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蚁穴 番外 《归梦》

 蚁穴《番外》归梦

 

 

 

 

“好冷啊。”

“今天有零下十度了吧,护城河里都结冰了。”

“快点走吧。”

天气预报说有寒潮来袭,B市的温度骤降了好几度,干冷干冷的,隔着厚厚的羽绒服,都能刺得人骨头疼。

方锐将大衣领子竖了起来,勉强包住了冻得通红的耳朵,林敬言穿得比他厚实,但也冷得不行,缩着脖子,两手插在兜里往前走。

路边花坛里枝桠料峭的梧桐树在寒风中发出簌簌的声响,他们两人从酒吧出来,沿着街边的店铺快走,天已经黑下来了,空气要比白天还要冰冷。过了两个地下通道,二人终于走到了订好的酒店里。

服务员将门在他们后面关上,进来的客人纷纷开始脱帽子脱口罩脱手套,脱下全副武装,解开领口喘气。北方的冬天,总是外面冻得要死,屋内热得淌汗,方锐松开了之前撰起来的大衣领子,呼出口气,看了眼表,“我估计我们俩算到得早的,这还没到五点四十呢。”

服务员过来问,“请问有预定吗?”

方锐道,“有预定,有预定,应该是姓王。老林,这次是王杰希订的吧?”

林敬言点头,“是他订的。美女,有没有王先生预定的,大包。”

服务员道,“有的,三楼蓬莱阁,请跟我来。”

 

包厢很大,中式的大红大黄装饰,摆了两张大圆桌,坐二十多人绰绰有余。方锐没有猜错,他们确实来得很早,房间里才来四个人,吴羽策、田森、方士谦,房间是王杰希订的,礼仪上他来得最早,此时他们四个正在八仙桌旁打牌,见他俩进来,随手打了下招呼。

吴羽策道,“外面冷吧?”

方锐道,“可要冻死了。”

吴羽策道,“你俩没坐车?”

林敬言拉了把椅子坐下来,坐在田森后面,看他的牌,“我上午到B市的,他下午来的,就先碰了个头,刚刚从酒吧直接走过来的。”

田森是B市人,随口问了句是哪家酒吧,几个人就多说了几句。

壁挂电视里放着荣耀联盟第十八赛季的比赛重播,也不知是被谁调到竞技频道的,也没人盯着看,只是打牌时候三心两意地瞥两眼。

说话间,不断有人进来,遂又开了一桌打牌,也有人带了电脑,打开和许久不见的对手切磋几把的。到六点时候,人到了大半,很多人退役后,都是好几年没见过面了,聊聊近况,气氛也热闹起来。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从事的都不是荣耀相关的行业了,现在看着曾经熟悉的队友、对手,从前那个热血沸腾的年代好像又从记忆里复苏了,一下变得很近,仿佛就在眼前。

张新杰进房间的时候,大家都知道是六点准时了,左右数数还没来的人,便又扯上了。

楚云秀道,“怎么,今天都没人带家属来?”

肖时钦笑了笑,“每人都带家属过来,怎么够坐,得定宴会厅了吧。”

张佳乐坐在椅子上喝水,抬了抬下巴,“这不还有好几个没成家,打光棍的吗,有人带家属,有人没人带,多丢人。大家都说好了不带,正好。”

说话间,苏沐橙也进来了,她穿着一身红呢子裙,外套搭在手臂上,“真暖和啊,大家都到了。”

楚云秀上去,和苏沐橙拥抱了下,“你怎么来的?”

苏沐橙道,“我从机场直接打的过来的。”

楚云秀道,“叶修呢,没和你一起。”

苏沐橙将冻红的手放在嘴边哈了哈热气,“没呢,他从家里过来,这会应该到了吧。”

张佳乐忽然道,“周泽楷和他一起?”

苏沐橙点点头,“他俩应该是一起过来吧,下飞机的时候他拿周泽楷手机给我发过消息。”

张佳乐“哦哦”了两声,便回过头继续和别人讲话了。

他们几人对话,众人都听着,但也没就这个话题深谈什么,各自聊各自的了。

 

叶修和周泽楷的事,在座的人几乎都知道些,只是知道得多少的区别。有像王杰希这样,从他俩一开始搅在一起就知晓了情况的,也有像韩文清那样,直到周泽楷都退役了,才辗转听说叶修和周泽楷两个大男人在暗地里好了。

这种事到底不是能摊开来大说特说的,他们这群人都算是两位当事人的朋友,就算会觉得惊讶不解,也不会有害他们的心思,所以知道就知道了,顶多和身边知情的人谈上几句,在外面就从来不会多说这事。

当初在联盟的时候,他们两人的保密工作做得不错,叶修退役时都没有半点苗头,直到周泽楷退役,荣耀相关论坛上才开始流传一些小道消息,将这段地下恋情说的有鼻子有眼,还配上了几张他俩从在一起走路、买东西的照片。真真假假一番质疑后,又被无聊者看图说话衍生出不少情节,跌宕起伏,催人泪下,让追贴的人感叹不去拍韩剧真是浪费了这么好的剧本。

事情传开后,不少相熟的选手用开玩笑的语气向当事人求证过这事,叶修没有说不是,周泽楷也没有。

不否认,就是默认了。

被震得心惊肉跳的职业选手们再要追问,这两人就跟说好似的,打死不回应了。后来这事在联盟内部传得人尽皆知,不过叶修退役了,周泽楷也退役了,再去纠结什么形象影响,似乎也没这个必要。更何况,这两人从未当众承认什么,在粉丝那个层面,这件事到最后也只是似是而非的YY,就算YY得和真的一样,没有当事人认可,到底只是存在于脑补中的事了。

过了段时间,这事也像所有的网络事件一样,排山倒海地来了,悄无声息地消失了。荣耀联盟依然以日新月异的速度向前发展,新秀,天才,未来之星,让人目不暇接,不断制造着新的话题点。

这是永远充满青春与生机的地方。

行事低调的叶修和周泽楷如愿以偿地从这场绯闻的漩涡中消失,踏踏实实地面对自己的日子。

 

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迈不过去的槛。

 

“今年的小孩打得不错啊。”

“前两年联盟赛场出了不少攻击手,战术上有特长的新人倒没怎么见到,今年……”

张新杰和喻文州正边看着电视边说话,忽然听到包厢的门开了,包厢里说话的声音都安静下来,便也回头去看。叶修和周泽楷来了。

叶修看上去没什么变化,连嘴边叼着的烟都是众人熟悉的角度,周泽楷的头发都向后梳去,看起来有种冷峻的成熟,不过此时他却露出了很温柔的表情,将坐在他胳膊肘上的一团东西从不知是他自己的还是叶修的大衣里剥出来。

叶修在旁边把大衣拿了下来,里面露出了一个皮肤雪白的小孩,两三岁年纪,大人似乎怕把他给冻了,给他穿得很臃肿,像个毛绒绒的小企鹅。此时,他正双手搂着周泽楷脖子,脸也埋在周泽楷衣领上,只露出了一只眼睛。

黄少天刚喝到嘴里的一口茶瞬间就喷出了一米远,呛得他一边咳嗽,一边帮被他喷湿了衣袖的喻文州擦。

“小叶,下来吧,自己走。”叶修对小孩说,

小孩显然更愿意被人抱着,听了叶修的话,抽了抽鼻子,还是顺从地让周泽楷将他放下了。周泽楷这才得空,将自己的帽子和外套脱掉。

叶修给小叶脱掉了外面的棉袄,周泽楷在旁边说了声,“会冷?”

叶修将棉袄放到旁边沙发上,“他穿得很多了,里面还有三件,这屋里那么热,别又热出一身汗来,回去感冒。”

周泽楷点点头。

众人凝固地看着他俩给小孩穿穿脱脱,终于理好了,转过头,见众人都盯着他俩,叶修抬手摇了摇,“哟,各位,好久不见。”

黄少天瞪着眼,指了指小孩,“这这这……这什么?”

叶修道,“小名是小叶,来,小叶,叫叔叔。”

方锐凑了过来,“小朋友,来叫哥哥。”

叶修呵呵,“一边去!”

黄少天又凑了过来,“哪来的这是,靠,叶修这小孩和你长得好像!”

不止黄少天,大家都看出来了。不过小孩的个性似乎不是外向的,被这么多视线同时盯着,显得很腼腆,一个劲往叶修怀里扑。

“哪来的,当然是爹妈生的。”

叶修话音刚落,就收获了许多惊疑不定的目光。

小叶张开小手,对着叶修软软地喊了声,“爸爸抱。”

叶修放弃了,只能将小孩抱起来,入座。

周泽楷的沉默倒是一如既往,满脸“你们问了也是白问”的安静表情,坐在了叶修身边。

王杰希招来服务员,“热菜可以走了。再拿个婴儿椅来。”

 

众人心中关于叶修周泽楷带来的小孩有各种猜测,但这两人好像又采取了当初对付绯闻的方式,不说也不否认,急得大家心中都有了各种猜测,可叶修偏偏不给你个痛快。

“谁家的?”

“我家的小孩。”

“领养的孩子?”

“不是啊。”

真是问得人心累。

楚云秀向苏沐橙问,苏沐橙附在楚云秀耳边笑着说了,楚云秀拿着点心去逗小孩,小孩不吵不闹,不怎么说话却也不认生,楚云秀给东西,拿了就往嘴里塞。

周泽楷看了眼,将小叶脸蛋下的围嘴按平了,叶修说话间也瞄了一眼,见没什么事,就又和其他人说话了。

王杰希道,“今天都没人带家属带小孩的。”

叶修道,“我俩都出来了,家里没人,也不能把小孩一个人丢家里啊。”将隔壁桌也扫了一眼,大家都在边吃边聊,气氛热络,“怎么没把老冯请来。”

喻文州微笑道,“请了,他今晚有会,来不了。不过也真万幸是没来啊,你们家这架势,可要把人吓出毛病来。”

周泽楷毫无压力地看过来。

叶修笑,“我们大家都过得好好的,主席也该高兴啊。哎,老韩,来,你起头,大家喝一杯。”

喝一杯喝一杯,众人都哄起来。

韩文清举杯,“大家一起,干杯。”

方士谦道,“喂喂,喝酒总要有个说法。”

韩文清酒杯停了下,又举起来,“那就祝荣耀吧。”

“祝荣耀!”

“祝荣耀!”

“干杯!”

曾经的职业选手们举起杯子,乱七八糟的有酒有饮料,在空中碰在了一起。

电视里播放着荣耀比赛中的各种技能声效,这是众人曾经最熟悉的声音,不用看图像,光是听声,就能知道是什么职业正在进攻,脚下踏过的是什么样的土地。这是已经流淌进他们血脉的声响。

 

盘子都差不多吃空了,还没有人离开,大家都放了筷子,天南海北地扯着。

小叶早就困了,被周泽楷抱到怀里,没多会,就闭上眼睛睡了。

苏沐橙跑到叶修座位旁,摸了摸小叶的小脸蛋,“小叶他哥哥水痘好了吗?”

叶修转过头,道,“好多了,之前怕传染放到我们这边养着,等大叶完全好了,就让小叶回叶秋那。”

“哎,是不是双胞胎都容易生双胞胎呢?”

“好像概率比较大吧。”

苏沐橙逗着小孩,忽然笑起来,“小叶现在还分不清你和叶秋啊,见到都喊爸爸。”

叶修将杯子里喝不完的饮料倒到周泽楷杯子里,周泽楷看着,也没阻止,“要不然怎么说是叶秋的种呢,和他小时候一样傻。”

说着“傻”的叶修看向小孩的眼神和周泽楷一样,满是疼爱。

周泽楷难得出声,“嗯……留下。”

叶修一笑,“这又不是小猫小狗,怎么说留下就留下啊,你去和叶秋说去,我可不去。”

周泽楷点点头,“好。”

叶修无力,“你来真的啊……”

周泽楷露出微笑,“开玩笑。”

“……最近发现你越来越学坏了。”

周围人声喧嚣,小叶安安静静地睡着,那张酷似叶修的小脸窝在周泽楷怀里。小孩子就是这样,想吃就吃,想睡就睡,即便身边吵闹不休,也依然可以睡得安稳。

未来还很长,有无限的精彩在等着他,等着他们。

等着他们在彼此的目光中,一起慢慢地走下去。

 

 

END

 

 


评论(40)
热度(705)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