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孤山 7

孤山 7


叶修睁开眼,反应了一会,发现昨晚和他胡天胡地的小年轻正拿着手机对着他,显然是在拍什么。叶修偏偏头,抓住了对方的手腕,“做什么?”

周泽楷有点尴尬,讪讪地放下手机,被叶修直接抢了过去。叶修平躺在床上,被子一直盖到脖子——周泽楷干的,他从被子里伸出手,将被子拉到腰上,睡眼惺忪地对着手机划了一会。

周泽楷忐忑地坐在边上,眼巴巴地瞅着叶修,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叶修一个手滑,SAMSUNG那硕大的手机屏幕“啪”的一声砸在叶修脸上。

“……”叶修。

“……”周泽楷。

“我昨晚到底干什么了,手到现在还发软。”叶修自言自语地摸着鼻子,将手机递给周泽楷,“把拍下来的照片都调给我看看,我不会用这个。”

周泽楷接过手机,手指在上面抹了几下,就将手机给了叶修,还顺便演示了下怎么滑动看照片,叶修边看边道,“你怎么拍的都是我的手……你不会是有什么特殊的喜好吧?”

如果周泽楷真有这种特殊喜好,叶修倒是能十分理解这个沉默得过分的年轻人会看上他了。

周泽楷没摇头也没点头,他放松了身体,在叶修身边躺下来,“好看。”

“当然了,哥的手可是很贵的。”

房间的窗帘遮光效果一般,隔着浅黄色的棉布窗帘,早晨明媚的阳光透出让人酥软的温柔光线。叶修没有在这种堪称惬意的早晨和周泽楷再厮磨纠缠的意思,和周泽楷说了几句话,躺够了,清醒了,就爬起来了。

到了浴室洗了把脸,叶修才感觉到浑身皮肤清爽,显然是昨夜被洗过了。他记得自己失去意识前没洗过澡,而现在摸摸头发,显然连头发都让周泽楷洗了。看镜子里头发的状态,没有翘得乱七八糟,估计是周泽楷不止帮他洗了头,还帮他吹干了才让他躺下,要不然他湿着头发睡一晚,早上起来头型肯定能赛过村口王师傅的手艺。

叶修也照顾过喝醉的同事,知道摆弄一个昏迷不醒的人要费多大力气,顿时对昨晚帮他洗得干干净净的周泽楷肃然起敬,不管是出于好心,还是出于洁癖,这种认真仔细的态度,叶修还是满欣赏的。

“洗手池下面有一次性的牙刷,你要是不介意,可以用我的毛巾和刮胡刀,在架子上面。”叶修洗漱完了,对站在浴室门口的周泽楷说。

周泽楷只穿了裤子,上身赤裸,裤子也没有完全穿好,还能看见胯边的一点人鱼线。他的身材整体上略显瘦削,明显是抽条太快,肌肉还没来得及变得厚实,显出介于少年与成年之间特有的单薄感。眼前人这样近乎未成年的状态让往架子上放毛巾的叶修用相当微妙的视线打量了周泽楷好几秒种,盯得周泽楷一头雾水,走近了两步。

叶修忽然暗搓搓地压低了声音,“喂,你真的成年了吗?别撒谎,撒谎我眼一瞅就能看出来。”

周泽楷无声无息地转过去,在床下的衣服堆里翻出了自己的身份证,给叶修送来了。叶修倚在门边,验票似的看了下,特别是出生年月,还专门算了下,算完的结果是在心里呼了声,“好险。”

和叶修不一样,周泽楷正处在不觉得年龄差会造成什么问题的年纪上,不管是叶修还是酒吧老板对于他年纪的关注,都让他不以为然。或许在叶修眼中,周泽楷还太嫩了点,可在周泽楷的生活圈子里,过早的脱离学校生活,开始职业生涯,让他成了同龄人中的“成年人”。他早就习惯了被同学朋友当作比自己更成熟的男性看待,在俱乐部里,大家关注的只有荣耀上的才能,时间久了,周泽楷也从未觉得他和那些大自己好几岁的前辈们之间有什么不可逾越的年岁鸿沟存在。

同样,他和叶修也不存在什么区别,他和叶修上床也没有任何问题,不管叶修比他大了几岁。

周泽楷真正在意的那些,和年纪都没什么关系。


洗漱完了他和叶修出门吃早餐。这回是货真价实的“吃早餐”,周泽楷之前在潜水的GAY群里看多了“吃早餐”的经验,但是大多都是晚上疯完,晚上就各自回家,偶尔有特别合心意的,也会搂着睡一觉,早上也未必会一起去吃东西,提上裤子,就一拍两散。

所以等两人站在早点摊前,等油条出锅的时候,周泽楷还有点做梦的感觉。

“你老盯着我干什么啊?”一直看着油锅的叶修转过头问周泽楷,他有种快被周泽楷盯成油条的错觉。

周泽楷表现淡定,“吃几根?”

“……一根就行了,我喝豆浆。”看着周泽楷郑重其事的表情,还以为他要说点什么,听到周泽楷的问话,叶修一时没搞懂他在想什么。

于是周泽楷掏了钱,买了豆浆和新出锅的油条,“我请你。”

“……”叶修接过周泽楷分好的油条,直接从袋子里拿出来,叼在嘴上,“谢谢哦。”


夏休期,职业队员们基本都离开了俱乐部,回家娱乐放松,即使像叶修这样以俱乐部为家的,除了每天既定的训练,多余的时间大多还是被叶修花在了荣耀上,再剩下来的时间,便是偶尔去去三千了。

这天叶修带苏沐橙去酒吧老板,也就是郭明宇家里吃饭。郭明宇就住在三千二楼,三千的二楼原来是办公楼,是郭明宇当初和三千一起盘下来的,盘下来之后,郭明宇就将这里改造成了宾馆,从这点上看,郭明宇还是很有生意头脑的。这种在鞋店旁边卖鞋油的生意技巧让二楼的宾馆生意极好,几乎夜夜爆满。叶修在二楼享有一间专门的房间,偶尔呆得晚了,也会在这里休息。

郭明宇住的则是隔音最好的一间,一室一厅,空间很大,叶修和苏沐橙来的时候,郭明宇正在电磁灶上煎黄油,旁边放了大大小小的玻璃碗,盛着五颜六色的菜椒和生肉,满屋都飘满了浓郁的香味。

叶修在鞋柜旁换上拖鞋,“我真无法想象,原来连泡面都泡不熟的扫地焚香大大,退役之后居然迷上了做饭!而且还非逼着别人来吃他做的饭,不吃就威胁债主说不给还钱,沐橙,你知道这种状况是什么吗?”

苏沐橙给面子地接道,“是什么?”

“是有病。”

“苏小妹,你知不知道,有病的人看谁都有病。”郭明宇拿着煎锅转过脸,他今天早上就出门买了趟食材,没有专门弄头型,平时的飞机头现在整个趴下来,有点中分,看着像中学班主任,“还有,纠正你好几次了,我这不叫‘做饭’,叫‘烹饪’,烹饪你懂吗?”

苏沐橙去水池边洗了手,要帮忙,又被郭明宇推开了,让她去沙发上坐着,“你做什么,不要做,女孩家要富养,老叶没跟你说过?你要把这些都学会了,等以后结婚了,这些就都得你做了。”

苏沐橙眨眨眼,“这个样子?”

早早坐在饭桌前的叶修瞪眼,“你乱教小孩什么呢。”

郭明宇将烧化的黄油和煮熟的意大利面混起来,一边搅拌一边道,“我这都是为了苏小妹好……啧,小孩,你也好意思说她这年龄是小孩,你忘记你那小情人了?还是你终于要承认自己人面兽心了?”

“你一个喜欢做饭的大老爷们,好意思说我?”

“是‘烹饪’!”郭明宇选择性忽视了叶修,对苏沐橙道,“饿了没?意面还要等一会,你要是饿了,冰箱里有我做的奶酪蛋糕,今天刚冰好的,你拿出来吃点垫垫。”

叶修拍着桌子,“老郭你能不能好了……”

“我最近加了个做糕点的交流群,群里都是我这样有理想有追求有事业的大老爷们,你有意见?”


TBC


评论(45)
热度(623)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