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蚁穴 番外《他的城》(上)

《蚁穴》现在除了湾家代理部分还有20本,已经差不多完售啦,谢谢大家的喜欢 (づ′▽`)づ 

现在放出两篇番外篇,特典将等老叶生日放出。

这篇有点长,还是肉,就分两次放啦。



蚁穴    番外《他的城》



【一】

 

 

到了年终,人们总不免一阵繁忙,直到忽然有一天上班,发现街边的路灯上已经挂上了成串的灯笼,绿化带里竖起了巨大的塑料花灯,人们才开始真正开始意识过来:要过年了啊。

S市外来人口众多,年前几天的返乡高潮已经搬空了一半的城市,走在路上,都能明显地感觉到车流量减少。到了大年三十这天,还有没回家的人匆匆地往飞机场、火车站赶,不晚点的话,还能赶上到家吃年夜饭。周泽楷开车到了飞机场,出发大厅里弥漫着一股安心的期待感,这种时候,人总是显得格外宽容,能够体贴他人,连平日里极易点燃旅客脾气的小纠纷,也能客气地一笑而过。

周泽楷去推个小推车给父母装行李,回来的时候,周爸爸周妈妈正和一个年轻人说话。年轻人家在外地,几年前考到了Q市的公务员,本来今年除夕是不放假的,但是他专门请了假,要回家过年。他刚刚见周爸爸周妈妈两人站着,周围围了不少行李,看起来行动不便,便过来问要不要帮忙。

周妈妈笑着说不用,我儿子去推车子了。

几人一齐走到检票口排队,依次检票进去,周泽楷却留在了外面。

周妈妈道,“春节期间放假,B市人少,我们准备利用这段时间去玩玩的,顺便走走亲戚。”

年轻人道,“您儿子不一起去啊?”

周爸爸笑了起来,“他春节不放假的。”

年轻人惊讶地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目送父母的周泽楷,站在人群里颇有鹤立鸡群的感觉,俊俊秀秀,安安静静的,不知道是做什么职业,春节期间都没有休息,“那还真是辛苦。”

周泽楷自己倒不觉得怎么辛苦,毕竟这两年年年如此,已经习惯了。

春节假期有七天,利用春节出门旅游的毕竟是少数,大多数的人都呆在家里无所事事,总要找点事来消遣,不管是商家还是娱乐性质的行业,都不会错过这个绝佳的商机。从大年初二开始,周泽楷的工作日程就被安排满了,不只有轮回俱乐部安排的活动,还有联盟安排的,林林总总忙下来,可能要到联盟正式开赛,周泽楷才能喘口气。

只可惜这样安排,他就无法陪伴父母去B市了。周爸爸周妈妈今年除夕夜要去B市的亲戚家过,不舍得年初二就要工作的儿子多跑个来回,就让周泽楷自己留着S市,好好休息下。

周泽楷为了缓解父母的担忧,表示自己没事,除夕会去找不回家的朋友们玩。

听到这句话的周妈妈只是叹了口气,说,“你看你,身边一帮朋友,都是光棍,你也是的。”

周泽楷不知道话题怎么就扯到光棍上了。

周妈妈一语中的,“不回家,要是有女朋友,肯定也和女朋友过,或者去未来丈母娘家过了,谁还和你们这些打光棍的一起玩。”

周泽楷只有保持沉默。

 

隔着玻璃挡板,看着父母进了候机室,周泽楷才离开。他开着车,没有回家,而是去了火车站。

这边的火车站和飞机场的状况差不多,没有人满为患,但也算不上人少,准备坐火车走的人多,从火车上下来的人寥寥无几。

高铁车票之前周泽楷就在网上买好了,在自动取票机取了票,背着一个瘪瘪的旅行包的周泽楷,心跳比平时要快些。其实他和周妈妈说“除夕找朋友玩”,是别有意味的:他想去找叶修。

今年过年叶修回家了,不管是一直努力劝叶修回家的叶秋终于成功了一回,还是叶修终于“良心发现”(叶秋语),都算是历史性的一次了。

S市到叶修家的城市乘坐高铁只有一个多小时,发车频率也高,交通相当便利,周泽楷随着人流上了车,坐在暖融融的车厢里,整个人也想泡在暖融融的热水里,几乎要开出花来。

周泽楷还没和叶修说过他会去。他想给叶修一个惊喜。

即便除夕夜叶修要和家人过,自己去了,夜里也要一个人孤零零地住宾馆,但是那种能和恋人身处同一个城市的甜蜜感,只有谈恋爱的人才能明白。如果叶修方便,出来见他一面,两人能说说话,那就更好了。

高铁平稳地行驶着,周泽楷酝酿了一会,拿出手机拨通了叶修的号码。元旦节的时候,他送了叶修一个手机做礼物,叶修终于有点谈恋爱的人的自觉,多年不用手机的人,居然慢慢用起来了,让身边的人大为惊奇——当然,手机是周泽楷送的这点,叶修自然没到处说。

一个电话拨过去,居然是“正在通话中”。

还真是有点稀奇,记得叶修说过,他除了接电话,几乎不怎么主动打出去。

周泽楷挂了电话,准备等一会再打,没想到没一会手机就响了,是叶修。

“喂,小周。”

“嗯。”

“刚刚给你打电话,你那占线,是在打电话吧?”

原来是互相打,打撞了,周泽楷听到叶修那边的声音,似乎是在人很多的地方。他有点按捺不住地说,“你在哪?”

叶修没答,反问,“你在哪?”

周泽楷抿嘴一笑,“……你猜。”

“在家?在俱乐部?”

“高铁上。”

“高铁上?”叶修声音大起来,“高铁?等下,你不会是……”

“快到……你那了。”周泽楷缓缓说出准备已久的惊喜。

可惜叶修那边似乎没有惊喜的感觉,周泽楷听到叶修噗嗤一笑,“你坐的几点班次?我看看时刻表……小周,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我五分钟前刚下高铁,现在在S市火车站。你要是晚一会上高铁,说不定我俩还能遇上。”

两人精心准备的惊喜成了让人哭笑不得的喜剧片,周泽楷到了叶修的城市,叶修却来了周泽楷的城市,然后一起对着手机不知道说什么好。坐在人来人往的车站,叶修也不禁感慨实在太巧合了点。

叶修拿着手机跑去查了下从S市回去的余票,早就被定光了,飞机就更不要指望了,叹了口气,叶修对手机那头的周泽楷道,“我可能在S市出不去了,我现在去查查汽车。你到站后试试买回S市的票吧,应该还有。”

要是没有就完蛋了,这句叶修没说。隔着那么远的银河,牛郎织女还能见面,在这个科技发达的时代,S市到叶修家的城市实在不算什么距离,他和周泽楷却要因为春运而困在两座城市里,插翅难飞,坐困愁城,见面不得,实在让人无奈。

“一定。”一定可以买到的,周泽楷这样安慰叶修,其实自己心里也没底。大不了就租辆车,走高速路开回S市……周泽楷已经开始快速考虑应急措施了。

“叶修。”周泽楷忽然道。

“嗯?”

“家里……”

“啊,我出来了,除夕不在家里过了。”叶修顿了一下,少有地显出了精神上的疲倦,“和我爸妈,聊得不大愉快。我就出来了。”

恋人的示弱让人根本难以抗拒,只言片语就听得周泽楷心都揪了起来,一抽一抽的疼,只恨自己没有翅膀,不能立刻出现在叶修面前,拥抱他,让他不再烦恼。

 

 

【二】

 

老天保佑,去S市的车票还有空余,周泽楷将售票页面翻了一页,终于买到了下午五点开往S市的高铁班车。

“买到了!”周泽楷一手还拿着自动售票机找的零钱,来不及收起来,就给叶修打了一个电话。

“几点的?”

“五点。”

那还有几个小时才能发车啊,坐在旅客休息椅上的叶修盘算了下时间,左右也没什么地方可去,“那我在车站等你。”

“你……好。”周泽楷想让叶修找个舒服点的地方呆着,不过想来叶修自己会有主意,便没再多说。

 

两人终于见到面,天已经黑了,雾蒙蒙的天空被城市的霓虹照成红色,车站里空空荡荡得如同电影场景。周泽楷和叶修并肩走出了车站,周泽楷的车停在停车场,他原本打算将车在停车场放几天,回来的时候直接开走,这下倒是省了一大笔停车费用。

叶修站在原地,等周泽楷开车过来,钻进车里,车载空调开了一会,已经很暖和了。叶修将不多的行李丢到后车座,“小周。”

周泽楷转过头,叶修凑过来,在他嘴巴上啾了一口,摸着他的脸蛋念叨了句,“好些天没见,好像胖了点。”

周泽楷走神地想了下前方有没有监控,手已经伸到叶修脑后,按住了,整个含住了叶修的嘴唇紧紧地吸了几下,松开之后,叶修嘴唇上都是水迹。周泽楷用手指抹了抹。

“我们去哪?”

“回家。”

“你父母在不在?”

“不在。”后面有车喇叭催促,周泽楷发动了车子,“就我俩。”

下一秒,叶修高深莫测的眼神,让本来没有什么不正经心思的周泽楷满脑子都被不正经的想法淹没了,而叶修十分淡然地坐正了身子,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没关系,坏事都是周泽楷一人做的。

我还什么都没做呢,周泽楷开着车想。

 

周泽楷的父母在离开之前,就在冰箱里备好了手工饺子和各种蔬菜肉食,装得满满的,不过周泽楷和叶修还是在回去前去了趟超市——人都是这样,即便什么都不缺,到了要过年的时候也会充满了购买欲望,好像不买点什么,这个年就过得缺了点什么。

原本只想买点微波炉热热就能吃的熟食,结果进了超市,往购物车里丢东西的动作根本停不下来。两人买了一些卤味,乱七八糟的糕点,还有两瓶度数不高的米酒。叶修从家里出来没拿什么东西,买了换的内裤和袜子,衣服就准备借周泽楷的用了。

周泽楷在买鲜花的地方准备搬盆蝴蝶兰回去的时候,叶修推着车,问道,“你家有套子吗?”

周泽楷手一滑,差点把旁边的小金橘树枝子拗断,他向叶修摇摇头。

话说回来,他俩也做了不少次了,哪次用过套子?

“我看网上说用套子卫生点——对你来说。毕竟插进去那块有孔嘛。”叶修趴在推车扶手上,指了指,“你右手边那盆不错。”

旁边挑选花卉的是位老大爷,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听懂。周泽楷努力装出认真研究蝴蝶兰的样子,其实还没从叶修大胆的言论中反应过来。

这几年似乎很流行在家里摆蝴蝶兰做装饰,蝴蝶兰的价格噌噌直长,特别是在这种时期,不过周泽楷也没什么闲心关心价格了。他和叶修挑了一盆蝴蝶兰,一盆金橘,然后就在叶修的指示下去买套子了。

如果让周泽楷来选,他还是比较喜欢射在叶修体内的感觉。他们两人都是长那么大头一次有交往对象,血气方刚的年纪,又都是男人,不用顾忌什么,有了空闲时间凑在一起,就别指望他们谈什么诗词歌赋国家大事了,亲着亲着就直接往床上滚。

叶修平时看起来除了荣耀,对什么都兴致缺缺的样子,性欲似乎也很浅淡。和周泽楷交往后,颇有几分破戒开荤的意思,对周泽楷的主动求欢基本是来者不拒,周泽楷不表示的时候,只要自己性欲起来了,也会缠着周泽楷亲亲抱抱,直到将周泽楷的呼吸也挑乱,就地干起事来。

同性性爱中的承受者,除非天赋异禀,少有能一搞上,就从另一个男人抽插的过程中感受到快感的。叶修显然不是天赋异禀的那类,周泽楷也是过了一段时间,才从叶修偶尔的闲聊中意识到这点,原来每次做爱,自己爽得脑中一片空白,叶修却没那么欲仙欲死,还要靠着自己撸前面,来保持欲望不软下去。这件事让周泽楷着实懊恼了一阵,做爱是两个人的事,他却不能让叶修感受快感,而只是单方面的满足欲望,自己实在是太过分了。

于是那段时间,叶修没说什么,周泽楷倒是自己下了不少“教材”,每天做完训练,就在自己屋里研究学习。等和叶修见了面,也不提自己做了多少准备,就一声不响地在叶修身上试出来……弄得好些日子,叶修看见周泽楷就想掉头走。

磕磕绊绊的磨合期就这样过去了,现在两人到了床上都游刃有余了许多。被周泽楷的勤学勤练带动着,叶修就算没专门去看小电影,床上技术也有了长足进步,最重要的是,做得他越来越能感觉爽了。

 

 

TBC

评论(33)
热度(586)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