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http://yuzhouyixue.lofter.com/
你们懂的;-)

微博ID:郁州阿子

【周叶】孤山 4

4


俱乐部安排了为期四十天的封闭训练,等周泽楷被放出来,S市已经热起来,气温攀升到同期最高。梧桐叶子在阳光下疯长,周泽楷游完泳出来,在梧桐树下没走几步,就出了一身汗。

他抽空回了高中一趟。快高考了,学校沉浸在死战前无声的喧嚣。现在能不用捧着教科书和试卷奋斗的无非是三种人:超脱世俗提早放弃的差学生,准备好出国的可能好也可能差的学生,以及已经争得保送名额的好学生。周泽楷哪种都不是,他在他的同学之间显得特立独行,大多数同龄人的学生生活还没结束,这个终日沉默寡言的男生已经拿到了offer,开始工作,进入成人的世界。

他的心态也早已不是学生的心态了。有没有社会经验,这种东西,成人一看就能看出来。

周泽楷去完老师办公室,填了几张表,又去了教室拿东西。他从自己的桌肚里掏出了几本教材,还有一副护腕,是以前他和同学打篮球的时候戴的。和俱乐部签订的协议上有要求队员要保护自己的手,尽量少或者不参加可能伤到手的激烈运动,周泽楷自己也很注意这些,很久没有去打过篮球了。

他坐在椅子上收拾的时候,有些同学抬头看他。他们的眼神不知道该说是羡慕,是嫌弃,还是默然。这种复杂的眼神让周泽楷显得和整个教室都格格不入。

已经不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了。当周泽楷站在三千的酒吧里,站在同类中,周围的眼神让他觉得陌生,他和周围的一切都格格不入。

他呢,他会不会也有过这样的感觉?周泽楷忍不住想。

要论和周围人格格不入,坐在醉生梦死的人群中,近乎顽固地弹着别人根本听不见的钢琴,叶修的格格不入让周泽楷都望尘莫及。

他就像是插进肉里的一根刺,每个看见他的人都想做点什么,如果不能让他在世人中融化,就让他在世人中消失。

这样,大家都会觉得舒服。

“嗨,周泽楷。”

后排几个没穿校服、染着黄毛的男生叫住他。

周泽楷站在教室满口,转过头,手里拎着书。

那几个男生走过来,教室里不少人都回过头来,偷偷盯着他们。

周泽楷不作声,只是站着。

几个男生走到他面前,“你要去打游戏啦。”

“是打荣耀,他被俱乐部选中了。”

“说不定会红呢?先给我们留个签名,怎么样。”

周泽楷看着他们掏出一个鼠标,还有一个人拿的是数学练习本。

周泽楷微笑了下,用马克笔签了名。


三千的老板和周泽楷说,让他过两个月再去找叶修。周泽楷也没有单纯等待,他不爱说话,行动力却远超过同龄人。他小的时候,用他爸妈的话就是:泽楷这孩子,闷皮。爸妈下班回到家,看他不声不响的,坐在客厅里发呆,其实已经偷偷玩了好一会游戏了。

他有试过用其他方式收集弹钢琴的男人的信息。看得出来,他是三千的常客,而三千在他们的同类社区里也小有名气,在周泽楷用小号潜水的几个群里,也经常提到它,这也是为什么周泽楷去H市,会像去旅游景点一样去三千溜了一圈。三千出名,经常在三千做着这种“怪事”的叶修也肯定有人知道。

他用“三千”“钢琴”两个关键词在社区里搜,搜出来几条回复,都是随口提到的,回复者了解的程度比周泽楷多不了多少:弹钢琴的男人并不是经常出现,有时每周都会出现一两次,有时连着一两个月不出现;他别的不做,只弹琴;没人见过他喝酒;他和三千现在的老板是朋友,和三千之前的老板似乎也是朋友,具体是什么样的朋友,说不清楚。

他很少和别人说话,也没见过他约人。他是不是GAY呢?当然是了。为什么?直觉。

这种直觉像雷达一样,同类必备。

其实也没什么实质性的信息,周泽楷却将这几条提到叶修的回复反复看了数遍,才关上了网页。

“放心,估计他也会想找你的。”

脑海里又响起三千老板的话,秃鹫一样,因为嗅到了食物的气味,一直在天空盘旋不去。


托俱乐部的福,周泽楷拿到了第四赛季决赛观众票的好座次,这个座次的票在网上已经炒到了天价,周泽楷之前去现场看荣耀,都是买的普通票,可从没坐过这么奢侈的位置。

最后一场结束,直到周泽楷坐上车,离场馆很远了,耳边似乎还回响着会场中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霸图!

霸图!

万岁!

得胜的支持者们涌出体育场,他们欢叫,呐喊,喊到流泪。

这一刻,他们真的等得太久。

他们一直在期待着,期待着击败嘉世,击败一叶之秋的那一刻。

今晚的H市,被红黑色的旗帜淹没。


周泽楷和一同观战的队友们去吃了一顿,席间聊的最多的自然是霸图季冷那惊艳至极的舍命一击。如果那一击没有击中一叶之秋,之后战局会是怎样?击中一叶之秋后,嘉世战队如果能再应对得好点,会怎么样?……这些都是明天电竞媒体就要争相讨论的话题,他们是专业人士,解读起来自然比媒体高端得多。

不过说的也只是“如果”了,结局已经出来了,人们关注的已经不再是结局本身,而是关于结局的各种演绎。

看了精彩的比赛,又津津有味地和队友们边吃边聊荣耀,整个晚上,周泽楷都保持着愉悦而亢奋的心情。

已经过了十二点了,周泽楷和队友们分头走,队友们回酒店,他步行,去了三千。


叶修今天没有坐在钢琴旁边。他坐在吧台边,双肘都撑在吧台上,嘴角的烟烧了一截长长的烟灰,保持着火化前的模样,顽固地固定在烟屁股上。

三千的老板走过来,从吧台下面翻出了一个烟灰缸,塞到叶修手里。

叶修抓着烟灰缸,好像才反应过来,先是将烟像往常一样磕了下,然后停住了,过了一会,才将已经不剩什么的烟嘴也丢到烟灰缸里。他从外衣口袋里摸出烟盒,又叼出来一根。

老板对酒保说,“来来,给叶哥调一杯。”

酒保说,“啊?”

老板说,“随便来一杯。”

酒保看了眼叶修,茫然道,“叶哥不是不喝酒吗?”

老板挥挥手,“那是没到喝酒的时候。今天就是喝酒的时候。”

叶修吸着烟,望过来,“我什么时候说我要喝酒了?”

“今晚你肯定需要。”

“我没说啊。”

“不要这样勉强自己了。”老板看着叶修的眼神像在看一个需要小心呵护的小孩,“来吧,喝点酒,轻松点。”

酒保把摇酒器高高地抛起来,变魔术似的从背后接住。

“我没有勉强自己啊。”叶修看着酒保调酒,莫名其妙地说,调酒结束了,他转过头,“好吧,我承认我有点小小的惆怅。”

“实话说,其实我有点高兴。”

“哦。”

“我觉得老韩不容易,我为他高兴。”

“被我击败了那么多次,当然不容易了。”叶修懒洋洋地说。

三千老板早就习惯了叶修这自有一套的世界观和说话方式,即使两人要说的话不在一个频道上,老板依旧按照自己的原意继续,没被叶修带得跑偏。他知道他的意思,叶修都明白。

“我知道我说话可能不中听,不过你也不是需要安慰的人。你已经拿过很多次冠军了,这次老韩拿了,我觉得也挺好。这世上的好处,也不能给你一人占了。”

“……其实我是个需要安慰的人,你还是来安慰安慰我吧。”

“你——,好吧,你想听我安慰你点什么?”

叶修没什么精气神地趴在吧台上,看着摆在面前的酒杯,“比如,老韩得了冠军,你很不高兴,特别不开心,不开心得痛心疾首,捶胸顿足。来,就这么说,快点来安慰我。”

安慰你个头!老板站起身,正准备走,眼一瞥,远远望见一人,“啧,安慰你的人来了。”

他拍了拍叶修,让叶修抬起身子,“他之前就来找过你,我让他等两个月,没想到来得还真是时候。你悠着点玩,人家比你小了好几岁,禽兽。”

为什么要在游戏外被这样叫啊,我干什么了我。叶修叼着烟,瞥了两眼。


TBC



评论(31)
热度(635)

© 郁州 | Powered by LOFTER