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孤山 15

孤山 15


到客场比赛,联盟队伍一般的做法都是提前一天到,住一晚,第二天调整好状态再上场。S市和H市离得近,坐高铁过去,比有时在S市内挤趟地铁都快,周泽楷和队友们从高铁站出来,上了俱乐部准备好的大巴车,周泽楷回头望着窗外渐渐远离的高铁站,有种莫名的怀念。

才不过一个多月,却像过了半个世纪。

以前每次去三千见叶修,他都是从这个高铁站出来,回去也要经过这里,连站内二楼成排的快餐店,他在等车的时候也吃过了不少家。现在他看着熟悉的场景,就忍不住会想到三千,想到叶修。

据说心里装着某个人,踏足他所在的地方,触及与他相关的人事,呼吸他所在城市的空气,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他。以前周泽楷还从未有过这么深的感触,也从未想过这么多,叶修就在那里,只要他来了,叶修就不会让他失望。可和叶修分手后,周泽楷却开始越发强烈地感受到叶修的存在感,就好像临走时叶修给他的世界刷了一遍漆,周泽楷再看叶修,再看自己,都不是原来那个颜色了。

这段时间,比赛消耗了周泽楷大量的精力,等他有心力在晚上认真想想他和叶修的事的时候,离开西湖时满心极端的情绪早已平复下来。然后越想,越是对自己,对叶修都不确定起来。

自己对叶修的感情有那么深吗?

是因为失去了,才觉得珍惜?还是那段过于针锋相对的分手,让自己在不知不觉中高看了他和叶修的关系?

想的越多,越像再粉饰过去似的,明明只是一起解决生理问题的床伴罢了。心里有一个尖细的声音在说。

连“我喜欢你”之类轻飘飘的告白,都没有人说过。他俩之间,又谈什么开始呢?

周泽楷靠在座椅上,任由脑子乱了一会。

大巴车开到地方,周泽楷和队友一起下车,进酒店的时候,已经将乱七八糟的私人念头扫到一边,背着包跟在队友们后面,心神平静。


有赖于这段时间对于轮回连胜的热炒,这次轮回和嘉世的对战,吸引了不少关注,联盟对这种热点话题向来敏锐,提前选了轮回和嘉世的对战作为本轮的转播比赛。

周泽楷一进赛场,就被嘉世主场铺天盖地的粉丝应援声惊了下,一眼望过去,观众席上满是嘉世的粉丝,专门赶来的轮回战队的铁杆粉丝,被挤在豆腐块大的地方,要不是仔细找,都看不到。这等声势,前五轮比赛周泽楷还从未见过,虽说他以前也看过那种粉丝爆满的豪门对决,但作为观众,和作为客场作战的职业选手,感觉可是太不一样了。

走在他后面的方明华道,“怎么样,很厉害吧?和嘉世、霸图他们打比赛,都是这样,以后习惯就好。”

周泽楷没说话。方明华知道周泽楷虽然不爱说话,年纪又小,但心理素质可能比很多老资格的选手都好,要知道,次次顶着压力上擂台,面对对手的巨大优势,能毫不慌乱地战到最后,需要的可不仅仅是技术,还有绝对强大的心理素质,保证自己能稳定的发挥。

果然,两只队伍在赛场中站定的时候,方明华看见周泽楷已经是平常的样子,有点腼腆地微低着头,不知道在走神,还是在考虑什么。

第一轮比赛打完,轮回就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正式介绍了周泽楷,并宣布了接下来轮回战队的队长将由周泽楷担任的决定。现在周泽楷就站在队伍最前面,和嘉世的副队握手。叶秋是嘉世队长,本该站在第一个,但因为他不露面,站在第一个只有嘉世的副队长。嘉世的粉丝们早就习以为常,照样敲锣打鼓地把声势做到最足。

“我们队长已经进小房间啦。”握过手,两队要分开的时候,嘉世副队长对着轮回这边说。圈内的人都知道,叶秋都是比赛一开始就进到比赛用的房间里,比完赛,两队握手之前就会自己离开。嘉世副队突然冒出来这句,让轮回的队员们都没反应过来。

“他要我传个话给轮回的新任队长,”不知是不是因为传话的方式和内容都太过嘲讽,嘉世副队一边传话,一边脸上是绷不住的笑意,“他说他就在擂台最后一个,别让他等太久。”

此话一出,不止轮回的队员,很多嘉世的队员也看向了周泽楷,窃窃私语起来。叶秋说话气人,谁都知道,不过他开嘲讽不是打比赛时候放垃圾话,就是和对手真人面对面挑衅,这样专门找人传话,传话对象还是个小了他四个赛季的新人,当真罕见,而且难免让围观众人觉得叶秋这样做太没前辈样了。

就算心里对后辈没什么怜爱之心,表面的友善也要装一装啊!

这个时候,被直接指着鼻子挑衅的周泽楷反而没什么反应,有人以为他会慌,会不知所措,或者谦虚几句,说不敢不敢,没想到周泽楷也半点客气话没有。

“好。”周泽楷说了一声,转身走向轮回的等候区。


平心而论,面对嘉世,今天的轮回在周泽楷之前的队员们表现得不错,没给周泽楷拉开太大差距,一枪穿云等到一叶之秋上场时,还剩了百分之三十二的血。

“打得不错嘛。”叶秋上场后,就在对话频道里打了一句。

“前辈说要等我。”

“你现在打到我面前了,可以安心地GG了。”

一叶之秋手中战矛一抖,扑向了举起双枪的一枪穿云。

这就是斗神……

周泽楷的精神中有瞬间的空白,那是强者才懂的亢奋,战栗火焰一般灼烧着神经,手中的操作却依然清晰,像是脱离了精神,置身于另一个时空。

亢奋,战栗,如同锐利的战矛破风而至,一枪捅破了周泽楷的心脏。


轮回的连胜终结在了第六轮,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几乎没有人对此表示了失望和不解。在记者和观众看来,轮回会栽在这一轮,几乎是命中注定的事。他们更关心的是轮回的新队长面对叶秋,到底能展现出到少能耐,轮回的新队长到底是只能欺负欺负庸手,还是已经拥有了与大神们叫板的能力。

可惜结果叫大家有点小小的失望,单人对战时,一枪穿云的血量已经落下太多,好像还没等大家觉出味来,战斗已经结束了,而这次团队赛中,叶秋的战术胜利也盖过了个人才能的展示,反倒是周泽楷,在队友中表现得格外突出,左右拼杀,给嘉世造成了不小威胁,这种情况,让想要拿叶秋当标尺评判周泽楷的人们,感到有点无从下手。

记者照例向周泽楷提了几个问题,类似“请评价一下自己的表现。”“如果给你满格的血,你觉得能和叶秋打多久?”之类的问题,只是问了半天,周泽楷也只说了“嗯”“还可以。”“很好啊。”之类毫无营养的话,弄得记者们抓耳挠腮,又无可奈何。

等记者们去问周泽楷旁边的方明华,周泽楷才松了口气。不远处的显示屏上正播放在比赛时的画面,只经过了粗糙的剪辑,而周泽楷与叶秋那段短短的对决,被反复剪入。选手比赛,现场的N个屏幕中的一个会放选手上半身的画面,叶秋不露脸,就让小房间里的摄像头失去了意义,现场的录像退而求其次地拍叶秋的手,将他飞快敲击的手像其他选手的脸一样,呈现在屏幕上。

这样的画面没什么意义,电视转播也不会用,所以只有现场的观众闲着没事会去看。

现在周泽楷在看的剪辑视频里,就有几个叶秋手的画面,不知道是不是被光线打的,白皙得有点透明,动作中的手型赏心悦目得让人移不开眼。

周泽楷看着那个视频来回放了好几遍,直到记者会结束。

周泽楷站起身,方明华忽然凑过来,对他小声说,“等会走,我带你去和叶神打声招呼。”


TBC


评论(86)
热度(616)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