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 孤山 18

孤山 18


九轮结束,嘉世战队积65分,排在积分榜第三位,场均约有7分入账。嘉世现在的排位还算配得上豪门的身份,不过只要还记得嘉世在前三赛季辉煌的,这样的得分和排位就很容易让人产生落差感。这种时候即使是最铁杆的嘉世粉丝,也不得不承认:时代不同了,现在的联盟早就不是单靠一叶之秋就能横扫的。目前算是联赛前期的摸底结束,有经验的人都知道,下面才是真刀真枪拼实力、拼基础的时候。

当年叱咤风云的三位顶级大神,境遇早就各不相同。一叶之秋在上个赛季丢了冠军宝座,受尽了老对头霸图的奚落,不少嘉世粉丝都握紧了拳头,就等着这个赛季看嘉世大杀特杀,一举把霸图踩在脚下,狠狠地报仇雪恨。可是眼见着常规赛过了快四分之一,嘉世才排名第三,而且分数被排名第四的烟雨咬得很紧,一点大杀四方的霸气都没有显露出来,网络上出现了很多嘉世粉丝对战队表现不够给力的牢骚,弄得一叶之秋这张金字招牌也跟蒙了尘一般。

一叶之秋的宿敌大漠孤烟熬了三年,上赛季才拿到冠军,不少人都看好他们这赛季的表现,现在霸图积66分,排在积分榜第二位,正压着嘉世一头,但一分的差距,是随便一场比赛就能变化的,难保下一场比完不会被嘉世反超过去。至于皇风的扫地焚香,那就更加黯然失色了,扫地焚香的继任者虽然比不上当年的郭明宇,但也算不功不过,没埋没了大神级角色。只是战队整体实力下滑严重,就不是一个扫地焚香能够挽救的了,听说最近联盟中不少战队都动了求购扫地焚香的念头,弄得很多皇风死忠都坐立不安,这话题一度炒到皇风俱乐部官方出来澄清,说绝对没有卖角色的意思,才作罢。

三大神的时代早就过去了,现在大家的关注点更多地投放到新生代上,第四赛季崛起的一批人将联盟原来的格局冲得七零八落,他们用他们的才华,打开了新的联盟局面。

如果说第四赛季的新人还有点遍地开花的意思,那第五赛季就是周泽楷一枝独秀,其他几个表现不错的新人选手呼啸的方锐,虚空的吴羽策,以及嘉世的刘皓,要是和一出道就挑起战队大梁,场上风格华丽凶悍的周泽楷放在一起,好像把他们和周泽楷放在一个层面上比较,都是难为了他们似的。

现在轮回积48分,排在第十位,因为五轮之后遇到的基本都是强队,几场下来,比刚开赛的时候滑了不少名次。

不过,这并不影响外界对于周泽楷的好评,毕竟现在的名次掉到第十,也比当初张益玮带队时,表现得出色了。私下有不少俱乐部接触过周泽楷,问他有没有转会的意思,周泽楷又不怎么说话,俱乐部那边舌灿莲花地说了半天,他也就回几句“没有。”“谢谢。”,连句“我考虑下”也没有。各大俱乐部一边深深感受到与周泽楷交流的无力,一边觉得不多说话的周泽楷或许是别有心思,在等着他们提价,是觉得薪酬不够高?还是觉得待遇不够好?总不至于是想他们也提供轮回那样的地位,一来就当队长吧?那也未免太狂了,要知道,有意挖轮回这个墙角的,不少都是排名不错的战队,本身就有王牌选手在,哪能周泽楷一来,就给他腾位置的?

于是这些挖角事宜从突击战,慢慢变成了持久战,几个意向很强的俱乐部开始慢慢地磨周泽楷。他们都认为,现在的轮回战队配合不了周泽楷的水平,只会成为他的拖累,周泽楷要想有所作为,怎么会不想另谋高就?


在这群俱乐部里,嘉世给周泽楷打电话算是晚的了,在这之前,周泽楷已经拒绝了好几家俱乐部的邀请。周泽楷站在街上,见来电显示是H市的,心里就有点预感,接起手机,果然是嘉世经理。

崔立在电话里说了一会,周泽楷除了开头一句“是,你好。”,就没发过声,弄得崔立都感觉是不是在对着空气讲话。

“……哎,啊,你在听吗?”

“嗯。”

“那你看看,要不要考虑下?”

如果是平时挖角,俱乐部可能会派自己队里和对方相熟的队员,或者派自己队里有声望有资历的队长、王牌先去探探口风,毕竟,职业选手之间都有来往,互相有认同感,而他们这些俱乐部工作人员,和职业选手到底是隔了一层的感觉。周泽楷才刚入联盟,性格又低调寡言,和其他队的选手没什么交情,嘉世经理崔立只好亲自出马,而且他直接出面,已经是给了周泽楷不小的面子。

本来他们也动过心思让叶秋打电话,但是那天在会议室,他们说要招周泽楷,叶秋直接说估计他不会来,陶轩就有点不高兴:你什么意思?这八字还没一撇呢,问都没问,你就泼凉水,这算什么态度?后来让叶秋打电话这事,崔立就没敢往陶轩和叶秋那送,生怕触了哪片逆鳞。

结果崔立的邀请,也被周泽楷挡了回来。

崔立倒是没灰心,说实话,要是周泽楷一听嘉世要他,就一口答应,崔立才要疑心接电话的不是周泽楷。一来,崔立估计嘉世肯定不是第一个挖周泽楷的俱乐部,如果周泽楷现在正在考虑接受哪家的邀请,肯定不会一下给嘉世答复,甚至可能再等着看嘉世还能不能提价,提供更高的待遇;二来,周泽楷现在好歹也是队长,一队之长的责任在那,二话不说就抛弃了待他不薄的战队,说跳槽就跳槽,毫无责任感,这种人到哪都会让人不舒服。

崔立便迂回起来,说不急不急,你不用现在就答复我们,要不什么时候有空,请周队吃个饭?就几个人,叫上我们队长……

周泽楷默默听着,忽然道,“现在?”

崔立以为自己听错了,“啊,什么?”

周泽楷道,“我在H市。”

“你在H市?现在?呃,那有空吗?”

“嗯。”

崔立都有点愣了,这周嘉世可没有和轮回的比赛,怎么周泽楷就来H市了,这也太巧了!他之前说要吃饭,还有几分客气的成分,这下是非请不可了。

约了吃饭的时间地点,电话放下,崔立才有点头大,周泽楷现在好歹也是个队长,这种几个人参加的饭局,嘉世这边作陪的,也起码是队长副队长以上的人物,何况他刚刚说客套话的时候,亲口说了要叫上叶秋,总不能眨眼功夫就食言吧?

崔立先是给饭店打电话,订了中午的房间,然后又给陶轩打了一个,告诉他大体情况。陶轩说,既然他主动要和我们吃饭,多半就有点意向,你去好好谈谈,之前部门里有讨论出来底价吗?

崔立道,有的。

陶轩想了想,道,先谈着,他要有什么超过底价的要求,你就先含糊着,说回来商量下。要是能够接受的话,再多给他点待遇也可以,上次就说过,他要是保证这样的发挥下去,商业价值可能不比苏沐橙低。

崔立纠结了会,小心翼翼地问,那,叫叶队一起?

陶轩沉默了一会,你去问问他吧,他要去就去,不去——不去,唉,不去你就和我说一声,我再找他说。

崔立放下电话,让秘书去了训练室,没想到叶秋倒没怎么难为他,打着游戏,随口就答应了。

崔立这才有点安下心来,好像这件事已经完成了一半。


周泽楷放下手机,望着面前的大楼,阳光下,嘉世的队徽张扬炫目。崔立打电话之前,他就已经到嘉世楼下了,他还寻思着,是不是直接表露自己是轮回队长,然后就可以直接上去,见到叶秋了。

他是来找叶秋的。

熟悉了联赛这种紧张的一周一赛之后,除了开始几周因为免不了的心理因素,感觉有点忙碌劳累,现在适应了,便觉得轻松了很多,好像平时一下多了很多个人的时间。周泽楷这次来H市,就是专门来见叶秋的。

明明下一次与嘉世对战,对战之后他也可以找机会见叶秋,但是,现在叶秋就是他心头上的一个结,一到周泽楷闲下来,安静下来,就会膈他一下,让他觉得必须做点什么,让自己能舒服点。他等不到下次和嘉世相遇了。

其实叶秋这事,简单了想,无非两种可能:叶秋和叶修不是一个人,只是长得像。——这种事听起来像小说情节,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存在两个长得很像的人,也不是不可能。

另一种可能就是叶秋和叶修就是一个人。周泽楷自己查过荣耀联盟的官网,嘉世那队里,清清楚楚写着叶秋的名字,这些资料都是经过联盟认证的,周泽楷自己也办过手续,知道里面不可能有假。如果叶秋才是真名,那“叶修”可能只是叶秋游走于三千的一个代号,一个听起来像名字的称呼。这个念头让周泽楷首先感觉胃里像是被蛇尾巴扫过:情热之际,自己叫过不知多少次的名字居然只是个毫无意义的伪装,如果连名字都是假的,“叶修”和他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又骗过自己多少?

想到这些,周泽楷简直难以容忍,即使“叶修”有他必须伪装身份的理由。

猜测终归是猜测,而且,想到最后,周泽楷很清楚地意识到,这件事的决定权在叶秋那。倘若叶秋不是叶修,他可以不承认;倘若叶秋就是叶修,他只要不想对过去做过的事负责,照样可以不承认自己是“叶修”,然后就可以撇清得一干二净。

他不承认,周泽楷又能拿他怎么办?周泽楷手上连一样“叶修”的东西都没有,他们没有一起拍过照片,也没有用过手机或者网络联系,一切的联系,不过是飘在三千那个花花世界的几声耳语,风一吹,就散了。

他呼吸过这个城市的空气,吃过这个城市的饭食,看过这个城市荡漾的湖水,却终究,什么也没有留下。

即便如此,周泽楷还是来了,来到了这个有“叶修”在过的城市。


TBC


评论(49)
热度(604)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