道了叶修干的事,会义愤填膺地指责他哥玩弄小年轻感情,始乱终弃没羞没躁,没想到叶秋反而顺着叶修的思路,赞同叶修做得对。该说是他俩到底是一家人,叶秋还是无条件站在他哥那边的?

“叶修当初可是单方面提出分手,貌似周泽楷被打击得不轻。”郭明宇忍不住插了一句,看叶秋什么反应。

叶秋果然接了话,“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要是拖久了,更难分,长痛不如短痛。”

叶修抬起头向郭明宇看了眼,一副对吧对吧我做得没错的表情。

郭明宇道,“为什么啊,都是打荣耀的,为什么都是职业选手就不行?要不要这样上纲上线的。”

叶秋摇头道,“不啊,在普通单位也是这样,一个单位里的人谈恋爱,总是不好的。你想,工作地方,上班时间,有两个人总是卿卿我我,腻腻歪歪的,周围的人都会觉得不舒服。万一以后分手了,还在一起工作,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多尴尬,周围人也会受影响。”

……这道理能这么往荣耀圈套?郭明宇感觉自己脑子不够用。

叶修说,“我没想那么多,不过我知道这种事,扯到职业选手里,对联盟不好。我的选择多了,放弃这片天天要和我干架的歪脖子树,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叶秋哼了一声,“而且你玩游戏,爸妈已经很不开心了,你要是还找个天天只知道玩游戏的,爸妈能高兴得了?”

叶修沉默了一会,“不,首先让爸妈不高兴的是我喜欢男人吧……”


回来上楼时候,郭明宇注意到叶修还左右望了望,不知道是不是他下午的话产生了影响,让叶修也开始担心周泽楷会从哪个地底凭空冒出来了。不过这样小心翼翼的,到了晚上十点多,周泽楷也没在三千或者三千附近出现,叶秋和郭明宇下楼的时候,叶修很专注地开了个小号,在游戏里耍得开心,似乎完全将周泽楷什么的忘到脑后了。

郭明宇尽地主之谊,带着叶秋下去了,他现在看起来和叶修没有半分区别,要不是郭明宇知道原委,不然走在叶秋身边,他都要产生错觉。进了三千,人多得像下饺子,各种男用香水的气味和酒味烟味搅和在一起,一股脑地将人裹起来,本就黑漆漆的光线不足,五颜六色的射灯满场乱转,更是分不清谁是谁。

现在把叶秋丢在人堆里,郭明宇觉得也只有他们兄弟俩分得清谁是谁。

叶秋先是过去弹了会钢琴,偶尔有几个常来的客人,看见了,闲着没事就过去问怎么最近都没看见你?叶秋对他哥的神态腔调拿捏得很好,便随意地道,“哦,最近有点事。”然后就不多说了,又转回头弹琴。

到了十一点多,叶秋从舞池里出来,到了吧台,郭明宇正在吧台后面抽烟,见叶秋过来,也给了他一根。

“谢谢。”叶秋接过了。

“你的瘾没你哥大啊。”

“抽烟毕竟不是好习惯,所以有控制。”叶秋吸了一口,神情平淡,漂亮的手指夹着烟,搭在手臂上,“……而且我哥走了,家里就留了我,我没有权利做到我哥那样不知节制。”

远远的似乎有客人喝醉了,醉醺醺地喊,“老板呢?叫你们老板来见我!”

郭明宇扯着嗓子喊了一声,“老板不在!”又对叶秋道,“不知节制?我倒觉得叶修除了打荣耀,在其他事上都太知道节制了。”

“你说谈恋爱?”

“是啊。”

叶秋静了一会,忽然道,“其实我有个念头,我说出来,你别和我哥讲。”

“什么?”

“我总觉得我哥还能再直回来。”

郭明宇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虽然不是他们圈的,但是开三千以来我也看过不少,直的掰成弯的,是传说,弯的还要再掰成直的,那得是神话了。”

叶秋将烟叼在嘴边,他含着烟说话的技术明显不如叶修,说出来的声音还有点含糊,“我觉得我哥不是直的和弯的的问题。说真的,当初他跟我说,他喜欢的是同性,我就没太惊讶,也没太在意。他说他喜欢同性,可是天下的同性都绑起来,可能也抵不上他对游戏的爱。你说,他这样的人,直的和弯的有什么区别?”

“呃……”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的东西里有酒精的成分,让叶秋的话变得多起来,看着郭明宇欲言又止,叶秋续道,“再说,他这样的性格,很复杂的:一方面很好说话,一方面又难伺候得要死。我还真想不出他能找个什么样的另一半,和他培养出恋爱关系。他和那个年轻人——周泽楷,分手,我觉得是很必然的事。”

“我估计他在男人堆里也难找到合适的,说不定兜兜转转到最后,对象性别这事,也就不那么重要了。说不定等他退役回家后,碰到个简单姑娘结婚,该怎么样怎么样。”

“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是对你哥太乐观,还是已经放弃你哥了……”郭明宇还要再说,忽然变了脸色,冲着叶秋急使眼色,“我靠,曹操真来了!就在你后面!”

叶秋吓了一跳,嘴里的烟都掉了,“什么?!”

“没事还有十米远,你快走,站起来就走,别回头!”

叶秋将烟头捡到烟灰缸里,照着郭明宇说的,头也不回地站起来走了。郭明宇从吧台后面出来,准备去拦周泽楷,却被不知哪冒出来的醉汉扯住了,边打嗝边嘟嘟囔囔,“老,老板,你在啊,刚刚有人说,说你不在,我说你们的酒啊……”


叶秋出了三千,走得不快不慢,但也一直没敢回头。他不知道周泽楷有没有跟着,没跟着,当然最好,要是跟着了,他这一回头,反而显出是看见周泽楷才躲避的意思。

往外面走也不是个事,叶秋绕着三千转了一圈,借着转弯时的余光瞥了眼,似乎没人跟着,便到了后门,往二楼走。

上了二楼,忽然被人跟着的感觉瞬间强烈了,叶秋的内心刷了一排的卧槽,脚步不乱,却不自禁地越走越快。

“叶修?”

他听到周泽楷在后面喊了一声,叶秋没敢答。

“……叶秋?”

听到自己名字,叶秋的背影明显有了半秒钟的僵硬。

几步就走到的房间好像走了老半天,到叶修房门前的时候,叶秋感觉心脏狂跳,伸出手去敲门,没人开。或许只是很短的时间,要是平时,叶秋肯定会静等里面的人来开门,但现在是危急时刻,叶秋心里着急,敲门就变成了拍门。

周泽楷离他就剩三步的距离。

叶秋一着急,瞬间就发挥失常,拍门拍得喊了声“哥!”

门开了,叶修站在门口,抱怨道,“怎么那么急,被狼追了?”

一抬头,看见中午才吃过饭的周泽楷正和叶秋一起站在门口。

周泽楷:………………………………

叶修:……………………………

叶秋:……………………………QAQ


TBC



评论(179)
热度(869)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