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孤山 20

孤山 20


郭明宇知道叶修的真正身份也是退役之后的事,在他接手三千之前,叶修在三千出入,偶尔和人交流,用的就都是叶修的名字,他的本名反而成了他的伪装。当初他买三千的时候,叶修也出了一部分的钱,郭明宇认认真真地做了凭据,还要走了叶修的身份证复印件,看着身份证上的“叶修”二字,才反应过来叶修这个名字不是假名。

这次叶秋会来,也是和身份证有关系。

叶秋从风衣内侧的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放在桌上,“你的身份证,给你补办好了。”

“你这办得也太快了,都一个月了。”叶修走过去,也没去开信封看看,拉了把椅子坐。

屋中就两把椅子,都被坐了,郭明宇只能坐在床边上。前段时间叶修在外地比赛的时候把身份证给弄丢了,找了叶秋帮他补办。郭明宇不由得感叹下双胞胎兄弟的好处,叶秋拿着家里的户口本,直接到了辖区的派出所,说自己是叶修,想补办张身份证,都用不到叶修跑回家一趟。

同样是坐在椅子上,叶秋龙章凤姿,器宇轩昂,坐得端端正正,双手搭在扶手上,虽然是坐着,风衣和里面的西装马甲和衬衫都半点不乱,而旁边的叶修呢,看着就没什么精神,上身穿着夹克,下身穿着不怎么合体的灰不溜秋的长裤,脚上的鞋子和叶秋一比,更是对比鲜明。

郭明宇突发奇想要是做个公益片,叶秋是“游戏前”,叶修是“游戏后”,告诫广大青少年切勿沉迷网游,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考个好学校,成为有钱人……各家网游运营商,都会损失惨重吧?

“你不看看?”叶修不动,叶秋把身份证从信封里抽了出来,给叶修过过眼,“其实早就办好了,只是一直没找到空闲拿过来。”

叶修拿着身份证,正反面看了两眼,“身份证都可以替我补办,你要是拿我的身份证去干什么事,肯定也没人怀疑不是本人吧?”

叶秋眨眨眼,“你还真说对了。”

“……”叶修转过脸,“你拿我身份证干什么去了?”

叶秋理了理他身侧本就算不上乱的衣服,“哎,我刚刚在你屋里找半天,也没找到点水,现在感觉有点渴。”

叶修道,“老郭,倒点水去。”

郭明宇正看这对双胞胎兄弟吵架好玩呢,忽然被指派了,“为什么是我去?”

“你给他放进来的,你都不给他倒点水?”

“你还是他哥呢!你怎么不倒?”

“我屋里现在就厕所有水。”叶修坦诚。

郭明宇无语了下,站起身,准备出去拿点水来,叶秋立刻站起来,客气道,“不麻烦了,我也不是很渴。”

叶修抬抬手指,“你看,他根本就不是想喝水,他就是想指派我跑腿的。”

“……”郭明宇无语了下,还是出去拿水了。

叶秋叫道,“……有你这样当哥的?”

叶修毫无自觉,“快说你拿我身份证干什么去了,有你这样当弟弟的吗?”

“我给你买了点保险,家里人之前都买了,就你没买。对了,你不是很宝贝你那手吗,我还给你的两只爪子买了保险,很贵的那种。”

叶修考虑了下,想到个比较重要的问题,“别跟我说受益人不是我。”

叶秋特平淡地接口道,“受益人不是你。”

叶修挠了挠头发,算了,估计受益人不是叶秋自己就是爸妈,那也无所谓。


不得不说,郭明宇毕竟是生意人,做事还是相当靠谱而给面子的,没有仅仅是拿两瓶矿泉水回来,而是回自己房间,用托盘将一套茶具都给拿来了,冲的是一斤八千的毛尖。

叶秋客客气气地接了茶碗,抿了一口,夸了句好茶。

叶修也喝了一口,道,“这茶你给他喝可惜了,其实你就拿点汽水饮料什么的给他喝,他更喜欢喝那个。”

郭明宇当他又是在挤兑他弟弟,也没理,和叶秋闲扯了几句,叶秋都进退得当地答了。

茶喝得差不多了,叶修问叶秋为什么还不走,叶秋东拉西扯了一会才道,“郭老板,你们下面酒吧什么时候开壶啊?”

郭明宇道,“晚上啊,八九点钟就上人了。”

叶秋点点头,“那和普通酒吧差不多啊……那个,我想晚点再走,夜里去你们酒吧见识见识,不麻烦吧?”

“不麻烦。”

“多谢,那晚上我请你和我哥吃饭,吃完饭我们去酒吧。”叶秋眼睛都亮了。

叶修皱眉道,“你去三千做什么,你又不是GAY。”

叶秋辩解道,“就是没去过才想去看看啊,听说你都在里面弹琴?我就瞅瞅。”

“和别的酒吧一样,没你想得那么好玩。”

“你去过别的酒吧?”

“这……我还真没去过,”叶修回忆了下,放弃道,“想去就去吧,不过我和你同时出现可能不行,这边人顶多知道一个我,双胞胎容易引起注意,而且你这一身穿着,也不是泡吧的样子。这边还有我几件衣服,到时候你换下,装成是我的样子。”

“好啊。”叶秋答应得很干脆,左右看看,已经开始在找叶修放衣服的地方了,“衣服呢?我是现在穿,还是等吃过晚饭换?”


叶修所谓放在这里的衣服,其实就一件棉质t恤,一条牛仔裤,t恤还是短袖的,显然是夏天穿的衣服,放在这里忘了带走。最后还是郭明宇回去找了件长袖的衬衫,给叶秋凑了一身。叶秋换好衣服,又对着镜子,将整齐的发型拨乱了点,发梢凌乱地盖住了半边耳朵。

“可以以假乱真,”一起吃晚饭的时候,郭明宇看看叶秋,又看看旁边抽烟的叶修,“反正看着是分不出来。”

叶修道,“他不怎么抽烟。”

叶秋抬起手臂,闻了闻身上的味道,“今天和你呆在一块这么久,身上早就一股你的烟味了。”

“是吗,”叶修过来嗅了下,“我怎么闻不出来。”

叶秋道,“这就是那什么,‘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

“我觉得没什么啊,”叶修也闻了闻自己身上,“这烟味道挺好的,价也不贵,下次我送你点尝尝。”


夜越来越深,三千里的人也渐渐多了,郭明宇眼皮直跳,想了想,还是跑到二楼,敲开了叶修的房门。

“今天中午你和周泽楷吃饭的?”

“是啊。”

“他现在会不会还在H市?”

“不会吧,饭都吃过了,事情也谈过了,他应该已经回S市了。”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要是他真来了,还碰到叶秋怎么办?”

“你是担心这个啊?怕什么。”

叶秋还没走,叶修上了网,搜出了一张周泽楷的照片,“叶秋你来看看他。”

叶秋奇怪道,“谁啊?”

“你哥的债主。”郭明宇插嘴。

“没这回事,”叶修指了指屏幕上的年轻而英俊的脸,“我和他有点误会,你要是在三千遇到他了,就装作认识他,但又不理他就行了。”

“认识又不理……”叶秋琢磨了下,“不理人家,还得装作认识,这算什么啊?哥你到底欠了人家多少钱?”


TBC


评论(63)
热度(602)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