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孤山 5

孤山 5


周泽楷坐在了叶修身边。

“你要不要喝点什么?”叶修握着酒杯问他。

周泽楷原来将两只手搭在腿上,然后又觉得这样的姿势似乎不够放松,将双手学着叶修那样,放在台子上。他很努力地做出自然的样子,反而觉得自己的动作不自然极了。

他要了一杯叶修喝的东西。

叶修抿了一点蓝绿色的酒液,“没什么酒味啊。”果然是酒保小弟照顾他,给他调了杯饮料吗,甜甜的,有点像水果汽水,他又喝了一口。酒吧这种装逼的酒杯本就不大,他像喝白开水一样喝,一口下去杯里就少了一大截。

老板还没走,“你今天不去弹琴了?”

叶修道,“不弹,今天有点用手过度,再弹琴可能要抽筋了。”

“你也会累啊?”

“我也会累啊。”

“等下,”老板忽然将脸转向周泽楷,“你会玩荣耀吗?”

这问题不好答,玩过三天,熟悉了一些游戏规则的小白可以算是“会玩荣耀”,而玩过很久的资深老手,可能反而没有信心说,自己“会玩荣耀”。周泽楷踌躇了一会,老板误会了他的意思。

“你是没听说过荣耀么,”老板意味不明地感叹,“那真是好极了。”

周泽楷的酒调好了,周泽楷接过来。叶修趴在吧台上,眼睛不知望着哪,酒杯里的“汽水”已经快被他喝完了。

老板故意作出面目险恶的样子,对周泽楷意味深长地说,“我是不懂你看上他哪里了,如果你是被他弹钢琴的高大上吸引了,你就完全是中了虚假宣传,那真的只是‘看上去很美’——你知道他为什么要在这种谁也听不见的地方弹琴吗,或者说,为什么他只能在这么吵的地方弹琴玩?”

周泽楷看了看叶修,发现叶修抬起头,神色懒懒的,似乎老板揶揄他的话完全不被他放在眼里。

“不。”周泽楷摇头,其实他并不是很在意老板说的话,如果叶修弹琴真的有什么隐衷,他也希望能是在以后,慢慢的发展中,叶修自己告诉他。

老板以为他说“不知道”。

“因为只有在这里弹,才没有人投诉他。”

“……?”

“他弹得,嗯,也不能说难听,而是让人难以听下去。别人是弹琴,他根本是发羊癫疯,弹得那叫一个快,根本没法听。”

“……”周泽楷默了。

叶修抗议,“我又不是为了好听才弹的,有本事你弹个试试?”

老板当没听见叶修说话,径自对周泽楷道,“听过指甲刮在黑板上的声音吗?就是那种感觉。”

周泽楷举起酒杯,喝了一大口下去。

是没什么酒味,但以周泽楷的经验,这种东西很容易上头。


老板圆润地滚了,叶修和周泽楷坐在吧台边,都没有再说话。

没见到的时候,周泽楷到处收集关于这个人的信息,心里总像是抽了气,一紧一紧地急切着。现在见到了,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坐着,周泽楷反而不知道自己该做点什么了。他不知道叶修在想什么,叶修会不会觉得他不说话,很无趣,却又隐隐觉得,现在的叶修并不需要他说点什么。

只要安静地坐着就可以。

“上次见你,你是第一次进GAY吧吗?”叶修忽然问他。

酒劲上来了,叶修用手撑着头,头却还在往下坠,有气无力的样子。为了让自己说的话能让周泽楷听见,他凑得有点近。

周泽楷点点头。

这样叶修就了解了。

周泽楷这个年纪,会来这种地方就是想尝试另一种生活方式,他想玩,想做点符合成年人身份的事。会来这里,就是有了颗想要开荤的心。

而叶修对周泽楷的观感是不错的。

这个年轻人说话的时候,和不说话的时候一样,安静和顺得让叶修几乎要睡去了。而这种状似乖顺的神情举止中,又潜藏着几分冷冽顽固的奇特味道。

只不过这点程度的冷冽顽固,在叶修眼中,还是太嫩了,构不成什么威胁。

今天晚上,叶修难得地觉得有些倦了。不管是手,还是脑袋,从进三千之前,都在倦意中放松,瘫软。

他该去睡一觉,明天,一切都会结束,一切都会开始。

他在酒意中站起身,装作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身形稳稳地拉着周泽楷,走出了三千。


夏天三千里的空调一向开得很大,虽然人挤人,但一点不会觉得闷热。出了三千,湿气过高的夏日空气黏在皮肤上,让人有些不舒服,不过街道寂静,四周无人,两人都喘了口气。

终于不用对着对方的脸大声说话了。

叶修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点好了,见周泽楷注视着他,便道,“抽?”

“嗯。”周泽楷从叶修的烟盒里拿出一根,叼在唇间。他刚上高中的时候就偷偷抽过,没有瘾,自然不如叶修熟稔。周泽楷觉得叶修抽烟的举止神色,都已经修炼出了独特的韵味。他不会在叶修面前暴露出自己抽烟抽得不多,动作不够熟练。他沉着地叼着烟,目光定在叶修眼上。

叶修了然。他伸出手,勾住周泽楷的肩颈,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叶修眉眼低垂,一只白得通透的手扶着嘴里的烟,烧红的烟头触到了周泽楷的烟头上,周泽楷吸了一口,暗红色的火星蔓延过来。他看向叶修,叶修的瞳仁上有一层蝉翼般的光华。

叶修放开手,两人拉开了距离。

一辆车开过去,忽然放大的光线从两人脸上闪过。

周泽楷看到叶修脸上的表情。

叶修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周泽楷吸了两口,忽然见到叶修靠过来,抽走了他的烟。手爬上来,勾在他的脖子后面。

叶修吻了他。

触碰的瞬间,只是简单的嘴唇贴在了一起,周泽楷几乎是下意识地张开嘴,叶修的舌尖试探着,非常温柔地进来了一点。他舔到了周泽楷的齿关,然后是舌头。

另一个人的口腔,原来是这样湿热。

同样的酒味,同样的烟味,叶修的舌头伸在周泽楷口中,柔和而缓慢地贴着周泽楷的舌叶滑过去,很轻地搅动了几下。周泽楷第一次接吻,在脑子反应过来之前,舌头已经回应地挤了上去。

他俩亲了一会,周泽楷之前没有经验,也不知道自己这种感觉,叶修是不是很有经验的。他含住叶修的上下嘴唇,舌头也学着叶修之前的动作,滑到了叶修的嘴里,轻柔地搅动。

叶修扣在他脖子上的手,并没有像看上去那样冰凉,而是温热的,他的手指细长,手心柔软,随着亲吻而小幅度地移动着,搓着周泽楷的头发。

过了一会,周泽楷才意识到他的手正在叶修的腰部抚摸着,他分开了一点,想看看叶修的神情。叶修的眼睛是闭着的,周泽楷看不见他的眼皮下是什么样的目光。

有几个人从三千里出来,看到了他们,对着他们吹口哨。

周泽楷理都没理。

没想到叶修转过脸,“看什么看,没见过人亲嘴啊?”

他的话得到了几声尖锐的口哨,有人认出了他,“弹钢琴的,你在门口和人亲嘴,老板知道吗?”

“和他有什么关系。”叶修嘟囔了一句。

几个人走了,叶修摸摸头发,对周泽楷道,“他们有些人觉得我和老郭有一腿。”

老郭指的是老板吧,周泽楷听着。

“其实没有的事,”叶修快速地将烟吸完了,处理掉烟头,“都是惯性思维,谁说GAY吧老板就也得是GAY,老郭是宇宙级的直男。”

“……”

“我们到三千后门那块。”叶修对周泽楷说了声,在前面带路。

周泽楷在后面看他走路姿势,太板正了,反而显得很不自然。难道是已经醉了?不会吧,就那一杯酒。


TBC





PS:之前毫无预兆,有姑娘猜老板是郭明宇的,真是太神了!

评论(41)
热度(627)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